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七十九章 調虎離山看書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大战结束,曹操率领残部,耗费偌大精力,终于得以突围离去。
“传令下去,全军追杀,谁能取回曹贼首级,封万户侯!”
刘赫一声令下,早就杀红了眼的汉军将士,个个奋勇当先。
“大哥,黑王战死,你且在后方压阵,三哥血仇,当有小弟与五弟、二哥,一同去报。”
张勇面色悲愤地说道。
刘赫正待说话,一旁的荀攸也劝道:“陛下身系社稷之重,不可亲身犯险。曹贼已是败军,胆气全无,麾下大将,更是死伤大半,不劳陛下亲往。可留下高顺将军,协同姜桓将军,打扫战场,陛下与刘备、高顺等诸位将军,领兵在后方徐徐前行,由关、张、朱、赵四位将军,各自带兵为先锋,但能追上曹军,将其拖住,待陛下大军赶到,自可一举全歼。”
此言一出,关羽,张勇,朱烨,赵云四将,都一脸殷切地看着刘赫。
刘赫强忍心中哀痛,只得点头应允。
四人领命之后,没有片刻迟疑,当即率军,全力追赶。
前方数里之外,曹操等人,个个惊慌失措,夺路狂奔。
曹操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只见身后关羽等人,穷追不舍,根本没有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
“可恨,他们追击太过迅猛,便是想要布些埋伏,也毫无机会,莫非今日果真要命丧此地不成?”
曹操想到此地,又看了看一旁安置在板车上的郭嘉遗体,心中悲怆万分。
“看来奉孝临终遗计,我没有机会去完成了……”
身后远远传来朱烨的怒吼:“曹老狗不要跑,让我锤烂了你,不要走……”
黄忠气得须发虬张:“竖子大胆,看老夫去擒他。”
他一提凤嘴刀和自己的宝雕弓,便要回身去战朱烨,却被曹操喊住。
“汉升不要去了,你虽然武艺超凡,箭术精湛,却绝非那朱烨对手,何况还有关羽,张勇,赵云在侧。此战之中,元让,妙才,子和战死,还有于禁、乐进、李典、蔡瑁、张允、黄祖、毛阶、吕虔等大将,皆因我之无能而死,此曹孟德之罪也。”
他看了诸将一眼:“今日曹某注定难逃一死,何必连累诸位?尔等皆有安定天下之才,倘若归降刘赫,当可得重用,但以曹某一人之性命,求得诸位平安,曹某也当甘之如饴也。”
众人闻言,大为动容。
“主公何出此言?大丈夫岂有侍二主之理?今日我等死战一场,能突围自是最好,即便战死当场,也绝不屈膝投降。”
曹仁最先开口,其余众将也纷纷表态。
曹操却摆了摆手:“唉,何必要做无用之争?曹某已是必死,再连累诸位,实在是罪孽深重。”
这时,一员大将来到曹操跟前:“主公,今日一战,我荆州将士,非死即降,只剩下末将,魏延将军,黄老将军,还有这不足八千残兵,实在无颜面对主公。不过主公休要忧心,关羽,朱烨等辈,我视如草芥尔,但有我邢道荣手中这柄大刀在,定能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退了追兵。”
魏延嗤笑一声:“哼,好大的口气,你若有此本事,之前战场上怎得不见施展?”
邢道荣不以为意,理直气壮地说道:“那是他们总不来向我挑战,我这战马又是笨拙,如此乱军之中,难以追上他们,哼哼,定是关羽等人久仰我的大名,故此躲避尔。”
说罢,他对曹操抱歉道:“主公放心,待末将前去,取了关羽首级,再退了敌军,保得主公无恙,以彰显我荆州将士一片忠心。”
一番话说完,邢道荣一扭头,直奔朱烨而去。
“邢将军……”曹操呼喝一声,却是来不及阻止他。
邢道荣手舞大刀,冲着朱烨喝道:“朱烨小儿,识得荆州上将邢道荣否?”
朱烨愤怒的面容为之一愣:“邢道荣?哪儿来的宵小,敢来送死?”
邢道荣轻蔑一笑:“哼,无知小辈,今日教你知道我的厉害,莫说我欺负小辈,我先让你出锤,三锤之后,我再出刀。否则,若是我先出手,就怕你没有还手机会了。”
朱烨被他的这几句大话,唬得一愣一愣,回头看了看赶来的关羽等人。
“二哥,你可见过此人?”
关羽横眉怒对:“哼,何方的鼠辈,自来讨死,看我斩他。”
一提青龙偃月刀,作势就要上前,朱烨赶忙叫住。
“二哥且慢,你已斩了夏侯惇,小弟这一肚子怒火,正愁无处发泄,合该那此人发个利是,也好为三哥之死,讨得几分利息。”
他双锤一挥,直奔邢道荣而去。
邢道荣十分不屑,胸有成竹,抬起大刀,便要向前挡去。
锤刀碰撞的一瞬间,一片火星溅起,紧跟着那柄大刀瞬间弯曲。
“这……”邢道荣震惊万分,却只来得及喊出这一个字,朱烨的大锤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噗……”
一颗好大的头颅,直接被拍得炸裂开来。
朱烨有些意外:“嗯?这么弱?”
他甩了甩锤子上沾染的红白之物,一脸嫌弃。
“五弟不要玩闹,快追曹贼。今日不止要诛杀贼子,还要夺回三弟的遗体,万不可耽误。”
关羽喝斥一声,策马从朱烨身边跑了过去。
“二哥等我……”
曹操恨恨地一拍大腿:“唉……可恨的朱烨,又杀我一员大将。”
这时,曹洪目光坚定,说道:“主公,眼下情势危急,要想脱困,只有一法。”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曹操不明所以:“子廉也有计策?”
曹洪看着他,说了一声:“只是要委屈主公了。”
曹操一脸莫名,正要发问之时,却忽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紧跟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子廉,你做什么?”曹仁怒喝道。
曹洪却直接上手为曹操卸甲:“前方十余里出,穿过一片峡谷之后,道路便会分叉两边。我与主公身材相似,只有我假扮主公,到时领一队兵马在后方干扰视线,你等带着主公走右侧小路先行,关羽等人追上之后,我再从左侧大道而去,关羽必不疑有他,全力来追,如此方可保住主公安全脱险。”
众人大惊:“这如何使得,此乃必死之计,子廉你怎可……”
“不要再多说了!”曹洪直接厉声打断了曹仁:“如今尔等复有何计策以应对?”
众人一时语塞,曹洪说道:“这便是了,快些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