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第354章 御前試合【7200字】推薦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大释天的刀尖紧贴着“雄壮武士”的咽喉。
只要绪方愿意,只要把剑往前一推,就能轻松刺穿“雄壮武士”的喉咙。
被大释天的刀尖抵着的“雄壮武士”能清楚地感受到这柄正抵着他喉咙的刀有多么地锋利。冷汗开始自他的额头处源源不断冒出。
“把刀收回去,然后乖乖坐回去,耐心地等面条。”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雄壮武士”下意识地想要出声呵斥绪方。
但嘴在张开后,却半个字词都吐不出来。
不断从咽喉处传来的冰凉、锐利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对他进行着别样的提醒……
喀。
脸上满是冷汗的“雄壮武士”默默地将原本已从鞘口弹出的刀刃收回去,然后以小心翼翼的动作后退半步,远离大释天的刀尖。
在确认绪方没有对他展开追击的意图后,“雄壮武士”摆着仍未好转过来的脸色,退回到了他自个的那张桌子边,然后重新坐定。
在“雄壮武士”退去后,绪方也缓缓放下右手的刀鞘与左手的大释天,然后收刀归鞘。
即使已经从绪方的攻击范围内退出,“雄壮武士”也仍旧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脸上的冷汗仍旧冒个不停。
还没坐定多久,“雄壮武士”便咬了咬牙,“呼”地一声重新站起身,连面也不等了,直接快步冲出了这家荞麦面店。
对于“雄壮武士”的离开,在场众人中没有一人感到意外。
毕竟不论换做是谁,在遇到这种情况后,肯定都没有办法再心平气和地吃面了。
见“雄壮武士”离开了、不会再有什么冲突爆发后,店内的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一些人——主要是那些同样拥有着佩刀的武士开始在那大着胆子,奚落刚才那名“雄壮武士”没有将武士的荣誉捍卫到底,竟然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还有一些人甚至还在那大言不惭地说刚才那名“雄壮武士”为什么不拔刀,在那样的距离下,还是很有机会在绪方的刀尖刺穿他的喉咙之前,抢先一步使出拔刀术将绪方的脑袋斩下——说这种话的人,基本都是没有佩刀的平民百姓。
虽然这些人已经有意将他们的声音压低了,但因为绪方他们这帮剑术高手的听力本就远比常人好的缘故,所以绪方他们还是能相当清楚地听到那些人对“雄壮武士”的奚落、嘲讽。
“呵。”浅井冷笑了一声,“那些说刚刚那蠢材为什么不拔刀的人真是愚蠢啊,稍微学过点剑术的人,都看得出来刚刚那蠢材是不可能有拔刀的机会的吧?”
浅井的这番评价并没有说错。
稍微懂点剑术的人都看得出来——绪方刚才的那将刀鞘往上抽的拔刀法,手法漂亮至极,干净利落,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刚才绪方抢在“雄壮武士”使出拔刀术之前,用出这漂亮至极的拔刀手法,将刀尖抵住“雄壮武士”的喉头时,懂剑术的人就看出来了——胜负已分。
“刚刚那家伙也很懂得审时度势啊。”
源一此时插话进来。
“在看出自己不是绪方君的对手后,就乖乖收刀离开了。”
“拥有能清晰看出自己与绪方君之间的差距的剑术水平,以及敢于夹着尾巴逃跑的觉悟。刚刚那家伙也算是可塑之才啊。”
“那种人也算可塑之才吗?”牧村挑了挑眉。
“当然。”源一笑了笑,“在我眼中,所有不会拘泥于所谓的‘武士荣耀’的人,都是可塑之才。”
“那种能进能退,不被所谓的‘荣耀’所束缚住的人,才有机会成为一方豪杰。”
“你看看上泉信纲、柳生石舟斋、宫本武藏这些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大剑豪们,哪个是那种迂腐之人?”
在源一用说教的口吻给牧村讲解着他为什么会认为刚才那家伙算是一个可塑之才时,坐在绪方身旁的岛田则正将钦佩的目光投向绪方。
“绪方大人,你刚才那拔刀的方法叫什么名字啊?”岛田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双手,模仿着绪方刚才拔刀的手法。
“没什么名字。”绪方耸了耸肩,“只是我以前在偶然之间自个摸索出来的一种仅用很小幅度的动作便能拔刀出来的手法而已。”
虽说系统能帮助绪方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和剑术水平。
但系统却并不能帮助绪方得到一样东西。
那就是对敌经验。
刚才的那拔刀法,是绪方在脱离广濑藩,被各种看上他人头的赏金猎人追杀时,自个摸索出来的拔刀手法。
用一只手连刀带鞘地持刀,将刀竖起、把刀刃对准敌人的同时,迅速用另一只手将刀鞘往上抽。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54章 御前試合【7200字】熱推
这拔刀手法的抽刀动作幅度很小,很适合用于左右的空间不足,但上下的空间很足的地方——比如狭窄的小巷中。
在岛田积极请教着刚才的那拔刀手法有什么要点时,刚刚那名被“雄壮武士”刁难的女中端着个大餐盘,快步朝绪方等人的这一桌走来。
餐盘上放置着他们6人所点的面条与酒水。
恭恭敬敬地跪坐在绪方等人的桌旁,将餐盘上的一碗碗荞麦面放置在桌上的同时,女中用充满感激意味的语气朝绪方低声说道:
“武士大人,刚才真的是谢谢您了。”
“不用客气。”绪方不假思索地应道,“只是不足挂齿的小事而已。”
“我以前曾经在居酒屋那做过事。”
“所以很讨厌这种吃饭、喝酒时闹事的人。”
“我刚刚只是顺手做了一件以前常做的事情而已。”
“嗯?”源一瞥了一眼餐盘上的酒瓶的数量,“我记得我们没有点那么多酒啊。”
“这些多出来的酒是店长给你们的谢礼。请笑纳。”
“嚯嚯~~”源一咧开嘴,“感谢。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源一大人。”间宫苦笑道,“不要喝太多酒了哦。”
“放心吧。”源一摆了摆手,“这种清酒灌不醉我的。”
在将最后一碗面端上桌子后,女中轻叹了口气,然后小声抱怨道:
“刚才其实已经是今天第2次有浪人闹事了……”
“今天中午的时候,也有一名浪人以汤太烫为由闹事。”
“唉……最近总感觉最近聚在江户的浪人变多了好多……”
听到女中的这句话,绪方挑了下眉。
因为他猛地想起刚才在找到这家荞麦面店时,从一对妇人那偷听到的话。
“江户这边最近多了这么多浪人,是因为这里要举办什么节日或活动了吗?”绪方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女中轻声道,“我很少关注这些事情……不过我倒是有听说我们江户这边似乎要举办什么‘御前试合’。”
“‘御前试合’?”绪方重复了一遍这陌生的名字,“试合……难道是什么竞技活动吗?比剑?还是比学问?”
在听到“试合”这个词汇后,第一个在绪方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词汇,就是他以前在广濑藩参加过的“祭神演武”,俗称“祭神比试”。
这词汇对于周围的间宫等人来说似乎也是一陌生的词汇,他们也都像绪方那样,朝女中投去疑惑的视线。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用带着歉意的语调这般说了一声后,女中微微一躬身,“对不起,我还有很多面要去端,失陪了。”
“嗯。”绪方点了点头,“抱歉了,拖着你这么长的时间,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
待女中抱着餐盘快步离开后,众人将视线集中在了于江户土生土长的岛田身上。
“岛田。”牧村道,“解释一下吧。‘御前试合’是什么玩意。”
“我也不知道……”岛田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
“看来是江户最近新多出来的活动呢。”间宫轻声道。
“……我对这‘御前试合’有点兴趣呢。”源一咧开嘴笑着,“这名字一听就很有趣啊。”
“那就去打探一些情报吧。”牧村一把抓过桌上的一瓶清酒。
“你打算去哪打探情报?”浅井问。
“我刚才就已经注意到了——往西数的第2桌客人,他们是操着京都口音的。”
绪方等人转过头,看向西侧的第2张桌子。
那张小桌旁坐着4名平民打扮的青年,在那热火朝天地聊着什么。
众人刚将视线投到了那桌客人的身上,牧村就拎着那瓶清酒与1只酒杯大步地朝那桌客人走去。
迅速走到那桌客人的旁边后,牧村便十分自然地一屁股挤进了这桌的4名客人中的其中2人之间的缝隙中。
“喂,我说啊,你们是京都人儿吧。”
在一屁股坐下后,牧村便用带着标准至极的京都方言向这桌的4人打着招呼。
一个身材极其雄壮的陌生人突然挤进他们的桌子边,任谁都会吓一跳。
这桌的4人先是被吓得整个身子抖了一下,然后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牧村。
见牧村身上没携带任何的武器,手上只拎着瓶酒和一只酒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还讲着对他们来说亲切至极的京都腔,这4人的戒心缓缓放下了。
“是啊。”4人中的其中一人用同样相当标准的京都方言回话道,“你也是京都人儿吗?”
“当然儿了!我这京言叶讲得那么标准儿,不是京都人还能是哪里人儿?”牧村一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这般说着,一边打开了手中清酒的酒瓶,给这4人的酒杯斟上酒。
京言叶——京都方言的雅称。京都人多爱称他们那边的方言为“京言叶”。
在牧村将酒瓶中的酒水倒出后,浓郁的酒香便立即往4人的鼻孔里面钻。
见牧村如此娴熟地吐出“京言叶”这个亲切至极的词汇,还给他们斟上那么好的酒,这4人脸上残留的淡淡的戒备之色终于尽数消散。
给4人都斟好酒,同时他自己带来给他自个喝的酒杯也倒满酒后,牧村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然后朝4人问道:
“朋友,我今儿才刚来江户。据说江户这儿要举办什么‘御前试合’,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哦哦!‘御前试合’啊。”这4名青年中的其中一人喝了一口杯中的美酒后,说道,“太过详细的事儿,咱们也不知道。”
“咱们是跟着老爷一起上江户这儿来卖米,所以也只是前些日子才刚到江户这儿来,对江户的很多事儿我们也都不是很了解。”另一名青年接话道,“对于这‘御前试合’我们也只有一点点很浅的了解而已。”
“没事儿。”牧村豪爽地大笑了几声,“你们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便是。”
“我只听说这‘御前试合’是一个和武士们有关的活动。”
“哦?”牧村的眼中闪过几分异样的光芒,“还有呢?”
“还有……我听说举办这‘御前试合’,是老中松平定信的主意。至于其他的……抱歉啊,至于其他的,我们就不太清楚了。我们就只知道这么多了。”
“这样啊……没事儿!这些对我来说就够儿了!来,一起喝几杯吧!”
跟着这4人一起喝了几杯,然后又随意地聊了些有的没的后,牧村拎着已经差不多空掉的酒瓶回到了绪方等人的身边。
在回来后,牧村便将他刚才问出的那些情报逐一向众人吐出。
待牧村说完他刚刚套出来的这些情报后,岛田用崇敬的语气说道:
“牧村前辈,你好厉害啊,竟然能够这么自然地挤进一帮陌生人之中。”
“以前在京都摸爬滚打,练出来的本领而已。”牧村笑了笑。
“可是你根本就没有问出来太多的情报啊。”浅井的脸上浮现出几条黑线。
“有什么办法。”
牧村耸了耸肩。
“他们只是一帮刚来江户没几天的平民而已,怎么可能对江户有什么很深的了解。”
“我去问问那桌武士吧,他们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事情。”
说罢,牧村将视线转到离他们这儿不远的另一桌客人,那桌客人的膝边都放着一柄打刀,腰间也都插着一柄胁差。
“……算了。”绪方此时发话道,“套情报这些事情,我们之后再慢慢做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面条吃完,然后买点吃的回去。别忘了——还有2人等着我们带饭回去呢。”
绪方的这句话,对牧村等人立即起了醍醐灌顶般的效果。
他们猛然想起——现在的确并不是慢悠悠地套情报的时候。
还有2人正在旅店那饿着肚子等他们回去呢。
众人纷纷以各自最快的速度将面条“嗦”完,然后奔出荞麦面店,寻找有卖那种方便携带的食物的店家。
绪方记得阿町偏爱以红豆为主的甜食,所以买了一点羊羹与红豆馅的大福。
众人拎着给琳和阿町买的食物,风风火火地回到旅店后,众人便向琳和阿町二人告知他们刚才打听到的关于“御前试合”的的情报。
……
……
“‘御前试合’?”坐在被褥上的琳一边啃着间宫给她买的铜锣烧,一边皱起眉头,“胜六郎,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
除了绪方和阿町之外的葫芦屋众人,现在都齐聚在琳的房间内。
为了将给阿町买来的食物交给阿町,绪方现在正在阿町的房间内,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待在琳的房间中。
因为琳居住的这房间面积很小,所以除了源一是随意地盘膝坐在琳的床铺旁的之外,其余人都是站着的。
听到琳抛来的这问题,岛田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从未听说过这‘御前试合’,应该是今年新设的新活动。”
“主公。”岛田的话音刚落,间宫便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很有必要去好好了解这‘御前试合’。说不定能收集到意想不到的有用情报。”
“……嗯。”琳点了点头,“的确是应该去好好了解一下这什么‘御前试合’。”
“不过——不是现在。”
“找寻和不知火里有关的情报也好,找寻和‘御前试合’有关的情报也罢,这些事情统统都等明天再说吧。”
“今天又是坐船,又是徒步前往江户的,大家应该都累了。”
“今晚大家就先好好休息一夜吧。”
“剩下的,统统等明天再说。”
“弥八,待会麻烦你去转告一下绪方一刀斋和阿町小姐,让他们两个今晚也好好休息。”
“是。”牧村用力地点了下头。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琳看了一圈周围的众人,“都各自下去休息吧。”
……
……
在琳下令解散后,牧村便依琳之命,向绪方、阿町二人转告“今夜好好休息,剩下的明天再说”的消息。
琳的这安排,正合绪方的意。
他今夜本来也只想在吃完晚饭后,便好好地休息的。
今日下午15点之前,一直在海上漂。
在海上漂完后,又背着阿町徒步前往江户。
在已经升至13点的体力值的加持下,这么两下子并不至于让绪方有太过强烈的劳累感。
但这样的一番舟车劳顿下来,还是让绪方有种“心累”的感觉,注意力都不由自主地有些涣散。
在吃完绪方给他买来的那一堆甜食后,阿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在打完一个大大的哈欠后,阿町用力地眨了眨眼,一副快要睁不开眼的模样。
“困了吗?”绪方问。
“嗯……有点……毕竟刚吃完饭。”
“感觉头还晕吗?”
“刚才在你出去吃饭的时候,我睡了会,现在感觉好很多了。在睡一觉,等明天天亮后,我应该就完全没事了。”
“那就好。既然现在困了,那你就先接着睡吧。”绪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放置在身侧榻榻米上的大释天,站起身来,“明天说不定会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今夜也打算早点去休息了。”
“嗯……”已经只能半睁着眼睛的阿町躺回被褥中,“那我就先继续睡了……晚安……”
“嗯,晚安。”
绪方和阿町并不是睡同一间房。
因为今日傍晚进入江户城时,琳和阿町的晕船症状仍未完全缓解,所以急于赶紧找到一家旅店的众人并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慢慢地挑哪座旅店有充足的房间,只想赶紧找到一家能够住下他们8人的旅店。
当他们找到这家旅店时,这家旅店只剩1间大房和2间单人房。
那间大房很大,足以让绪方他们6个男人入住。
对住并没有什么很高要求、只想赶紧找到一家可以落脚的旅店的众人没做太多的犹豫,直接选择了这家旅店。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54章 御前試合【7200字】分享
那2间单人房,自然是各由琳、阿町这2位女性入住,而绪方他们这帮男人去住那足以容纳他们6人的大间。
在绪方提着刀,回到他们居住的那个大间后,便看见榻榻米上已经铺好了6床被褥。
这6床被褥摆成了2个相对着的“川”字。
岛田已经躺进了被褥中,间宫、牧村、浅井他们3人也都换好了衣服,一副也准备就寝的模样。
至于源一则坐在房间的角落,一个人默默地拿着酒瓶和酒杯小酌。
“你们都准备睡了吗?”绪方挑了下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不然咧?”牧村朝绪方投去一个戏谑的目光,“今天又是坐船,又是走路的,我已经没什么心情再去做别的事情了,只想赶紧睡一觉。难不成绪方老兄你还想趁着今晚的夜色不错,去吉原那玩玩吗?”
“我才不会去什么吉原。”绪方一边没好气地说着,一边解下腰间的大自在,然后开始脱着上身的羽织与下身的袴,“我也准备乖乖睡觉了。今天又是坐船,又是背着阿町跋山涉水的,我也有些累了。”
“不知火里的事情,‘御前试合’的事情,就统统等到明天再说吧。”
麻利地脱得身上只剩一件和服后,绪方钻进了他的被褥中。
“都准备要睡觉了吗?”坐在烛灯旁边的间宫偏转过头,朝仍旧坐着的牧村和浅井二人问道。
浅井没有回答间宫的这个问题,只默默地在他的被褥中躺下。
“源一大人。”牧村将视线投到坐在角落处的源一身上,“您准备睡了吗?”
“啊啊,你们不用管我。”源一摆了摆手,“我打算再稍微喝点酒后再睡,你们把灯熄了吧。”
源一目前手上捧着的酒,是他刚才在那家荞麦面店买的清酒。
“源一大人……”牧村露出无奈的微笑,“你可别喝太多了哦。”
“嚯嚯嚯,像我这样的老人家,偶尔喝点小酒,对身体反而会很有益处哦。”
“你每天的饮酒量,已经不能用‘偶尔’和‘小酒’这2个词汇来形容了吧……”牧村一边说着,一边给间宫使了个眼色。
读懂了牧村的眼色的意思的间宫,大手一挥,灭掉房间中唯一的一处光源后,与牧村双双躺进了各自的被褥中。
房间内,除了源一之外的另外5人,此时都已在各自的被褥中躺定。
然而——这座房间却并没有安静太久。
在绪方5人都在被褥中躺下后,源一便突然发出低低的笑声,随后说道:
“我说——等之后若是有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去吉原那玩玩?”
“吉原是……”岛田支支吾吾道,“那个吉原吗?”
“当然是有‘江户的不夜城’、‘日本第一游廓’等美称的那个吉原。”源一道,“我现在仔细一想——我虽然也来过江户的吉原好多次了,但一次也没有看过吉原花魁的‘花魁出游’呢,真想去看一眼呢。”
“花魁……”岛田嘟囔着,“我记得要做花魁的话,不仅仅要长得漂亮,还要懂得琴棋书画,还得要非常有学问,对吧?”
“没错。”牧村点了点头,“所以花魁非常难当啊。论学识的话,那些花魁说不定背四书五经背得比我们还要熟呢。”
“花魁们背四书五经有没有我熟,我不知道。但肯定比牧村你熟。”一向喜欢和牧村拌嘴的浅井,毫不留情地反驳道。
“这倒也是……”牧村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在场所有人中,好像就我是最没学问的那个呢……啊,绪方老兄,你有念过书吗?”
牧村抬起头,朝绪方投去一个“渴望同类”的目光。
然而绪方却对他这“渴望同类”的目光视而不见。
“我当然念过书了。”绪方没好气地说道,“不是我吹牛。四书五经我基本都是倒背如流的。唐诗宋词什么的,我也会背很多。”
——同时还会讲很标准的汉语。只不过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讲过汉语了,现在讲汉语可能有些磕巴了。
绪方在心中默默补了这一句。
绪方刚才的那句话倒的确不是在吹牛。
在穿越到这江户时代之前,因绪方的父母相当推崇国学的缘故,一直要求绪方在私下里认真学习唐诗宋词、四书五经等各种国学。
还特地请了一位德高望重、有深厚学养的国学老教师来做绪方的私人老师。
这名老教师在国学上——尤其是在四书五经上的造诣很高,是那种发表过很多和四书五经有关的知名论文的那种大牛。
在这名老教师的调教下,绪方对四书五经真的是倒背如流,而且是那种已经刻入DNA中,想忘都忘不了的那种倒背如流。
不过也因为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学这些国学学得太狠了,导致绪方现在在看到四书五经后,就会有一种心理上的严重不适。
在得知绪方也是念过书、会背四书五经的人之后,没能成功找到同类的牧村,将刚刚抬起的头重新埋了下去。
“好吧……看来我的确是我们这儿最没学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