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再起-第一千零五十九章看書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随后的几个月,整个天下一直热闹喧嚣。
首先是八月的秀才试,十月的举人试,这样从未经历过层层选拔的北方读书人,分外的好奇,担忧。
幸亏,许多主考官都是来自南方,经验十足,才能勉强维持住局面。
这场规模宏大的秀才举人试,从南方的海南,到北方的河北府,西边的陇右,东边的山东,二十三府,数十万人参与,轰轰烈烈。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
名额终究是有限的,能够脱颖而出的终究还是少数的精英。
残破多年的北方,第一次感受到文风的洗礼,读书人也第一次感受到地位的上升。
秀才可以直接为吏,举人甚至可以直接授官为县令,这让北方上下为之疯狂。
就如同南方经历过的那般,无数的私塾蜂拥而起,书本的价格一再上升,文风开始荡漾,文人开始被崇敬。
读书与可以做官,第一次划上了等号,即使是最低级的胥吏,对于底层的百姓来说,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而很现实的是,秀才试过后,秋税的征收格外的顺利,转运使司衙门的普及,也是如此。
地方的豪右,也第一次见识到,秀才可以与县令侃侃而谈,也明白不光是进士,才可以为官。
地位的上升,阶级的飞跃,只需要几场考试。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终于实践开来。
也借住秀才举人试,大唐完全覆盖了北宋的统治,底层的百姓,读书人,也完全接受了这个新朝廷,不再抗拒。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抗拒,只是对于新朝廷有了信心。
民间的老人,也重复的诉说着,从祖辈口中听来的大唐盛世,没有战乱,没有饥荒,一切都是那么安稳,舒适。
虽然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甚至描述的也没那么仔细,但满眼的憧憬,却怎么也阻挡不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个天下,乱的太久了,人们渴望和平,渴望安稳。
科举制的魅力,就是如此。
而,像张齐贤,甚至直接放弃到手的州刺史一职,像个普通人一般,去考取秀才,举人,一步一个脚印。
当张齐贤穿着长袍,持着竹扇归来时,李威惊呆了,他实在难以理解,好好的一州刺史不去担任,竟然选择去考试。
“师亮,凭借当年的参谋之功,刺史之任,本就是你应得的,何以挂印而去?”
“我的邓国公啊!”张齐贤看着一脸责怪的李威,不由得失笑道:
“我这个州刺史,多亏了您向朝廷举荐,不然,一介白身,凭借尺寸之功,可以当得?”
“我说你当得,自然当得。”
李威气恼道:“偌大的山东府,你张齐贤的功劳,可是不少,如果不是你的年纪太轻,我甚至能表你作通判,转运使呢!”
“多谢国公美意,在下受之有愧啊!”
张齐贤一脸感动,因为一个新罗婢坐牢,结果反而莫名其妙的当了幕府的官,再努力成了州刺史,可以说,世事无常啊!
不过,归根结底,李威才是他最大的恩主,也是他的举荐人。
也正是因此,他才毅然决然地选择辞官,参与科举考试。
在他看来,文武殊途,开国初年,邓国公自然面子大,举荐官吏自然是小事,但,终究朝廷还是有规矩的,他身上被打着邓国公的烙印上官场,一辈子都洗不了。
他可以毫无怀疑的相信,如果继续下去,他的一生最多止步于州府,位及公相,宣麻拜相,再无可能。
随后的几个月,整个天下一直热闹喧嚣。
首先是八月的秀才试,十月的举人试,这样从未经历过层层选拔的北方读书人,分外的好奇,担忧。
幸亏,许多主考官都是来自南方,经验十足,才能勉强维持住局面。
这场规模宏大的秀才举人试,从南方的海南,到北方的河北府,西边的陇右,东边的山东,二十三府,数十万人参与,轰轰烈烈。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
名额终究是有限的,能够脱颖而出的终究还是少数的精英。
残破多年的北方,第一次感受到文风的洗礼,读书人也第一次感受到地位的上升。
秀才可以直接为吏,举人甚至可以直接授官为县令,这让北方上下为之疯狂。
就如同南方经历过的那般,无数的私塾蜂拥而起,书本的价格一再上升,文风开始荡漾,文人开始被崇敬。
读书与可以做官,第一次划上了等号,即使是最低级的胥吏,对于底层的百姓来说,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而很现实的是,秀才试过后,秋税的征收格外的顺利,转运使司衙门的普及,也是如此。
地方的豪右,也第一次见识到,秀才可以与县令侃侃而谈,也明白不光是进士,才可以为官。
地位的上升,阶级的飞跃,只需要几场考试。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终于实践开来。
也借住秀才举人试,大唐完全覆盖了北宋的统治,底层的百姓,读书人,也完全接受了这个新朝廷,不再抗拒。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抗拒,只是对于新朝廷有了信心。
民间的老人,也重复的诉说着,从祖辈口中听来的大唐盛世,没有战乱,没有饥荒,一切都是那么安稳,舒适。
虽然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甚至描述的也没那么仔细,但满眼的憧憬,却怎么也阻挡不了。
这个天下,乱的太久了,人们渴望和平,渴望安稳。
科举制的魅力,就是如此。
而,像张齐贤,甚至直接放弃到手的州刺史一职,像个普通人一般,去考取秀才,举人,一步一个脚印。
当张齐贤穿着长袍,持着竹扇归来时,李威惊呆了,他实在难以理解,好好的一州刺史不去担任,竟然选择去考试。
“师亮,凭借当年的参谋之功,刺史之任,本就是你应得的,何以挂印而去?”
“我的邓国公啊!”张齐贤看着一脸责怪的李威,不由得失笑道:
“我这个州刺史,多亏了您向朝廷举荐,不然,一介白身,凭借尺寸之功,可以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