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全職藝術家》-第六百一十七章 太陽與月亮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这是什么神仙感情啊!”
工作室内。
罗薇看着林渊,眼底全是小星星。
以前,她以为羡鱼和影子在竞争楚狂,所以满脑子都在考虑如何帮助影子拿下楚狂。
后来,罗薇知道羡鱼和影子都是林渊老师的马甲。
从来没有什么情敌!
楚狂和林渊就是一对!
于是很多感受,愈发的清晰了——
原来影子对楚狂的好,和羡鱼对楚狂的好,都是林渊对楚狂的好!
双倍的那种!
这次更是如此!
为了帮楚狂,林渊老师不但帮忙画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插图,现在还要用音乐再教训一次韩人!
是友情?
是爱情?
已经不重要了!
罗薇现在的脑海里已经出现林渊站在千军万马之前,拔剑四顾守护楚狂的场景!
不知道林渊老师有没有问过楚狂,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罗薇疯狂脑补着。
林渊当然不知道罗薇的想法。
他在跟金木吐槽:“好不容易让燕人喜欢我,现在好像韩人又不太喜欢我了。”
金木笑道:“那是因为他们还不太了解你。”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新洲加入合并,因为缺乏对前面几个合并洲的了解,总会闹出一些情况。
事实上。
每年新洲与前面几个合并洲的融合,都是在这种打打闹闹中促成的。
也许只有做过敌人,才会更深刻的认识对方吧。
齐洲,楚洲,燕洲,都是这么过来的。
尤其是楚洲和燕洲。
而在此时的网络上。
韩人已经开始叫阵了。
也不能说韩人忙碌乐观,主要是韩洲加入合并之后,韩洲音乐的表现,在秦齐楚燕还挺受欢迎的。
不少人都对韩洲音乐表示了认同。
不说超越秦洲,但也算得上是比较顶尖的音乐。
让韩洲和整个秦洲作对,韩洲没那个胆气。
没法比。
秦洲卧虎藏龙。
曲爹一个比一个猛。
但让韩洲只面对一个羡鱼,韩洲就没那么怕了。
哪怕是韩洲乐坛,虽然看到羡鱼有些心虚,但这部分心虚,更多还是怕羡鱼引出更多的秦洲音乐人……
这次的竞争不能做成地域之争。
如果咬死了羡鱼是代表楚狂狙击韩人,那韩人还是有胆子应战的。
这也是韩洲乐坛没有表态的另一个原因。
他们在观察。
观察二月份有没有秦洲的曲爹出没。
结果是……
没有。
曲爹们很默契的选择了避开二月,或者说是二月本就没有什么曲爹打算发歌。
“看来秦人对我们韩洲的音乐也是有忌惮的。”
有韩人忍不住这么想。
而韩人并不知道的是。
秦洲某曲爹本来是有二月发歌计划的,但看到二月有羡鱼之后,临时取消了。
“那条鱼邪乎的很,杨钟明都差点没制住他,我就不触这个眉头了。”
是的。
让曲爹忌惮的压根不是什么韩人,而是那条鱼。
……
韩人观察到月底,终于确信羡鱼后面没什么帮手了,一时间胆子大了起来。
“韩洲音乐无惧任何人的挑战!”
有二月发歌的韩洲一线歌手微笑着回应。
而后。
越来越多韩洲音乐人回应,表示二月份会用最好听的音乐来证明韩洲实力。
这些音乐人也聪明。
楚狂和羡鱼乃至影子,所谓的三基友俨然成了韩人心中的敌人。
确定羡鱼后面没跟人之后,他们回应的越早,在韩洲本土越是受拥护!
说到底还是了解的不够全面。
秦齐楚燕四个州,过去发生了无数的事情,过往有无数的作品。
韩洲加入大合并才一个月不到的功夫,又怎么可能对楚狂和羡鱼乃至影子面面俱到的了解清楚?
就算有了解比较深入的,但比较也是少部分。
少部分人的意志,是很难影响到大多数人之意志的。
对此秦齐楚燕笑的心照不宣。
说起来,秦齐楚燕四洲也有点学坏了。
他们明明可以狠狠吹一波羡鱼,让韩人知道,其实羡鱼在音乐圈的恐怖程度,可能比楚狂在小说圈还夸张……
但他们没有选择这么做。
他们甚至煽风点火,给韩人加油:
“这个羡鱼向来嚣张,上个月还挑衅杨钟明呢,结果被杨钟明狠狠的镇压了!”
“这人被称为小曲爹,懂了吧,小曲爹,毕竟只是小曲爹。”
“这个月羡鱼倒是拿了赛季榜第一,歌名叫《从头再来》,你们可以去听听看,是不是感觉就那样?”
“他的歌都是这种风格,你再去听听《最炫民族风》就知道了,这个楚狂的歌都是这种大爷大妈们喜欢的,俗气的很。”
“过年那会听到《好运来》了吧,大街小巷都在放,羡鱼写的。”
“……”
韩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还有韩人照着秦齐楚燕网友的说法去找歌听。
听完怀疑人生了。
这个羡鱼写的都啥歌啊?
广场舞神曲《最炫民族风》?
大街小巷洗脑全民的《好运来》?
这个月羡鱼的歌还登顶了,叫什么《从头再来》,这种歌听上去朗朗上口,但实在是没什么逼格,无非就是鸡汤歌曲嘛,给人感觉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
就这也敢挑衅我们韩人?
还要为楚狂报仇?
报你妹啊!
是我们被楚狂欺负了!
不是我们欺负楚狂啊喂!
不过你既然跳出来,那我们就狠狠教训你一顿,打不过楚狂,还打不过你羡鱼?
韩人来自信了!
这里说的都是大多数。
任何时候,任何人群,都分大多数和小多数,只是绝大多数时候,真理都掌握在小部分人的手中。
“完了。”
韩洲某个秦齐楚燕文化研究群里,某群成员发了个流泪的表情:“我和好多朋友讲羡鱼有多厉害多恐怖,他们完全听不进去,他们只知道羡鱼挑衅杨钟明,然后被杨钟明暴揍到哭着唱起了《从头再来》。”
也是巧了。
刚好这首歌就是当下的赛季榜第一名,刚好这又是羡鱼的歌,所以这首歌成全了很多韩人对羡鱼的第一印象。
该群里。
有人不解:“这个羡鱼真有那么厉害,能压制我们这么多顶级的韩洲音乐人?”
“你不懂。”
先前那个发出流泪表情的群成员又发了个泪流成河的表情:“我查过资料,以前楚洲就是三基友轮番上阵这么被揍过来的,你还不明白的话就去听听《梦中的婚礼》之类,顺便告诉你一个秦齐楚燕很有名的谚语:南羡鱼,北楚狂,影子在中央。”
影子在中央是后来有人补充。
但影响最深的,还是“南羡鱼北楚狂”这六个字。
二人在各自领域各领风骚,散不是满天星,而是太阳与月亮!
————————
ps:没有忘记《我们的歌》,写完这段就把综艺线收掉,今天收工啦,状态没回复最佳,回头给大家多爆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