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劍刃舞者 不是聞人-第三千七百六十一章,依仗熱推

網遊之劍刃舞者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刃舞者网游之剑刃舞者
听完林铮这么一番说明,现在连老农他们这些弟子的脸也跟着黑了,林铮说的没错,那些混账王八蛋这是把他们当成傻子耍呢!如果让那些家伙的计划得逞,那么碧幽谷不仅白白付出了七十二个傀儡核心,还平白揽上了庞大的罪业,至于说他们所得到,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些混账下手够黑的啊!”段炼颇为感慨地说道,结果马上便招来了谷主的白眼,“你还有心情在这儿说风凉话!”
“嘿——!老子这怎么就成风凉话了?!”段炼没好气地说道,“我这是在给你们分析现状呢!”
“滚滚滚!这现状还用得着你来分析呢?!”
“是啊段师叔!”老农火大地说道,“那些混蛋坑我们的事儿已经摆得非常清楚了,王八蛋,老子绝对和他们没完!”
啧啧啧!段炼一脸不屑地一阵摇头,“所以说你们还都是外行啊!”
“老不休你说什么?”谷主瞪着眼睛大骂,“你说谁是外行呢?”
“废话,难道我还能说我自己吗?”
见得谷主就要发飙,段炼赶忙便说道:“老小子你倒是先听我说完啊!”
“说!”谷主没好气地说道,“今儿个你要是不说出来个所以然,休怪老夫心狠!”
“这小家子气的,不就说了你两句的。”一看谷主眼睛一瞪,段炼赶忙道:“你说,你们碧幽谷的实力如何?”
谷主倒是给问得一愣,眉头微微一皱后,这才回答道:“要说弟子实力的话,也就还凑活而已,碧幽谷全是炼器师,炼器方面是能手,战斗的话,就比较捉急了,如果没有傀儡配合的话,大抵很难战胜相同水平的对手。不过我们有大量的傀儡,这个能很好地弥补上我们各方面的不足,所以说综合实力的话,应该不会比那些超级宗门差上多少的。”
完了谷主便狐疑地朝段炼望去,“你忽然问这个干吗呢?”
“当然是有必要才这么问的了。”段炼笑道,而后不给谷主提问的机会,便又问道:“那么你认为,本身便拥有超级宗门实力,而且身为炼器师宗门,还拥有庞大人脉的碧幽谷,那些家伙又凭什么敢把你们当成傻子耍呢?难道他们就不怕你们找他们秋后算账吗?”
“你这么一说的话……确实……”谷主眉头紧皱地思索着,“既然他们不怕我们秋后算账,那就说明他们有应付我们的底气,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们的依仗,究竟是什么?”
“再想想!”段炼笑道,“比如说最近发生的奇怪事儿。”
“最近发生的奇怪事儿……”念叨了一下之后,谷主眼中便精光一闪,“归一宗!”
闻言,段炼便哈哈笑了出来,“没有老得痴呆么老白!”
谷主是明白了,可老农那些弟子还是一头雾水呢!看着大笑的段炼,一弟子便忍不住喊道:“段师叔,您别打哑谜啊!快急死我们了都!”
“让一平告诉你们吧!”说着,段炼便端起酒碗酣畅地喝了起来。
迎上老农等人急切的目光,林铮略微迟疑了一下后,这就说道:“其实这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首先,归一宗也是属于里世界那一个团体的,他们选择在这种时期前来拜访,这动机便已经非常可疑了。然后,大家也都知道了,广元的弟子触发了青锋老先生那闺女儿的警戒,出现了之前那档子事儿。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广元的那个弟子,他凭什么就敢不进焚化炉里净化掉身上的丝线呢?”
对啊!老农等人露出恍然之色,之前光顾着发火,竟然忽略掉了这么不合理的一件事儿,看那被灭口的小子那德行,也不像是一个不怕死的,既然怕死,又怎么敢不进焚化炉呢?除非是广元那老混蛋指使的,难怪那老混蛋那么急着灭口呢!
众人是越想越火大,随即又听林铮说道:“看来大家已经都明白其中的问题了,不过这样一来又有了新问题——广元那老头,为什么要让他的弟子找死呢?”
望向思索中的众人,林铮直接便说道:“可能性只有一个,他正在测试某种自我净化、或者屏蔽掉丝线的方法,平白无故的,广元总不会是闲着无聊拿弟子的性命搞研究,所以说他这么做的目的就很值得怀疑了,而现在再加上大地傀儡这档子事儿,实在让人很难让人不怀疑,他们是不是正在打碧幽谷的主意,毕竟,只要碧幽谷没了,他们也就用不着担心碧幽谷找他们秋后算账了。”
老农等人听得神色都呆滞了,他们不论如何也联想不到,那些家伙竟然胆子大到了想要吞下他们碧幽谷的地步!
看了眼备受震撼的弟子们,谷主这就叹了口气,“一平的猜测恐怕是真的了。”
不是……回过神来,老农这就惊愕地问道:“他们凭什么呢祖师?!”
“就凭他们的沆瀣一气,蛇鼠一窝。”谷主平静地说道,“里世界那些家伙可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在诸天神界这边又有仙道盟这么一个根基在,一旦他们统一了口径,白的都能让他们给说成黑的,至于说别人不相信的那一部分,他们会用自己的法宝让别人改变观点的。我们碧幽谷很强大,人脉也很广,但是,我们到底只是一个宗门,一旦护卫在碧幽谷外的傀儡林失去了防护作用,我们的实力就更是大打折扣。”
说着谷主便望向弟子们,“他们这个利益团体极为庞大,一旦他么避开了傀儡林,从空中大举入侵,在傀儡的丝线警戒功能失去反应的情况下,碧幽谷必定会被他们杀得措手不及,届时他们甚至不必花上多大的代价,便能够轻易地毁灭了碧幽谷,将我们碧幽谷数万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全部瓜分,一本万利啊这是!”
一众弟子听得身子都颤抖了起来,不是害怕,是给气的!等到谷主说完,老农便暴怒地大叫道:“早知如此,刚才我们就不该让广元那老匹夫走人!下次见面,老子定要让他血溅五步!”
“消停!”谷主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么快就忘了为师所说的话了吗?归一宗是仙道盟的领头人,在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摆出来之前,贸然向他们动手,只会给他们泼上一身的脏水,而一旦开了头,他们就能不断地往下泼,一直到我们碧幽谷的名声臭得顶风扬千里了,他们就能扯上大旗,光明正大地拉人过来找我们的麻烦,这刀子是钝了一点儿,但是用来杀我们却是非常管用。”
“我操——!”老农听得便忍不住破口大骂,“归一宗、不对,仙道盟这些狗东西,怎么能这么阴险!”
“师祖!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一弟子又急又气地问道,“这动也是死,不动,那也是个死啊!”
“没出息的!这就让你们急成这样了?”谷主没好气地说道,“要是不清楚那些家伙在玩儿什么花样,那咱们倒是的确有点儿麻烦,现在都已经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了,还怕他们翻了天去?!”
“可咱们也没办法每天都盯着天上啊?!”老农愁眉苦脸地说道。
“盯着天上干嘛?!”谷主翻了下白眼,“让你去盯着吗?”
“可您都说那些家伙打算从天上偷袭咱们了,咱们能不防着点儿么?”
听罢,谷主便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门,这偏科太严重,果然不是啥好事儿啊!
不等谷主开口,林铮便笑道:“老先生,归一宗的试验失败了啊!”
“那也做不得准!”老农忧心忡忡地说道,“或许他们这次只是测试了一下技术强度,回头提高一下技术强度,就能把丝线给屏蔽咯,那样一来可就糟了!”
“这个倒的确是个问题。”林铮点头赞同了老农的说法,却又笑道:“但是老先生,咱们既然已经知道他们可能从天上袭击碧幽谷,那完全可以做出针对性的防御准备啊!”
盯着神色一愣的老农,林铮继续说道:“过来之前我们便已经观察过了,碧幽谷这边并没有建造任何护山大阵,毕竟一般来说,有傀儡林和谷中的自动防御傀儡守护,没有护山大阵也并没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要是用护山大阵的时候了,我想以碧幽谷的能力,建造起来一个护山大阵,应该不成什么问题吧?”
“不!很成问题!”谷主打断了林铮的话,迎上林铮诧异的神色后,谷主便说道:“碧幽谷这边对于修者来说,是真的穷乡僻壤,地下根本就没有一条像样的灵脉,没有灵脉的支持,这护山大阵就算能建造起来,也发挥不了多大的防护能力,对仙道盟那种庞然大物来说,这样的护山大阵,有和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这您老人家可就说错了!”
一把很是不服气的声音骤然响起,听得谷主和段炼等人都露出了诧异之色,这是谁发出的声音呢?
这时那声音又叫道:“碧幽谷这边的确没有像样的灵气没错,但是这里地形非常独特,有这个就已经足够了,您要是让我来设计,保准给您设计出来一个谁也无法打破的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