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第九章 地宮展示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方别就这样站在门口,远望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
但是看到的第一眼,方别就几乎已经确定了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眼前的帝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衰老。
事实上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少年登基,如今已经在帝位上坐了三十四年,但是哪怕说如今头发看起来已经白了,脸上也看不到多少的皱纹,只有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与嘶哑。
“你就是方别?”天禄帝望着方别开口说道。
“正是。”方别点了点头,看着对方笑了笑:“其实我没有想到,陛下居然愿意见我。”
“原本我也不打算这么快就见你的。”天禄帝望着方别:“不过你这次带来的信,真的有点意思。”
“还有。”天禄帝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为什么还不下跪行礼?”
“在下不过是一介江湖草莽人,向来就不喜欢这一套。”方别这样说着,向这眼前的天禄帝轻轻欠身鞠了一躬:“您看这样可以吗?”
天禄帝静静望着方别的表演,脸色没有什么变化。
“东瀛真的已经入侵了高丽?”
“千真万确。”方别点头说道。
“汉城已经沦陷?”天禄帝继续问道。
“现在的话,恐怕让平城也凶多吉少,或许用不了多久,让平城沦陷之后,高丽国王就要暂时避居于大周境内了。”方别望着眼前的老人,淡淡说道,语气平静。
天禄帝之所以要见方别,其实并不是对于方别本身太感兴趣。
当然,天禄帝对于方别还是感兴趣的,之前秦所造成的麻烦,最终因为方别的缘故消弭了大多数的影响。
总体来说,方别在天禄帝这边的身份是挺好的。
但是天禄帝之所以要见方别,还是因为东瀛入侵高丽这件事情方别是最直接的见证人,并且可以拿到高丽国王盖章的亲笔求救信来到燕京。
虽然要说一句方别真的是神通广大,但是方别这次带来的讯息天禄帝必须要非常地重视。
“东瀛出动了多少军队?”天禄帝问道。
“具体数目不知,但是总数不会低于十五万。”方别看着天禄帝:“这是足以灭国的兵力。”
随着战争历史的推进,反而战争的规模有一点点变小的趋势。
早在数千年前的战国时代,秦赵相争动辄就可以出动百万级别的超大规模会战,但是等到了数千年后,反而不进则退,一次出征数目超过十万就等于说是兴师动众。
但是这一切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古代行军作战的时候,那些随从的运输辅助人员,其实也是算在军队总数里面的,毕竟古代的士兵很少是职业的军人,大多数是上马能战下马能耕的存在。
国家征调军队本身就属于和徭役相仿的行为,不过参军作战虽然风险更高,但是也有同样丰厚的军功奖励。
这些混杂着随军农夫的军队,其数目往往就会变得非常庞大。
等到了汉朝,当初汉武帝之征讨大宛,更是征发了无数的恶少年参军,并且发动了数十万的牲畜牛马参与这场远征的运输,同样有着军民不分的属性。
但是随着军事的进一步发展,士兵的属性开始越来越强化起来,脱产进行常规训练的士兵模式开始出现,而这个时候,出征的军队就变成了相对职业的军人,这样的军人战斗力更高,并且凝聚力也要比那些乌合之众要强上许多。
所以说反而军队的规模开始越来越小了。
就好像当初成祖皇帝远征漠北,集中全国之精锐,也不过是二十万大军作用。
但是现在——东瀛之征高丽,居然能够兴起来十五万大军,让天禄帝都为之感到不可思议。
“东瀛不过弹丸小国,如何能够兴起来如此庞大的军队?”天禄帝微微皱起眉头,对于方别给出的情报感到了些许的不满。
“你在欺负朕不晓兵吗?”
“不敢。”方别摇头说道:“只是因为东瀛国长期陷入分裂战乱之中,各地的大名纷纷拥兵自重以为自保,就好像个个都将自己武装到牙齿的刺猬,随时应对着来自于各个方向的攻击和侵扰。”
“在这种环境下,每一个大名都将自己治下的百姓压榨到了极致,以得到更多的资源来养护军队。”
“陛下应该同样听过战国之故事,当初战国时代,七国同样个个都有数十万的军队,这放在如今是不是有些不可想象?”
“只是我们没有处在那样的环境下罢了。”
“既然这样说的话,你的意思是,东瀛已经统一了?”天禄帝望着方别,有些好奇地说道。
若是论对自己帝国的掌控,天禄帝当然是无出其右的存在,他几乎可以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一切事情,但是在如此辽阔的帝国之外,他同样缺乏对那些化外之地的兴趣。
东瀛究竟怎么样了,天禄帝只是有些烦心那些动不动就来东南打秋风的浪人倭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东瀛能够统一,有了可以交涉的政权,这样的滋扰肯定会大大减少。
但是如果说这个东瀛统一了之后转身就来攻打高丽,这就让天禄帝很是烦恼了。
如果这样的话,你们还是天天来倭寇的好,毕竟那个广济奇最近打倭寇打的很给力,几乎已经将东南的倭寇给一扫而空了。
“是的。”方别点头说道:“据说是一个叫做织田信长的大名统一了整个东瀛,并且已经被东瀛的天皇封为了将军。”
“天皇?”天禄帝嗤笑了一声:“普天之下,只能够有一个皇帝,区区伪皇,也敢自称天命。”
这样说着,天禄帝望着方别:“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你最终去了东瀛?”
“这就是不能告诉陛下的事情了。”方别平淡说道。
其实他在和秦决斗之后的动向依然成谜,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方别已经暂时离开了神州,毕竟蜂巢的蜜蜂也是有限的,信鸽也没有办法飞越辽阔的大洋。
看到方别不愿回答,天禄帝也没有强求。
他只是望了望方别身后的黑暗,然后说道:“你看这个地方怎么样?”
这里是位于整个皇城地下的殿堂,并且规模颇大,装饰地也非常地恢弘大气,让人无法想象在皇宫的地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一番天地。
当然,在这个殿堂之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环绕四周的一排排书架以及上面琳琅满目的藏书。
“很好。”方别点头说道。
“蜂巢过去三十余年对我的孝敬,几乎都收藏在这里。”天禄帝接着说道。
方别望着对方:“我不知道陛下究竟在说什么。”
天禄帝看着方别,少年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伪装。
但是天禄帝自己却笑了起来:“你装傻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不过,无论你不知道也好,心知肚明也罢,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蜂巢是由我当初一手建立的存在,并且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一直忠诚地为我服务。”
“所以我该怎样称呼您呢?”方别看着天禄帝。
他没有想到天禄帝为什么突然会提起来这个话题。
“曾经的我是蜂巢的蜂王,不过后来事务过于繁忙,我也顾不上管理这个自己原本是为了小打小闹弄出来的小东西,所以就当了甩手掌柜。”天禄帝自顾自地说道,这个老人须发白如雪花,但是眼神却异常锐利。
“当然,因为我找的代理人非常得力,即使说没有我的参与,蜂巢依旧能够在这个世界繁盛地发展起来,最终能够起到了很多我意想不到的功效。”
“但是就在几年之前,我的蜂巢出了一点变故,最终导致了秦的反叛。”
“他清除了那些忠于我的蜂巢最高层,然后尝试带领着蜂巢脱离我的控制,并且美其名曰让江湖与朝堂重新壁垒分明。”
天禄帝看着方别:“你说我能答应吗?”
方别没有说话。
之前明明说的是高丽的问题,怎么天禄帝就突然话锋一转,问题就到了非常敏感的蜂巢真正归属上面了。
虽然说天禄帝所说的这些情报是方别早已经知道的,没准方别知道的比天禄帝知道的还多一点,毕竟旁观者清。
不过这样一想,为什么天禄帝会在这样一个地下宫殿中见方别就有点水落石出的感觉了。
因为天禄帝已经想好了要对方别这个在何萍之下蜂巢所培养出来的最强刺客说这些话。
或许——即使是天禄帝,也希望方别能够选择对他效忠。
天禄帝依然凝视着方别。
方别知道自己不能够再保持沉默了。
既然不能沉默,那么就只能开口。
方别望着远方的帝王:“您有无数的手段能够让秦就范。”
“但是偏偏他一时间有着天下无敌的武力。”天禄帝淡淡说道:“江湖之中原本就是以武为尊,况且武功修炼到极致,就可以忽视一切的规则。”
“我当然有很多的手段,但是我最有力的那些手段当时都没有办法施展。”
这就让人有些无能狂怒起来。
天禄帝手中最强的手段,毫无疑问就是蜂巢本身。
原本天禄帝手中一明一暗两张牌,明的就是东厂和锦衣卫,暗的就是庞大到盘根错节笼罩整个江湖的蜂巢。
可是此时被秦这样釜底抽薪,暗的牌用不了,明的牌即使打出去,也很有可能是左右互搏,最终自己打自己也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打过还好,如果打不过,这脸丢的就太大了一点。
虽然说天禄帝经常会表现出来自己的愤怒,但是其实愤怒这种情绪的表达本身那就是一种手段,毕竟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而当天禄帝真正感到愤怒的时候,他反而会谨慎地收敛自己的所有情绪。
就好像方别说过的那样,所有的愤怒都源自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所以陛下是要感谢我吗?”方别谨慎地说道。
他击败了秦,并且唆使薛铃以蜂后的身份分裂出去,在汴梁自立门户,并且重新回归到天禄帝的麾下,让天禄帝重新有了可以使用的力量。
当然,即使是现在,秦依然强大,他所盘踞的江南依然有着统治级别的力量,就好像当初汪直蓄谋已久的谋反,整个蜂巢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就是秦的这种统治力的直接体现。
“我当然是需要感谢你的。”天禄帝看着方别:“但是在感谢之前,我现在依然有要用到你的地方。”
“愿闻其详。”方别淡淡说道。
对于天禄帝的使用,方别并不反感,毕竟他过去曾经被人使用过很多次。
不过他却还是很感兴趣,这位皇帝打算如何使用他。
“其实我大概并没有办法允诺什么,所以我让你来到了这里,你该知道,蜂巢几乎搜罗了这个天下所有的武学,但是其中最精华最强大的武功,都保留在了这里。”
“你之前所见过的那些皇宫暗卫,他们所修习的大多数都是这里的武功,有专门的高手为他们量身定做属于自己的武功体系。”
“当然,我知道你如今在武学之上已经登堂入室。”
“但是我想这个房间,对你依然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天禄帝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并没有强行命令方别去做什么事情,反而是静静抛出来了自己的价码。
而且平心而论,这个价码简直太高了。
相比之下,天龙八部的听香水榭简直弱到爆了。
“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如此的慷慨。”方别看着天启帝笑了笑说道:“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提议对于我非常有吸引力。”
少年的三五神功本身就是融百家之所学,为己所用。
但是方别现在所遇到的很大问题,就是他能够找到的高品级的武功已经越来越少了。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
“陛下究竟想要我做些什么?”
天禄帝平静望着方别,静静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如果我说我想让你做我新的蜂王。”
“你愿意吗?”
这位陛下平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