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五十六章 序幕熱推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有用就行了”
名为叶芝的男子靠在椅子上看着书,头也不抬的说:“黄金黎明可不是感化院。”
“那是什么?”
陆白砚追问:“破坏了天国,导致理想国的陨落,这么多年来在地狱里兴风作浪,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啊。”
叶芝将书签夹好之后,合上了手中的诗集,平静回答:“字面上的那种意思,每一个人,每一个有人的地方,每一个人的成果和作品,全部一丝不留的予以彻底的毁灭。”
这个堪称温雅的男子述说着这世界上最残暴的话语,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意味深长的告诉他:“只不过,在那之前,有一部分人必须先迎来灭亡而已。”
一切理想国的残留,一切试图重组天国谱系,重现往日的人,必须予以最彻底的毁灭和死亡。
不惜一切代价。
就恰如罗素所怀的决心一样。
倘若往昔双方还能够在互相掺沙子的情况之下在地狱中勉强的维持着那么一丁点的和谐状况的话,那么如今,便是最为彻底的决裂。
在深层的地狱中,两个由拉马努金和陈女士所管辖的分校区已经同统治者开始了惨烈的战争。
很快,象牙之塔也将为自己的狂妄所付出代价。
此时此刻,伴随着叶芝的话语,车厢之后,原本应该承装着货物和木材的车厢里,有一双又一双的血红眼瞳缓缓睁开。
沉睡的军团被唤醒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来自黄金黎明的凝固者们感受到了渐渐迫近的杀意。
在此刻,天穹之上,忽然浮现了一个猩红的正圆,四道放射的血光自正圆之上回旋,而一个小小的圆点,自圆心上浮现。
就像是狙击枪的瞄准,遥遥的对准了列车的所在。
远在边境的恐怖力量在缓缓的积蓄。
冷漠的向下俯瞰。
——唤龙笛。
这才是唤龙笛真正的战争形态。作为世界上最庞大的深渊探镜的同时,也是曾经理想国在陨落前夕所组装完成的超深度地狱打击武器的原型机。
不过现在,它却并不急着降下毁灭的打击。
只是展示着自己的存在。
向着昔日的叛徒们宣告这一份无以言喻的怒意。
“瞧啊,他们在看着我们。”
叶芝轻笑。
可陆白砚却不为所动,反而从窗前看向了远方的群山。
就好像,能够感受到这一份天命之间的共鸣一样。
“他在那里。”
隔着无数舞动的风雪和狂风,凝视着那个遥远的身影……能够窥见无穷风暴之后那暴虐的辉光,眼瞳就被那种锋锐的力量刺痛了,血丝浮现。
“那就是罗素的太阳吗?真耀眼啊……”
陆白砚轻声呢喃。
“是啊。”叶芝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会光辉万丈。”
“不,他不会。”
在那一瞬间,国殇之冠自陆白砚的头顶浮现。
沉寂七十年之后,曾经的大司命漠然的凝视着自己的后辈,自己的替代品。
在彼此互相注视的瞬间,从双方内心中所浮现的,便只剩下了最直白、最纯粹的决心。
他说,“我要杀了他。”
那一瞬间,群山之上,篝火旁的少年好像听见了他的话语。
平静的微笑着。
垂落膝前的手指微微弹动着。
敲下了掀开序幕的音符。
于是,列车之上匍匐的异鬼们纷纷抬起灼红的眼瞳,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凝视着前方汹涌的风雪。
一片茫茫的凄白中,忽然有一个飘忽的影子浮现。
沿着看不见尽头的铁轨,向着疾驰的列车,迎面而来。
一步步的,向前。
在暴雪中舞动的风衣之下,那一只修长的手掌拖曳着重剑,切裂风霜,令铁刃与冰霜摩擦,火花飞起。
列车轰鸣。
在无数铁轨敲打的低沉声音中,有高亢的汽笛声迸发。
车顶上,那些侏儒一般手足细长的异鬼们开始蠕动,喉咙里酝酿着含糊又尖锐的声音,猎食之前吞咽着口水,等待着有人胆敢攀上这一班死亡列车。
他们彼此争夺着最前面的位置,已经做好了扑击的准备。
同疾驰的列车相较,那飘忽的人影速度是如此的缓慢,可当迈步的时候,脚印却仿佛要击溃冰雪,烙印在飞雪之下的石和铁中。
然后,自风声、嘶鸣和列车的咆哮里,骤然有一缕清亮的声音响起。
恰似震动的琴弦。
是剑刃切裂了飞雪和风的低鸣,山君无声的嘶鸣,磨牙吮血,自囚笼之中双眸猩红,凝视着前方的猎物。
驾驶席上,化为活尸的驾驶员呆滞的瞪大眼睛,感受到预定的命令和现实之间出现的矛盾和冲突。
就在轨道最前方,突如其来的拦路者抬起了手中的重剑,对准了前方疾驰的列车。
——斩!
瞬息间,高热席卷,仿佛有熔岩奔流汇聚在剑刃之上,令一切微不足道的飞雪和坚冰融化,贯穿了暴风,在脱离枷锁的瞬间,狂暴的将眼前的一切予以毁灭。
剧烈的震荡迸发。
满载着地狱生物的恐怖列车同剑刃碰撞在一处,所掀起的,竟然不是巨响和轰鸣,而是悲怆而凄婉的琴声!
为流浪者献上歌声!
曾经不世的经典,为吉普赛人所谱写的流浪者之歌,于此刻,从剑刃之上奏响。
撕裂的风帽之下,原缘抬起了双眼,眸中迸射出炽热的辉光。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笔趣-第九百五十六章 序幕分享
原本隐藏在薄衣之下的那些黑色的图腾在迅速的扩展,蔓延,攀爬上了她的面孔,令那一张俏丽而静谧的脸颊也变得肃冷庄严。
琴声奏响的刹那,沉寂在血脉之中的神迹刻印也随之苏醒,令原本漆黑的纹路化作赤红,迅速的生长,甚至突破了肉体的具现,在她的额间浮现了修长而弯曲的犄角投影。
神迹刻印·囚牛!
自东夏大地上奔流的龙脉中所剥离下的碎片,被冠以龙之子嗣而形成的神明之迹。以永无休止的世间旋律和鸣动的万物之声为载体,显现于尘世之间!
此刻,伴随着挥剑的旋律,漫长的龙吟自小提琴的歌声之中浮现,撼动了眼前的天地,令一切微不足道的东西尽数碎裂成尘。
列车剧震,恐怖的波澜扩散,炽热的焚风将那些飞起的异鬼所吞没,瞬间,化为了灰烬。
而那疾驰的列车,竟然也在这一剑之下脱轨,从原本的道路之上歪斜,踉跄的冲向了崎岖的冰原,同原缘擦肩而过。
自列车的车头开始,一道巨大的裂隙从车身之上浮现,随着剑刃的推进而迅速的蔓延。就好像被剖开了腹部的巨兽一样,有粘稠而恶臭的血腥从其中喷涌而出,在这苍白的冰原之上留下了一道迅速蔓延的红痕。
诸多车厢倾倒翻滚着,无数杂物从破碎的车厢中飞出。
震动之中,黥面忽然抬手,遍布裂痕的面孔之后传来含糊低沉的吟诵,原本倾斜的车厢便被无形的力量悬浮在半空之中,缓缓落地。
而在车外,原缘抬起手,扯下了身上累赘的风衣,露出修身的白色衬衫。
挽成马尾的长发自雪风中飘扬着。
宛如旗帜一样。
“刚刚就当打招呼好了。”
她平静的发问:“接下来可以请大家不要躲躲藏藏了吗?”
就这样,她向着无数列车中攀爬而出的异鬼和尸犬抬起了手中的剑刃,剑脊的倒影中,解脱枷锁的山君狞笑,无声咆哮。
不同于往日温柔的旋律,在囚牛的神迹刻印加持之下,此刻剑刃上的演奏变得浩荡而恢弘。原本琴声中所寄托的虚无情感转化为了真实不虚的力量,随着她的突进,暴虐挥洒。
就这样,瞬间,化为了呼啸的陨石,轻而易举的将车厢的外壳撞破,突入了黑暗中,带来了燃烧的火光。
横扫!
自黑暗里留下了一道正圆的轨迹,将一切阻拦在前方的对手尽数腰斩!
可风中再次传来了凄厉的鸣叫。
剑刃抬起,钢铁碰撞。
破裂的车厢外,落下的微光照亮了袭来者。
“竟然真的是个女人?”
浑身笼罩在重甲之中的骑士抬起头,手握着长戟和大盾,戏谑冷笑:“没想到现境里也能培养出这么厉害的娘们……”
在他手中,漆黑的大盾上曾经还铭刻着噩梦之眼的标志,可曾经的徽章已经被一道斩痕所撕裂贯穿。
这是背叛者的徽记。
曾经的噩梦之眼的成员,众多追求力量投向深渊的凝固者。
——被流放的库玛尔。
“抱歉,正主似乎暂时没空搭理你的样子。”
他抬起长戟,赤瞳嘲弄,“来和我玩玩怎么样……不过,人多了一点,你不会在乎吧?”
伴随着他的话语,在他身后的车厢中,一双双赤红的眼瞳浮现。
披甲的骑士们从黑暗中走出,在染血的披风之上,曾经宝剑十字的徽章早已经化为了漆黑。庄严的甲胄之上遍布铜锈。
曾经自地狱东征中尽数陨落的圣心骑士团,以如此丑陋的姿态,与世间重现。
全员凝固,自深渊的侵蚀之中彻底癫狂。
早已经堕落为了怪物,除了杀戮和斗争之外,再无其他的追求……
“来吧,小姑娘。”
面甲之下,库玛尔的疤痕随着狞笑而弯曲:“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回答他的,是钢铁的鸣叫。
瞬间,跨越了漫长的距离。
山君突刺!
势如破竹的,撕裂了他的长戟、盾牌、甲胄,乃至头盔。
然后,娴熟的,斩下头颅!
尸体倒下,血色喷涌。
原缘面无表情的跨过尸首,朝着如林推进的骑士们向前,只是冷淡的抛下了最后的评价。
“废话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