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533章 攻心之戰熱推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黄金本来就是用作稳定金融市场而存在的,他空有大笔财富,却不敢在西北大量投入使用。按照经济理论,当一地的产值少于投入流通的货币时,通常就会发生货币贬值,即使黄金也一样。
西北一时半会容不下这笔钱,所以他用这笔巨款作为筹备金建立了在西北最大或许也是中国最大的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后,除去兰州兵工厂、筹划兰州连接新疆、银川、包头、绥远等地的铁路,兰州连接西安的陇海线西段,以及作为西北最重要的也是最迫切的人才培养项目—-西安交通大学建校外,尚有大量的黄金留在手上。
挤兑不就是单位时间内提不出现金吗?对财大气粗的张汉卿来说,这个不是问题。他派人向在武汉的各大银行发出建议,用中国建设银行刚筹建的武汉分行名义吃进各银行到期的存款,条件是各银行在事后要向建设银行缴纳存款准备金,实质上是认可建设银行的央行地位。
还有一个选择是由建设银行吃进的吸收存款额按一定比例向该银行兑换股权,现在是收购金融系统的好时机。
反正都是对张汉卿的金融机构有利。
出这个主意的是刘尚清在沈阳时的旧部张之江,奉系金融界的有数的几个人物,张汉卿把他要过来担任建设银行武汉分行的行长。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处在暴风骤雨中心的金融家们几乎要跳楼跳江了,突然听到巡阅使的这个好消息,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又粗又有浮力的木桩,岂有不大抱而特抱之理?虽然为此失去昔日呼风唤雨的地位,但是能抱住少帅这根大粗腿也是经历金融风波后的幸事。
都市小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線上看-第533章 攻心之戰推薦
因为少帅的实力真的不容小觑。
建设银行武汉分行出手的第一单生意就是承接汉口实业银行所吸纳的全部储蓄。据说承兑当天,从汉江上驶来两艘几百吨的大船,装满了响当当的银元,足足用了五十人二十辆马车才把它们运到市中心的营业点。面对无数抱有各种目的的挤兑者,原本如热锅上蚂蚁的银行家徐一氓气定神闲地大声宣布:“巡阅使署名下的中国建设银行武汉分行承接本行全部本票,所有新老储户都可以无限量承兑到期或未到期的本票!”
果然,当恐慌的人群挤破头来要求兑现现金时,银行都不拒绝,来者即兑,绝无二话。不过,为了避免人员拥挤造成伤害,营业人员还是体现出了极高的热情:“不要挤,慢慢来,本行发行的本票都会兑现—-到期的本息两讫,没到期的自己掂量着要不要利息大打折扣。”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533章 攻心之戰相伴
给他们的话作注脚的,是一只只被打开的木箱,每500块大洋为一箱,放在各营业员的脚底。没开封的木箱堆在柜台后面如小山包,据说库房里还堆满了。
不但如此,大厅的一角还在各个营业厅里摞着一堆金条。盛世古董,乱世的黄金,有了这个东西,人家才会如此有底气的吧?
金子般的承诺!
少帅的政|府很亲民呢,为了照顾绝大多数小储户的利益,省政|府派驻维持秩序的官员们向外界表示:“所有大额本票直接到省政|府专门开辟的交易间进行,全市各营业点只为小额储户服务,以方便广大民众。”
一个上午各营业点共兑现了有三十万元之巨。本来还可以更多,只是排队的人群多是小额储户,人数虽多金额却很少。而且越到后面,观望的气氛越浓厚,到了中午时分,排除的人群渐渐地泄了,特别是有新的消息说从东北又运了两大船现洋过来时。
“张五哥,你的钱还没兑吗?”
“哎,没,我再看看,主要是还没到期,现在兑现有点亏。再说银行现洋一大把,我又不急着用钱,兑它干什么?”
按约定的利息,未到期者的利息将按规则打折扣,前生今世银行都是一样滴。
“是啊,我也是听说银行没钱了这才急火火过来。早知道少帅放了这么多钱,我就不来了。”
“张五哥,你说这大洋是真的还是假的?少帅哪来这么多现洋啊?”
“呵呵,王老弟,前面这么多人都兑现了的,怎么会是假的?人家少帅的爹就是东北的张大帅,东北有多富你是知道的,那里遍地是金山,还差这点钱啊?你看那边上的金条有那么多,买下这个银行都没问题,这个骗不了人的。”
“也是,我们凑这个热闹干什么,听说过昨天来向银行要兑现的汪家金铺吗?人家银行不但答应兑现,当晚就安排了一辆汽车专门登门把钱运过去呢。”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起點-第533章 攻心之戰看書
“就是,算了吧,我们这点钱,人家从牙缝里挤点就够了,还会欠你的?这两天忙着兑钱,我这生意都要黄了,还是做生活要紧。”
同样的议论同样的一幕在各个银行上演,几天来,建设银行武汉分行已经成为武汉人心中的金招牌,因为他们不但公开承诺将全额兑现列在名单中的武汉金融机构发行的本票,也是因为放在各个营业厅的大堆金条。
比一堆金子更值钱的,是两堆金子!几十个营业厅的巨额黄金,照出他们的底气,也让所有怀疑建设银行承兑能力的储户都彻底放了心。信用一旦产生,自然,挤兑也就不存在了。
对此,有人是表示严重怀疑的,至少,日本驻汉口领事馆的情报人员就接到了调查的命令。
两船的现洋是从哪里来的?真的是从东北运来的?这个不难查。据下游南京的同僚反馈,这两艘根本就没有从南京过来。如果是这样,难道是连船空运过来的?
若是张汉卿还可能做此想象,认真的日本人不信这个邪,经过一番抽线摸茧的调查,他们发现这两艘船是在几天前就停在汉江边一处极偏僻的角落,曾经有大批的人往上面搬运过东西。两艘船不下万箱,每箱500块,张汉卿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现洋?不用说人民军刚入湖北不久,就是集湖北财政几年的收入,怕也没有这么多!
还有那些来历不明的黄金,日本人曾派出许多人去探察,确认这些金条都是真的。
种种线索表明,张汉卿的人真是有钱,这几十间营业厅里的金条,怕不有几千斤之多!光这个数字,就足以超出所运输的现洋数倍!这种财大气粗的事实比什么保证都管用,难怪市面上的挤兑在这种真金白银的震慑下一下子销声匿迹了。
再细细一调查,事情的真相便被一点点揭开。原来,这是张汉卿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幕戏,充分利用了人们对于黄金的信赖心理。
真正全方位的金融危机,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金额投到市面上也就是个渣。想想后来美国的次贷危机,那是全球多少个国家为之奔走用了几年时间才从阴影里走出来。而这个时候的武汉,全部家底包括人民军的军饷在内不过100万元现洋。
金条倒是现成的,但总不至于拿黄金来做交易吧?这个东西太过贵重,当初俄国人都是用的俄磅做单位,折合标准单位约410克,用在现洋交易上根本不可行。
可是黄金代表的是货币紧挺,是一种信心的象征。凭着这些金条,加上故意释放出的各种谣言,让人们相信,人民党政|府是有钱的。所有人来人往的储户们,看到的都是柜台一侧的黄金,所众口相传的,也是这一堆堆黄金,无形中对于银元的关注度下降了。
所以张汉卿他们敢于用充斥石块的箱子假装银元。除了用作交易的在柜台侧的,所有储藏室的箱子里都是石头。
一些存储大户,省政|府已经提前派人作了沟通,以省政|府的信用作担保,要求他们暂停兑现。即使要兑现也要在省政|府指定的地方处理业务。没有了大户,散户金额有限,不至有现洋用光之虞。
至于非要和政|府作对的,比如武汉有名的汪家金铺,不去省政|府而非要在营业点扰乱金融秩序的,也有的是办法。前脚银行大张旗鼓地把银元用车送过去,夜里汪家赶紧又分批送回来,汪家家主还亲自向张汉卿赔罪—-少帅已经严令,对敢于违反政|府要求者,坚决以“破坏金融秩序、投机倒把”的罪名从重从严从快处理。
当初几个大户在奉天省的挤兑风波中被祭旗的故事同时在各大户间传播…
汉口挤兑事件瞬间就风平浪静了。这一事件也使鄂省财政大员了解了奉系的实力,对这位少帅敬畏有加,张汉卿也在无形中增加了在鄂的影响力。
成功地稳定市面后,张汉卿此次努力的结果也得到丰厚的回报。通过事前对各家银行本票的担保,张汉卿用不到100万元加上一堆堆展览用的金条控制了武汉三镇的几乎全部中资银行,并使建设银行作为母行的性质实现了对此处的经济控制,而且黄金也在这里成功地洗白白。
此役后人民军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保证其在华中的优势地位。
东北向外发展的空间有限,而湖北则有广阔的前途。在这里不用顾虑奉系老人们的想法,能够自行决定军政的动作,所以少帅办公室搬到了这里,人民军和人民党中|央总部也搬到了这里,以方便他就近指导工作。伴随着军政机关的迁入,他的经济班底也随之过来,这里俨然成了奉系的另一个指挥中心。
在这里,他和他的伙伴们的目光不再局限于一隅,开始用更宏大的视野纵观全局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没有掣肘的张汉卿,他的翅膀会飞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