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託付相伴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鹿悠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只是对修炼界不是很了解,却并不代表她很傻很天真,相反,在官宦家庭长大的她,比同龄人要多了几分成熟,所以她对于刘执事的话也只是半信半疑。
她相信那位前辈送的“见面礼”非常珍贵,但是刘执事说连掌门都不敢觊觎,她就觉得多少有些水分了。
刘执事也不知道夏若飞是不是真的离开了,不过就算夏若飞真走了,她也不敢再动一丝歪心思了。
她对鹿悠说道:“鹿悠,我真的没有骗你,就凭这位前辈能够掌控飞剑,就不是我们水元宗可以得罪的,他最少是个金丹期修士,而咱们沈掌门才炼气9层,一个大境界的差距,那就是天上地下。可以说,这位前辈一个人就能灭掉我们整个宗门,这一点儿都不夸张。所以前辈都发话了,你完全不用担心,这灵晶和功法没人敢抢夺的,你可以回宗门去安心修炼,相信有了这部功法,你的修为进步会很快很快的!”
鹿悠听了这番话之后,多少有些相信了。
刚才飞剑出现的那一幕,同样也在鹿悠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想了想,说道:“刘执事,看起来你伤得不轻,需不需要去医院?”
鹿悠接触修炼的时间并不长,她的思维模式还是停留在以前,看到刘执事脸色苍白神情萎靡,而且刚才还吐了那么多血,她第一个念头自然就是要去医院处理伤情。
刘执事苦笑道:“我这伤医院处理不了……去了也没用!我还是尽快返回宗门去养伤吧!”
鹿悠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联系个车子,先送你会酒店休息吧!这边的现场也需要处理一下。”
即便是要返回宗门,也不是说走就走的,最快也要明天才有航班,而且这边一片狼藉,前面田野里还有一个车顶棚,也是需要人过来处理的。
刘执事对于世俗界的这些事情也不擅长,而鹿悠在京城自然是有各种门路的,至少处理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简单的。
所以,刘执事点了点头,虚弱地说道:“好的……那就辛苦你了!”
感受到那位前辈对鹿悠的欣赏之后,刘执事在鹿悠面前早就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是不自觉地带了一丝谄媚。
实际上,夏若飞还真没有停留在现场,他展露了一手飞剑削车顶的功夫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刘执事是他亲手废掉了,他很清楚刘执事已经没有了战斗力,现在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而这周围也没有其他修士,所以鹿悠不会有什么危险,他自然也就没有留在现场的必要了。
最重要的是,宋薇那边已经结束了饭局,他得先去把宋薇接上。
埃尔法商务车被工作人员开回桃源会所了,夏若飞干脆直接就御剑飞往京城大学方向。
宋薇和同学吃完饭并没有回宿舍,而是自己在校园里闲逛,等着夏若飞过来和她汇合。
夏若飞在未名湖畔降下飞剑,因为天气比较寒冷,所以夜晚的校园里几乎没有人,而夏若飞加了隐匿阵符之后,即便是有人碰巧路过,也看不到他从天而降的。
夏若飞的精神力已经第一时间找到了就在附近的宋薇,他迈步朝着宋薇的方向走去。
路上,夏若飞掏出手机给陈玄又发了一条微信:陈兄,我今晚偶然发现一个多年前的朋友居然也开始接触修炼了,她叫鹿悠,加入的宗门正是水元宗,如果方便的话,请陈兄给沈掌门打个招呼,对我朋友照顾一二。
发完这条微信之后,夏若飞想了想,又多发了一小段话:对了,我顺便赠送给我朋友一枚灵晶和一部功法,也算是给她一个小机缘吧!希望不会有人觊觎这些东西。
陈玄很快就回复了微信:若飞兄弟,你放心吧!我这就和沈湖联系,你的朋友在水元宗一定会得到最好的培养,灵晶和功法也绝不会被人抢夺的。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微笑,顺手回复道:谢啦!回头请你喝酒!
他在御剑飞回京城大学的路上,就已经在考虑这个事情了,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在陈玄面前挑明他和鹿悠的朋友关系,不会给鹿悠带来什么危险。
毕竟他和鹿悠是朋友这件事情,是很容易查到的,而且陈玄如果真去打听的话,也很容易打听到,夏若飞确实和鹿悠很久没有见面了,两人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那么夏若飞在京城偶遇久违的朋友,发现朋友也踏上了修炼之路,就顺便帮忙打声招呼,送一点修炼资源,这也是人之常情。
即便是以后夏若飞和天一门交恶,鹿悠也基本上不会被殃及池鱼,毕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况且夏若飞现在和天一门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包括天一门掌门陈南风,都希望和夏若飞交好。
退一万步说,如果夏若飞不说,陈玄和天一门也很有可能查得出来,毕竟夏若飞今天已经主动向陈玄打听水元宗的情况了。
如果陈玄好奇心重一些,或者对夏若飞足够重视,稍微调查一下,今晚的事情肯定是很容易查清楚的,甚至鹿悠和夏若飞的关系也都不是秘密,所以遮遮掩掩根本没有必要,现在这样坦坦荡荡地请陈玄帮忙打个招呼,让鹿悠得到一些照顾,反而是最正常的表现,也是对鹿悠的一种保护。
夏若飞都想得很明白了。
他给陈玄发完微信,就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加快脚步朝着宋薇的方向走去。
南海之滨,陈玄在度假山庄的别墅中拿着手机沉吟了片刻,就找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听了起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语气十分的恭敬:“少掌门,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沈湖兄,这么晚了不会打扰你休息吧?”陈玄态度温和地问道。
沈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少掌门,英国这边是下午一两点钟,我可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陈玄拍了拍脑门,笑着说道:“我都忘了这茬……毕竟咱们的修士在海外的确实不算很多。沈湖兄,今天找你有点儿事要麻烦你。”
沈湖连忙说道:“少掌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水元宗如今是天一门的附属宗门,沈湖名以上是一宗掌门,实际上修为都没到金丹期,天一门随便一个长老都比他强,包括陈玄都已经是金丹期修士了,而且陈玄还是天一门的少掌门,是陈南风的儿子,沈湖对他自然是态度极其恭敬。
要知道,如果不是天一门的庇护,水元宗这样没有金丹坐镇的小宗门,生存是相当困难的,现在虽然修炼资源也非常紧缺,但比起那些无依无靠的小宗门,水元宗的日子还是要好过不少的。
陈玄问道:“你们宗门最近是不是收了个女弟子,名字叫做鹿悠?”
夏若飞和陈玄是用微信文字交流,所以陈玄看得很清楚,夏若飞用的是“她”,那自然就是女弟子了。
沈湖还真是被问住了,他说道:“少掌门,这几个月有好几个新弟子入宗,男女都有,具体什么名字我还真记不全……”
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毕竟是一宗掌门,新弟子入门都有专门的人负责,他这个掌门也不可能事事都操心都掌握,否则他也别修炼了,成天处理这些琐事就够他忙的了。
陈玄说道:“这个弟子现在应该是在华夏,你再想想……”
陈玄这么一说,沈湖倒是很快想起来了,下面的人报告说在华夏京城发现一处无主的修炼宝地——这里的无主自然是说没有修炼者占据——宗门这边派了一名执事去处理,似乎还有个新弟子因为是当地人,也被派去协助那名执事,那个新弟子好像就是姓鹿!
鹿悠这个姓毕竟不是很常见,沈湖也一下子想了起来,他连忙说道:“少掌门,您这么一说我就有印象了,好像前些天是有个姓鹿的新弟子被派回国协助执行一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