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討論-第九百五十七章 姓名?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一个照面,曾经噩梦之眼的精锐,纵横地狱和深渊的背叛者便被斩落头颅。
毫无反抗的能力,迎来了最彻底的死亡!
那并非是技艺不够精深,也不是力量不够强大,而是本质上的,沦为了鱼肉!
他找错了对手……
在原缘的手中,金属摩擦的高亢声音不断的传来。
铁晶增殖!
原本宽阔沉重的圣痕遗物此刻竟然开始了二度生长。
当山君的圣痕再度遵照秘仪,同乘黄的力量相结合,就迎来了再度的爆发——脱出囚笼的饿虎在贪婪啃食着敌人的血与骨,转化为了自身的质量。
不止是令原本的握柄越发修长,就连剑身也随着铁晶的延伸而开始生长,原本已经达到三尺六寸的长度在迅速的翻倍。
就好像长枪一样……
那已经不再是寻常重剑的范畴了,而是越发的夸张,越发的向着更加古老的过去追溯和靠拢,最终所形成的狰狞姿态。
就在染血的剑脊之上,有宛如庄严印玺的阴文印迹浮现,带来了来自东夏谱系的加持。
——【尚方】!
曾经拱卫真龙,诛灭叛逆的威严象征——从东夏的龙脉酝酿中所诞生的奇迹,为了维护龙脉的纯正,专门针对背叛者所打造出的力量。
称之以龙血结晶亦不为过!
倘若用于战场,便是征讨不臣、万军莫当的斩马剑,倘若用于内部,便是涤荡恶孽,扫灭奸妄的肃清兵装!
不止是作用于东夏的范围,甚至足以涵盖全境——一切背离人道、投向深渊的凝固者在它的面前都将迎来彻底的清算。
除非有等同位阶的遗物相抗衡,否则一切防御都将被这来自龙脉的敕封彻底击溃!
“现在,轮到你们了……”
伴随着原缘的话语,飞扬的血色之中,斩马剑铮鸣咆哮,随着主人一同突入,前方的骑士阵列斩破,击溃。
势如破竹,向前!
战争,才刚刚开始!
.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上莽……还真是有原家的风格啊。”
山脚下的石头上,林中小屋眺望着远方的场景,摇头感叹:“整天说你弟弟如何如何,结果你比你弟弟还要勇……怎么好意思说人家?”
眼看别人已经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他却丝毫不急于参与。
恨不得全程都负责鼓掌打CALL,手握荧光棒,为师妹的神勇表现摇旗呐喊。
能摸就摸,摸得透彻。
只可惜,情况不允许啊……
好像察觉到来自山巅的那一道目光,原本打算边缘OB的某人叹了口气:“在做了,在做了,已经快好了。”
手头停顿了一下,那些随便从冰雪下面挖掘出来的枯枝和藤蔓,最终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人形轮廓。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 txt-第九百五十七章 姓名?鑒賞
好像个稻草人。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九百五十七章 姓名?看書
然后,拿着剑圣的佩剑,他随意的削切着手中的木块,撒在了地上的雪中,一个惟妙惟肖的事故现场就从这简陋的沙盘上浮现了。
就这样,仿佛就大功告成了一样。
他打了个哈欠,将佩剑插在地上,然后向着战场的方向伸手,随意的在风中一抓,便有一缕漆黑的色彩缠绕在了他的五指之间。
像是蠕虫一样的痉挛着。
最后,迅速的爬进了‘稻草人’的面目之中,令原本随便画上去的五官也变得隐隐灵动了起来。
就这样,微笑着,面面相觑。
林中小屋忽然问:
“姓名?”
.
.
“我叫斯塔索利斯!”
车厢里,主祭黥面旁边,一个人忽然发出了声音。
当其他人疑惑的看向这个忽然自我介绍的家伙时,却发现他也一脸茫然,不明白其他人为什么看自己。
好像根本没发现自己刚刚在说话一样。
再然后,他的头就裂开了。
从顶端到脖子,均匀的被无形的利刃斩成两截,血色喷涌。
在厌胜咒术的恶意之下,自灵魂到躯壳,尽数碎裂。
只有幻觉一样的低吟响起,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满怀好奇的发问:“姓名?”
“阿兰·梅纳尔。”
嘭!
第二个头颅凭空从脖颈之上飞起,然后在半空中被无形的力量蹂躏着,变成拳头大小的肉块,在地上粉碎。
很快,第三道声音响起。
“你叫什么名字?”
“马尔科·拉普。”
再然后,被从灵魂中挖掘出姓名的人,自腰间正中,一刀两断!
无形的恶意不断的从天而降,在剑圣佩剑的加持下,原本厌胜术所带来小小的创口被扩大为甲胄也无法抵御的恐怖猎杀。
古典音乐教室的独有传统艺能再放送开始了!
一个,一个,又一个。
直到叶芝手中的书籍不快的合拢。
啪!
恶意的桥梁被无形的力量截断,紧接着百倍的反噬逆流而上,令林中小屋面前的‘稻草人’在瞬间炸裂。
熊熊烈火自碎裂的枯枝中燃起,冒出灵魂焚烧的黑烟。
那些残破的灵魂在恨意的驱使之下从焚烧的枯枝中爬出,向着林中小屋发起了反攻,然后,又被他面无表情的塞了回去。
然后娴熟的贴了一张符纸,封存,就这样稻草人焚烧成了一团灰烬。
翻车翻的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
只不过……
列车上有一个黑暗的轮廓缓缓,正冷眼向着此处看来。
——波旬主祭·黥面!
“啧,仇恨拉的太多了吗?”
林中小屋轻叹,“我没想着当MVP啊。”
可那个血色环绕的身影在空中骤然一阵飘忽,闪现,便已经跨越了千百米,然后再度闪现……彼此之间的空隙开始迅速的缩短。
疾驰而来!
林中小屋眼角跳了一下,下意识回头,向着山上呼喊:“老师,我可以提前交卷吗!”
群山之间,那个捧着咖啡杯,倚靠在火堆旁边的人影低头看了他一眼。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似是微笑。
让他预见到了自己超级加倍再加倍的悲惨未来。
“忽然之间来个大题,一定要给我加分啊……”
林中小屋苦恼叹息,摸了摸口袋,从手机、MP3、耳机线、充电宝、移动WIFI和钱包钥匙扣等等一大堆杂物中间,翻出了一张折叠成三角的黄色纸包,夹在指尖。
嘴唇开阖,无声低语。
瞬息间,黥面的耳边仿佛传来无数人细碎的呢喃,嘈杂的声音,千万人的咒骂怒斥,咆哮,嘶吼。
到最后,飘忽的声音化为了轰鸣,重叠在一处,在灵魂之中震荡不休。
“……三台七星,持剑斩精,镇星缚手,北帝收魂,邪精魍魉,吾誓不闻……闻吾咒者,头破脑裂,碎如微尘。”
嘭!
林中小屋手中的纸包骤然爆裂,腾起一道火光,伴随着最后的吟诵而去:“急急如律令——”
在纸包破裂的瞬间,从半空中闪现的黥面动作一致,脸上无数漆黑的裂口后,骤然一道炽热的光焰爆发,头颅迅速的膨胀。
宛如气球爆裂一样的低沉闷响迸发。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 起點-第九百五十七章 姓名?分享
原本狰狞的头颅已经如焰火一样爆裂,可是却没有血色、骨骼显露,反而有粘稠的黑暗从其中井喷而出。
蠕动的黑暗里从脖颈中爬出,发出了高亢的嘶鸣和咆哮。
“这都不死?”
林中小屋顾不上心疼,就听见周围的异常声音。
枯干的树林中,土地如液体一样翻涌,无数尸犬从其中爬出,向着他冲上来,很快,又在半空之中四分五裂,断口平滑如镜,只有血液将白雪染成偏偏猩红,宛如盛开的牡丹一样。
在他身旁,刺入泥土之中的刀锋嗡嗡作响。
半空中,黥面迅速俯冲而下。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五十七章 姓名?分享
原本头颅的地方,蠕动的黑暗里有无数眼瞳睁开,向着他放射邪光。咒弹化为暴雨一样落下,整个树林在瞬间化为死地。
干枯的树木纷纷龟裂,无数蠕虫从其中爬出,大地之上的积雪则渗出无数漆黑的色彩,荆棘和藤蔓浮现出血肉的质感,
在恶咒的丛中,林中小屋完好无损的眨着眼睛。
浑然无事。
身后,升卿的虚影惬意的舒展着自己的蛇身,就好像槐诗进地狱一样,感受到一阵油然的舒畅。
可是在见证了对手仅仅只是拟化出几只邪眼就将这一片区域化为地狱的力量之后,便能够体会到彼此之间的庞大差距。
这是恶念和诅咒的积累。
再怎么娴熟的咒师和波旬的祭祀打起来,都难免会束手束脚,更何况遇上一个可以视为地狱衍生物的主祭!
根本被克制的死死的……
这他娘的怎么打?
而黥面已经向着不远处的林中小屋抬起了手掌,五指迅速龟裂,畸变,化为了燃烧着黑色火焰的触手,铺天盖地,笼罩而来!
能够清晰窥见,触手尖端蠕动的吸盘和狰狞口器。
林中小屋头皮发麻。
在法式军礼和战略转移之间考虑了一瞬之后,他得出了最稳妥的解决办法,反手拔出了身旁插在地上的长刀。
向着前方斩落!
可那蹩脚的架势,就连黥面腹腔中的黑暗都忍不住嗤笑出声——这就是丹波之王的学生?这是哪里抡烧火棍的架势么?
你仿佛是在逗我笑!
可紧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有凄白的铁光从空中浮现,纵横交错,一闪而逝,无数燃烧的触手拦腰而断,剧烈的痛楚扩散。
而纷纷扬扬消散的黑色火焰和飞雪之间,林中小屋抬起面孔。
原本灵动而透亮的眼瞳在迅速浑浊黯淡。
遍布白翳。
瞬间,自懒散的少年化作了垂暮的老人,可是却有凌厉无匹的锐意从那一道眼眸中迸射而出,睥睨着世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