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846.- 十分鐘?- 誰精力不行了?鑒賞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没有手舞足蹈,没有惊喜万分。
冷静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构想,越想他越觉得好。
秦键确信这一方案一定会被通过。
他当然不是要告诉马鹏‘我们也在舞台的屏幕上放电影《上甘岭》的片花。’
这是属于84版制作团队对《我的祖国》的印象。
而他要做的是将这种精神传承。
写好方案,他才收回心思把精神放到了100人乐团录音上。
一直忙碌到九点半,他才开始练琴。
——
两个小时后他回了酒店,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他给段冉去了电话。
“恩,我回来了。”
“公寓不冷吗?”
“那就多穿点衣服”
秦键将门锁死,几步走到床边仰身躺倒在床上。
“冷啊,今天特别冷,明天更冷。”
秦键与段冉分享了今天的行程,只听电话里,“您辛苦了~秦老师。”
“不辛苦,倒是你这两天忙什么呢,音乐会结束了,主科考试结束了,选修课考试也结束了,论文二改也完成了,每天也没听你说练琴,是不是偷偷搞什么小动作呢?”
电话里一阵笑,“是啊,我打算过年给你来个突然袭击。”
“突然袭击?你干嘛,你不是过年不能回国吗?”
段冉:“看把你吓的,当时的情况看我过年确实回不去,不过现在我可能过年又有时间了哦~“
秦键笑,“那约吗?”
段冉哈哈:“约什么?”
秦键正色:“认真的,你过年到底能不能回来?”
段冉:“现在还不一定,就是回去我也得先回家,也得不了几天就地巴黎,你呢,过年在寄家能呆多久?”
秦键略有不悦:“你回来呆不了两天我们也能见一面啊,我过完十五才回学校。”
段冉:“啧啧,还有小情绪了,我肯定比你想我还要想你!只是这边还不一定,我也不敢给你肯定的答复。”
秦家:“你看情况,如果时间短就别折腾了,最晚四月我就到维也纳了,我没什么小情绪,有也是因为想你。”
片刻
段冉柔声:“~老公~那你~”
秦键:“我什么?”
段冉笑:“想不想~
秦键:“你说呢?”
段冉:“唔,我们视频吧~我在公寓。”
——
此处剪切十分钟。
——
“哈哈哈哈——”视频里段冉笑的很得意。
秦键擦了擦手,解释道:“最近太累了。”
段冉:“嗯呢嗯呢,我家秦老师最近累的精力跟不上了呢。“
秦键:“咳,胡说什么。”
段冉:“好啦,快去洗澡吧,马上12点了,十二点之前睡觉的习惯要保持哦。”
秦键:“恩,挂了,晚安段段,”
段冉:“晚安~mua。”
这边段冉放下手机重新系好上了衬衣扣子,穿上了毛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下床补了个妆,接着套上大衣离开了公寓。
出门前她拎上了她的布袋子,布袋子里装着她的二改论文和一本德语书,以及一本菜谱。
她最近在学德语。
——
段冉来到里格尔办公室的时候,里格尔正在看电脑。
“里格尔老师。”
她拿出了她的二改论文。
里格尔只翻阅了三个地方,接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段。”
段冉心道终于过关了,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提交修改了,“里格尔老师,那我可以申请第一次答辩了吗?”
里格尔:“当然。“
段冉接着问道:“明天可以吗?”
里格尔:“不行。”
段冉刚要失望,只听对方接着笑道,“愉快的放松一周吧,下周三怎么样?”
“谢谢您!”段冉一鞠躬。
见段冉匆忙要走,里格尔抬抬手没留对方。
“里格尔老师再见!”
段冉离去后,里格尔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片刻后,他继续看起电脑,屏幕上是他的老朋友巴黎交响乐团指挥布鲁诺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上是一份拟定邀请名单和一分曲目单——关于‘今年巴黎国际音乐节。
里面赫然有着几个他极为熟悉的中文名字,比如段冉…
“等她完成一轮答辩再告诉她吧”
——
离开办公室,段冉算了算时间,下周三也就是1月29号,秦键正在德国参加唱片发布会,两人已经说好这次各忙各的不见面了。
本来两人还就这个时间商量是不是见一面,现在想想幸好!
段冉接着把心思放到了一轮答辩上。
如果年前就结束了一轮答辩,接着就可以申请第二轮答辩,这样最晚二月底她就可以申请毕业证了。
预计三月份的时候来自维也纳的录取通知书也应该就到了。
“开心~”
“还有两个月哦,秦老师。”
一路欢乐的蹦跶到琴房,段冉一想到两个月后便忍不住开心。
“我们会同居吗?”
“住在哪里呢?”
“不知道他吃不吃的惯我做的饭。”
盘算着段冉从包里拿出了她最近一直在阅读的书。
将菜谱先放到一边,她翻开了德语书。
新的生活就要到来,她得加速准备了。
——
1月23号,距离猴年春晚还有15天。
羊城。
今儿一个早方雪华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心里那叫一个美。
本来她今天的心情就好,因为今天有她筹划一周的购物之行。
儿子的床单,女儿的睡衣,年夜饭的桌子,她念叨一周了
“你儿子说啥了?”秦刚穿好一衣服凑来问道。
“儿子说羊城又降温了,让我们注意保暖。”
秦刚又问:“那他这会干啥呢?”
方雪华:“我没问,不过听着那边挺忙活,又是唱歌的又是吹号的,肯定忙着呢。”
秦刚点点头“这马上要去德国了,这小子最近这两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方雪华:“那你就打电话问问他呗,瞎操心。”
秦刚眼睛一翻,心道也不知道一周前谁成天瞎操心,“我下去热车,你不用着急。”
方雪华:“行了行了,热什么车啊,你就在屋里抽吧,外面那么冷。”
说着进了卫生间。
这边秦刚一乐,接着出了门。
——
两人一路开车从新家到了南市,路过博尔艺校的时候秦刚还停下来感慨了一番。
看着空空如也的校园,方雪华叹道:“这是又送走了一届。”
秦刚:“是啊,你说多快。”
方雪华:“也不知道今年这帮孩子准备的怎么样?”
这话勾起了秦刚的回忆,回想起姐弟二人的艺考路,他说道:“静静和键键俩人参加艺考的时候真没让咱们费多大心。”
方雪华:“谁说不是呢,静静艺考的时候我要请假陪她去海市,你不让,儿子艺考的时候又不让我们跟着,哎。”
片刻,秦刚道“行了,赶明秦键回来了让他再拎点东西看看那几个老师,吕主任人其实还不错,当年静静入职的时候咱给人的礼人没收咱。”
一脚油门,车子重新启动,向着阅海广场驶去。
同一时间,方小鱼从南市汽车站走了出来。
今天周末,她专程来给姥姥买按摩椅。
而且她还约了人。
上了公交车,她欣喜的拿出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