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青蓮樂府-第八百零八章展示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脑海中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回流,就已察觉暗处有几双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
但下一刻,她整个人便收敛起了杀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闭上了眼睛,好似再次昏死了过去。
神识铺开,林中的一切被她看得清清楚楚,躲在林子里的一共有三男一女,修为仅仅金丹期的样子,无论有无歹意对她来说都不会构成什么真正的危险。
之所以继续装晕,是因为她在意识彻底恢复过来的瞬间便察觉到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或者到过的任何空间世界,再联想到意识清醒前的那场传送通道大爆炸,张依依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
说运气不好吧,那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够强行扯开一道时空乱流,并且能活着逃命成功,还好手好脚四肢健全,仅仅修为因为过度消耗而出现了一点暂时性的压制,这着实已经是一个天大的运气。
说运气好吧,她现在连自己被时空乱流带到了哪里都不清楚,更为主要的是这方天地世界的气息陌生得令她怀疑想要回去的话,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才刚刚化仙为神,刚刚找回古神族人,刚刚准备揪出山海本体收拾掉其仙界的奸细势力隐患,刚刚把氢源传送到星空战场、刚刚准备同洛启衡结契成亲,刚刚想回去看看师父与云仙宗怎么样了……
好吧,没有刚刚了。
难怪当时看着三位仙帝布阵时,她会出现莫名其妙的恍惚,果然自己这体质从来就不会发生无缘无故的直觉预感。
前一刻还在仙界坠仙渊呢,而如今便一个人不知又跑到哪一方陌生时空之地。
张依依像条咸鱼一般继续躺在自己小小丑丑的木船中,等着林子里的那三男一女慢慢小心翼翼地朝她靠近。
她觉得自己需要找人了解一下当前所处之地的详细情况,那三男一女几个金丹境的修士正好要送上门来,倒也少了她再多费力气。
“好像断气了!”
少女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前一刻她还能察觉到木船上的人极其微弱的气息,但这一刻却是连最后一口气都没了。
“真死了,看来的确伤得太重,没挺过来。”
一道男声明显松了口气:“这样也好,咱们今日的名额已经见底了,再杀的话若被发现到底容易惹麻烦。”
其他两名男修也都放松了不少,笑着连道今日运气不错,竟然还能有这样的便宜可捡,而后倒也没一股脑的冲上来抢尸,反倒都让那名女修先去把有用的东西通通收罗一遍,而后四人再一并分均分这份意外之财。
看得出,这三男一女四人中,也只有这唯一的女修能得其他三名男修一致的信任。
先前也是这名女修最先发现这片山林深处有异动,开始还以为是有什么异宝出世,没想到找过来后什么异宝都没发现,只看到一条又小又丑的木船,而木船上还躺着一个气息微弱的女人。
所以异宝出世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这个女人能够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出现在这里,同样说明不是那么简单。
三男一女倒不至于因为那条又小又丑的木船便直接瞎了眼觉得船上的女人毫无油水,反倒因为根本无法看出木船上人的修为显得愈发谨慎小心。
观察了好一会儿后,他们一致认为船上的女人八成是受了重伤,原来还想着要不要先想办法探探底细,再决定到底是杀还是把人给弄回去,却没想到很快都不用他们纠结,最终这人到底还是因为受伤太重自己就死了。
“奇怪,她看上去好像没受什么伤呀?”
少柔柔弱弱的声音再次响起,正准备伸手往张依依身上搜刮的手却是顿住了。
其实除了这条又小又丑的木船以外,张依依身上每一件穿戴之物一看就知道不俗,这样的人明显与他们这些下修是完全不同世界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女修心中多了几分顾忌,毕竟万一真是上修者的话,哪怕死了,哪怕不是他们杀的,却也万万不能轻易沾手。
其他三名男修明显也看清了张依依那一身与又小又丑的小木船截然不同的反差,一时间也明白同伴在担心什么。
“要不算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其中一名男修说道:“她身上随便一件东西都不是下修用得起的,恐怕这人来历特殊。东西也别要了,被人发现的话,她的死我们怎么也解释不清,会倒大霉的。”
“我同意,恐怕这人连上修都不止,先前我倒是被这条小木船给误导了,赶紧走!”
另一男修立马发话,几人瞬间统一了意见,竟是当真不敢再打捡死人漏的主意,转头便想离开这里。
只不过他们转身没跑几步,却是一个个不知撞到了什么被挡了下来,根本无法离开。
“怎么回事?”
少女又惊又急地说道:“这里怎么突然多出一道结界?”
下一刻,所有人都回过头看向身后的木船,而木船上原本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女人却是不知何时起身坐到了船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
“啊,你,你没死?”
少女吓得直接躲到了三名男修身后,看向张依依的目光柔弱害怕可怜又无辜。
那三名男修倒是相对而言镇定了不少,一时间拔剑的拔剑,举刀地举刀,还有一人从储物袋里直接取出的竟是一对差不多有半个人高的碗。
“……”
张依信看着那只超级大碗忍住没笑,心中暗道这还是她头一回看到有人用这么奇怪的东西当武器,也不知道真打斗起来时,那只碗是用来把她盖住呢,还是把她收进去当食物。
“见到上修你们就是这样的规矩?”
她淡淡而言,不怒自威,目光扫过眼前三男一女带着漫不经心地居高临下,来自上位者的威压直接压弯了三男一女的膝盖。
张依依记得刚刚这几人的谈话中提到了下修与上修,虽并不太清楚具体代表什么,但上修肯定是几个自称下修的三男一女所招惹不起的群体或阶层。
“砰”的几声音响,三男一女在不受控制跪倒下来,瞬间一个个全变了脸色,倒是不敢再心存半丝侥幸。
“上修饶命,上修饶命!”
几人连忙磕首求饶,甚至都不敢随便出声辩解其他任何,只是一个劲不停地磕头求饶。
“闭嘴,太吵了。”
张依依没有兴趣看人给自己不断磕头求饶,手一挥问道:“刚刚,你们都看到了些什么?”
看到了些什么?
这问题对于三男一女这种常年混迹于最底层的修士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已经自行脑补了张依依这名来历不凡的上修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左右不过是仇杀便是遇险意外,总之这些都是张依依这位上修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发现的秘密。
而现在他们在这里撞上了对方,还差点以为对方死了动手抢死人财,换成是他们也是绝对不愿意放过撞破之人。
“前辈,小人发誓决不会将今日一切泄露半个字,还请前辈饶我等一条贱命。”
最先反应过来的陈一,赶紧表明态度,想要替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眼前的上修抬抬手就能够将他们捏死,他是真后悔贪心过度,还以为这边的大动静是有什么异宝出现,结果却是自己上赶着找死。
听到陈一这般说,其他几人自然立马跟着保证,一个个恨不得立马起誓天打五雷轰都不怕。
看到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看到,他们瞎了、聋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张依依见状,一脸不耐烦地说道:“我要你们发誓做什么,违背誓言的那么多,一点儿用都没有。不过……今日我的名额也早就用完了。”
名额是什么,张依依现在根本不清楚,但从这几人先前的对话中可以推测,应该是某种杀人的规则,所以她故意把话说得含糊一些,如果真与杀人规则有关的话,那么这几人的反应应该会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才对。
果然,一听张依依说今日她的名额也早就用完了,陈一几人都明显松了口气,当下说道:“多谢上修饶我等一条贱命,不论上修让我们做什么,我等无敢不从,无敢不从!”
发誓不用,那么上修用其他任何办法使到他们身上都没问题,只要能让上修安心,同时又能够留下他们一条性命便可。
张依依见自己果然又蒙对了,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才淡漠地道了一个字:“好!”
直接杀了这几人她还真没想过,一则这三男一女虽说对她有过杀心,但到底没有真正动手。二则她现在还对这里完全不了解,也不想糊里糊涂手中便贸然沾上人命因果。
至于直接朝几人正式的问话,她也不打算进行,因为她想要问的一些东西指向性太过明显,很容易便让人发现她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上修,甚至于并不是这里的人,这对她来说同样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张依依很快招了招手,示意那个叫陈一的上前几步。
她打算直接搜魂,等把这三男一女都搜过一遍后,对于这里的了解程度自然而然便基本上有了。
以她如今的实力,又是神体,直接对几个金丹修士搜索再容易不过,除非这几人在搜魂的过程中强行反抗,否则的话对这几人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我给你们神魂之中一人下一道封印,只要你们不向任何人透露今日之事,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反之……”
张依依故意说一半留一半,剩下的由这几人自个脑补齐全比她说完效果更好。
她当然不是下什么封印,纯粹就是搜魂,但是并不打算告诉这几人实话罢了。
“遵命!”
陈一不敢有丝毫反对,毕竟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要知道上修对他们这些下修,哪怕名额用心一个不高兴也是随便想杀就能杀的,根本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影响。
而他们运气不差,撞上的这名上修是个讲究人,十有八九与所修之道有关,不像大多数上修一般不讲因果。
“现在起不要有半点反抗之心,否则死了残了后果自负。”
张依依扔下一句警告后,便将手放置于陈一头顶上方,下一刻起术搜魂。
她的搜魂术很是特别,陈一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人搜魂,只觉得一道柔和无比的力量涌入识海,还真当那是要给自己神魂之中烙下封印禁制。
有了警告,陈一当然不敢乱来,相反还无比配合地放开自己的识海,只是这个过程稍微长了一些,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难受之处。
时间长点就点,只要能够何下一条命,陈一根本不在乎对方到底在做些什么。
张依依的修为他们完全看不透,而最开始那稍微有意放出的威压便能直接将他们压趴下,如此实力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强大。
这样的人,根本让他生不出任何的反抗,弱者臣服于强者的天性在这一刻自然而然的显现。
搜完陈一之后,张依依又对剩下的那两男一女轮流搜魂,等四个人都搜完之后,面上神色未变,心里却已经忍不住直接开骂。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
搜魂完毕,知道陈一几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张依依原本心情就不好,当然更加不可能客气,直接撤掉了结界让几个立马滚。
不然的话,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人泄愤。
陈一几人瞬间不敢有任何异议,当下更不敢继续逗留,转身便御器拿出了他们平生最快的速度逃跑,生怕张依依突然改了主意杀他们灭口。
“呵,跑得可真慢!”
张依依看着那几人的背影,冷哼了一声,而后直接收起了小木船,同样也没有再在这个地方久留,整个人消失于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