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拒絕解構相伴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签字费我会付,但别期望太多,而且以后我不会再给她写歌了。”
后台,刚从洛杉矶巡演场舞台回来偷空休息的宋亚在化妆间门口意外遇见了派金斯利,以及靓汤前任经纪人,现CW影业合伙人宝拉瓦格纳。
今天菲姬本该是演出嘉宾,她在老家加州很受欢迎,票卖出去了宣传上也作为噱头向歌迷预告过,结果那妮子突然耍脾气不来,逼得宋亚不得不拉正在当地的‘好兄弟’史努比狗狗江湖救急,被那家伙趁机狠敲了笔出场费……
都是说好再不牵拖,菲姬所作所为远不如同为派金斯利旗下的查莉丝,南非美钻现在只要是和自己有关的项目,真的连一份简历都不投,说到做到。而菲姬呢?公私不分,那天还嫉妒心发作砸坏了不少东西来着,过分。
他把两人让进化妆间便当头一句,正好拿派金斯利出气。
“呃,APLUS,菲姬仍是A+唱片的头牌女歌手,你是顶尖音乐人,论潜力、唱功、前途,你不会真的认为米拉的未来会比菲姬远大吧?”
派金斯利立刻反驳:“发行方从世界第一大音乐集团环球换到了五大之外的迪士尼,菲姬受的损失不是小数目。”
“逻辑是这样的,我不给她写歌,她的新专销量不会高,受发行商规模的影响就不大,那么她能受到多少损失呢?自然就值不了多少签字费了。”
宋亚强词夺理,其实手里真没再给菲姬的存货了,虽然中枪昏迷期间攒了笔大的,但醒来后天启频率明显变慢,地主家也没余粮不是。
“对她好一点APLUS。”派金斯利没辙,只好软语哀求。
“她害我今天演唱会差点开天窗!”
宋亚脱衣服走向淋浴间。
宝拉瓦格纳似乎在看派金斯利的笑话,站在旁边翘着嘴角偷乐。
围着靓汤转的这俩老女人有点意思,都对靓汤忠心耿耿但又喜欢互相拆台,斗多少年了都?十年有了?也许这就是靓汤的御下之术吧。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我多少年前就一直劝菲姬去和威廉姆亚当斯他们多合作,威廉姆的创作能力很强的,今年他的黑眼豆豆组合的专辑Behind The Front也打开局面了,你们别总盯着我。”
虽然这些年把菲姬事业捧得顺风顺水,但毕竟以前从她那天启过不少歌,宋亚缓和了下语气,打算将她推回原世界线就行,仁至义尽,“还有其他事吗?我的休息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OK,不聊菲姬了。我长话短说APLUS,靓汤很想要冷山男主,我想你很清楚这一点。”
派金斯利说:“你尽管开价,靓汤受不了丹尼尔在好莱坞炒作什么他和莱托两败俱伤……他不喜欢失败也最厌恶被小咖碰瓷式对标……”
“这件事去找叶列莫夫,我不管冷山项目。”
还不依不饶呢,宋亚不耐烦的关门:“照我的意思连改编权都不会买,而且你们不觉得现在已经晚了吗?”
“还没签约就不晚。”
宝拉瓦格纳隔着门提高音量。
“请找叶列莫夫。”
“但做最后决定的依然是你对吗?APLUS,那天晚上。”
宋亚没和她打过交道,这老女人做派更像个精致雍容的老钱,和派金斯利风风火火的职业精英风格不是一个路数,“我说了我不管这事,如果是为这个来的那你们请回吧。”
打开莲蓬头,外面说什么也不回答了,冲完澡换上新演出服出去,俩老女人还没走,他只好坐到化妆镜前任由造型师化妆师们拾掇。
“APLUS,靓汤愿意降薪,愿意投资分摊你们的风险,而且我们愿意和A+电影工作室联手将碟中谍系列从派拉蒙带到迪士尼,他邀请你出演碟中谍2的男二号,片酬绝对会匹配你的咖位,导演还是华裔大导约翰吴。也许你可以和CW影业共享一个漂亮的长期合作协议,你知道我们在派拉蒙的类似协议条件有多么好吧?”
宝拉瓦格纳开价。
“那笔每年一千多万刀的协议?”宋亚心说给你们那纸协议的雪莉兰辛都自身难保了,难道迪士尼皇帝艾斯纳会比雷石东慷慨、好说话?趁雪莉兰辛离开,雷石东撕毁协议前绑住和迪士尼关系密切的自己找后路?异想天开搞笑嘛这不是,“我对给靓汤做配不感兴趣,而且冷山项目我也真的不想插手。同一句话别让我说第三遍,我这人没多大耐心……”
“采用卡维泽和妮可的决定是你拍板的不是吗?”
宝拉瓦格纳说:“靓汤拿不到角色的话,妮可也不会演噢。”
“我管她演不演!Get out!”
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也?宋亚直接让她们滚蛋。
“两位女士。”老麦克拉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宝拉瓦格纳对遭受的待遇很生气,她还有点要挟的筹码,正要开口,门外走进来俩位老白男,“嘿,APLUS,这里怎么样?”
“哈哈,简直棒极了!安舒兹先生,斯台普斯先生(前面搞错了,这时候斯台普斯中心应该还没完工,算了将错就错)!”宋亚秒换脸,起身亲热迎接,拥抱。
宝拉瓦格纳认出两人是顶级富豪菲利普安舒兹和托马斯斯台普斯,也是这间斯台普斯中心共同的主人,赶紧闭上嘴把话憋回去,灰溜溜和对方打完招呼离开。
“你不能这么对一位三十亿富翁说话,我早警告过APLUS绝对不会吃你这一套!”
派金斯利出门就埋怨宝拉瓦格纳,“现在好了,彻底没戏!”
“呵呵,搞不定这件事汤姆要炒的是你又不是我。”
宝拉瓦格纳冷笑,“共享碟中谍系列都不愿意,那小子以后绝对会后悔。”
派金斯利深吸一口气,大步往出口走,背后宝拉瓦格纳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低声嘀咕了会儿,然后手无力垂下大骂一声:“该死的!”
“你又怎么了?”派金斯利回头。
“雪莉兰辛决定明天主动辞职,她说她不想被雷石东弄到身败名裂。”宝拉瓦格纳哀鸣。
“呵呵,这好像就是你的问题了。”派金斯利还了一句。
派拉蒙的靠山轰然倒下了,虽然早有预见,两人暂时摒弃矛盾,急匆匆往回赶准备和靓汤一起共渡难关,都完全没意识到幕后主谋其实就是刚才见的‘那小子’。
“谁把那俩老女人放进后台的?”宋亚和安舒兹、斯台普斯两人一通乱聊,直到往舞台赶时才有空质问工作人员,揪内鬼。
“巴斯家族的人,珍妮巴斯女士。”工作人员回答,“她和派金斯利、宝拉瓦格纳关系不错。”
“什么巴斯家族?”
“洛杉矶湖人队的老板,这里是他们的新主场……”
“哦我知道了。”
生命之杯在米国不吃香,宋亚以一曲Where Is The Love安可收尾,九二年的老歌了,如果当时的歌迷是高中生那现在可能已经抱娃了,身为除米天王,在本土确实不如那些喜爱足球的国家红,歌迷固然热情但不是那种疯狂的热情,崭新的斯台普斯中心坐满了才两万人,还要空出一侧看台,菲姬又没来,随便唱唱凑合一下完事。
“干杯!”
在回家途中他也得知了雪莉兰辛打算辞职的消息,正好今天会邀请巡演团队和好莱坞朋友开真正的狂欢庆功派对,勉强算双喜临门,心情非常愉快,带领着一群人蜂拥回到豪宅便频频举杯。
这次超大宴会厅几乎被塞满了,有乐队也有狂放不羁的年轻人们,吃喝跳舞交际,侍应川流不息的送酒,除了总不停抱怨派对无聊的史努比狗狗,尽量让所有人都满意。
他被人簇拥着,仰脖子喝完杯中酒后又劈手夺过米拉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现在不能碰烟酒了知道吗?别被我抓到。”
喝得有点猛,他不经意间就有点微醺,笑嘻嘻地将下巴搁在米拉的肩膀上,小声警告。
“知道啦。”米拉一脸幸福地答应。
不过宋亚开始逐渐释放天性,另一只手公然又揽住了刚靠近的哈莉腰肢。
没关系,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继续凑趣。
“采用卡维泽和妮可的决定是你拍板的对吗?APLUS……”
恍惚间突然听到这句有点似曾相识的话从背后传来,他还以为那俩老女人又追杀到家里来了呢,但不对啊?是个男人的声音,他回头,“哦,是查尔斯啊。”原来是冷山原著作者查尔斯弗雷泽。
这些人在自己回来前就已经在享受派对了,查尔斯弗雷泽也醉眼朦胧的。
不过他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了挽着查尔斯弗雷泽臂弯的詹妮弗康纳利身上,今天这女人没再搭配反人类的纱巾,大片丰腻令人想挪开视线的努力非常难完成。
“别在这里说这些,查尔斯。”
詹妮弗康纳利没醉,他知道自己不便被外人得知插手过冷山项目,赶紧制止查尔斯弗雷泽乱说话。
“抱歉,我的。”
查尔斯弗雷泽反应过来,“我们私下聊聊?”他邀请。
“OK。米拉,招待好我的朋友们。”
宋亚将责任更重的米拉留下,和哈莉两人跟过去。
四人出门踩上草坪。
“APLUS,我要向你正式的道谢。”查尔斯弗雷泽说。
“没关系,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对吗?”
酒量的底子毕竟在,被风一吹顿时清醒多了,宋亚淡淡笑道。
“是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主演阵容基本上贯彻了他本人的意志,虽然作家一般都很感性,但再不满意那就过分了。
俩女人都很识趣的默默听男人说话。
“但是……”
果然,‘但是’可能迟到但一定会来,查尔斯弗雷泽说:“我心中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担忧APLUS,我直说了……”
“请说。”
“你知道的,冷山这本书里反映了很多北军的暴行,她内核中有一些保守主义的东西,而自由主义风靡的好莱坞一贯很擅长解构这些,他们喜欢将那些诉说乡下白人们的悲歌的故事买走,占住版权改编权然后故意拍成个庸俗、浅薄、不伦不类的电影,把作者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解构掉。”
查尔斯弗雷泽说,“而这,正是我和大西洋月刊最担心的。”
“我是个年轻的混血,我不懂这些查尔斯,你该和叶列莫夫多聊聊。”
南北战争时期白人的悲歌是什么鬼?宋亚才不想和他探讨什么保守主义,“是的,我听说了你们选角的争执,我不讳言我做出了一些决定。但那只是因为A+电影工作室要在这个项目里投不少钱,而那间公司恰好是我的。”
優秀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拒絕解構展示
“别装傻,你懂,你拿过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连TOP法学院都能考上。”
凭一本处女作暴富刚踏进上流圈子的查尔斯弗雷泽还不会太委婉的说话,也无意聊戏剧或者文学,“知道因为什么,我和大西洋月刊最终认可让你的电影公司拍摄这部戏吗?”
“因为什么?”
“你当年在网络上发表的,那个关于车坏了停在路边求助,保守派和自由派不同反应的段子,所以我们一致认为,你其实是位早已意识到自由派虚伪的,内心起码部分赞同保守主义的家伙。”
查尔斯弗雷泽双手抬起,掌心向外,“当然我们很清楚你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站在现在的立场上,你不必向我表示赞同,我们互相心里明白就行。”
真文化人都拥有惊人的敏锐,宋亚耸肩,“说真的,当时我只是被奥普拉气坏了。”
“噗呲。”哈莉在旁边笑了起来。
而詹妮弗康纳利悄悄用手指戳查尔斯弗雷泽的腰。
“好吧,不聊这个了。”
查尔斯弗雷泽也知道跟拥有ACN的黑人首富聊什么保守主义的共同语言太敏感了,苦笑住口。
加州十二月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四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詹妮弗康纳利和哈莉不约而同开始用手遮挡往晚装里直灌的风。
查尔斯弗雷泽没注意到这一点,他非常文青地开始欣赏风景。
宋亚可不放过扮演绅士的机会,将西装脱下来给哈莉披上,然后和含笑看过来的詹妮弗康纳利眉来眼去。
“唉!”
查尔斯弗雷泽发一声叹,抬头盯住月亮。
詹妮弗康纳利开始用手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悄悄佯嗔地对这边瞪大眼睛求助。
宋亚捏住衬衫的布料抖了抖,示意没东西再脱了。
哈莉帮她掐自己。
“所以你……想要什么,查尔斯?”宋亚打破沉默。
“能再帮我一个忙吗?在全片最终剪辑的时候给我留一个位置,或者大西洋月刊找的专业人士,冷山就是我的孩子,我真不想看到她被剪成我不认识的样子。”
查尔斯弗雷泽说:“叶列莫夫、丹尼尔、试金石影业和导演都不同意,但我们认为你应该愿意帮忙,就当我们之间的默契。”
“What!?NO!”
放你们进剪辑室,如果遇到我不得不挥舞大剪刀的情况那该怎么办?而且这要求太过分了,他可不是出钱是赚钱的,为了从环球和其他公司那里争得大热畅销书冷山,电影改编授权费是破纪录的,还有首席编剧的高薪……
每个人看到机会都想得到更多,宋亚当即拒绝,“这不合规矩查尔斯。”
“是的,好莱坞的最终剪辑权几乎是发行公司的禁区,除了那几位大导……”詹妮弗康纳利贴心地帮忙劝道。
“有那么容易就好了……”哈莉也帮腔。
“但APLUS你呢?我听说你很早就拿到了。”查尔斯弗雷泽问。
“那不一样,别奢望这些了。”宋亚摇头,自己可是出钱出力还有天启在背后加持,发行公司风险小当然愿意妥协了。
“好吧,我明白了。”查尔斯弗雷泽继续叹气,“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APLUS,那么可以请你帮我们盯着点吗?”
“我真的不便去过问这些细节上的东西……只能说会尽力,能帮的就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宋亚打哈哈,“我想女士们需要暖和一下。”
“噢,抱歉。”查尔斯弗雷泽才注意到女伴在挨冻,笨手笨脚的开始脱礼服,他今天穿得很隆重,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算了,就一点路。”
詹妮弗康纳利拒绝了,四人往回走。
“咳!”临进门时宋亚故意咳嗽了一下。
她立刻懂了,对查尔斯弗雷泽耳语几句,把作家男伴打发走。
“新男友ah?你把可怜的莱托甩了?”宋亚笑吟吟地接过哈莉还回来的西装,故意问道。
她回了个白眼,“看到我助理了吗?我需要加个披肩。”看来确实被冻着了,她问哈莉。
又披肩……
“不用,楼上衣帽间什么都有。”宋亚手在后面捏了下哈莉,“带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