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愛下-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範園酒宴讀書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老太爷张仁奎重孙子的满月酒那是开玩笑的?
整个上海的帮派里,接到请帖的,没接到请帖的,哪个不是巴巴巴的要前来参加的?
距离满月酒正式开班还有七八个小时,就已经有人到了。
什么这个堂的,哪个派的,一个个说起来都是如雷贯耳。
就连远在香港的杜月笙,也神了。
天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老太爷的大喜事,身在香港的他,也专门让自己在上海的门生送来了贺帖和贺礼。
老太爷在江湖上的名望地位也可想而知了。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ptt-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範園酒宴閲讀
满月酒定在了晚上。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范园的厨子下人就开始忙碌开了。
一车车的猪肉、一车车的水产品,老早就被运了进来。
到了下午3点来钟,已经陆续的有宾客上门了。
唱官唱起来的时候,都是某某堂的堂主,某某公司的经理。
负责管理整个酒宴的,是老太爷的儿子张启山和老太爷最得力的门生常池州。
只有迎来,没有送往,热闹无比。
“小刀会堂主陆魁新到!”
一听这个名字,常池州急忙亲自迎到了大门口。
一看陆魁新,常池州立刻毕恭毕敬地说道:“陆堂主!”
“十八爷太客气了。”
在张仁奎的徒弟中方,常池州排行第十八,因此见到他的人,不是称呼“常爷”,及时称呼“十八爷、十八哥”!
“不,不”常池州打量了一下,陆魁新一共带来了八个保镖,他来到张仁奎的府上,自然安心,而且也还不敢造次。
因此一进范园,他特别叮嘱过自己的保镖,不许闹事,要不然出了大事谁也承担不了。
今天的老太爷,似乎有特别的安排,给足了陆魁新面子。
非但请在了主座,而且常池州一指都在客气的陪他着话。
弄到后来,陆魁新有一些不好意思了,直说张启志要做什么只管自己去做。
“陆堂主,家师今天的一身,及时让我无比陪好陆堂主了。”
“十八爷,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陆”魁新虽然心里得意,可脸上还是一脸的谦虚:“您有事只管去忙,就不用管我这里的事了。”
“那不行。”常池州立刻接口说道:“这可是老太爷专门吩咐下来的。”
酒宴一共到了晚上六点来钟的样子才开。
这个时候,江湖只闻其名。,但却很少见到的老太爷终究还是出现了。
他一出现吗,所有人离开站了起来,齐声呼道:
“老太爷身日安康,我等晚辈祝老太爷长命百岁,年年岁岁有今遭。请!”
“多谢老太爷赐酒!”
这些人一说完,。人人都是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张仁奎的身体不好,只是微微咪了一口,放下酒碗说道:“今天,是老朽重孙子的满月酒,承蒙江湖上的那么多兄弟错爱,奔波而来,我这个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老太爷万寿无疆,寿与天齐!”
就看这些来的江湖人士,齐声吼道。
张仁奎微微笑着:“多谢,多谢,万寿无疆,寿与天齐,我想我是断然做到的,要不然不成了老妖怪了?”
席间传来一片笑声。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 txt-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範園酒宴閲讀
就听老太爷继续说道:“我张仁奎活了大半辈子了,也算是个轰轰烈烈,生平嫉恶如仇,尤其是看不得外邦欺辱我泱泱中华,所以即便垂垂老矣,闻听东洋人要挑战我们,还是义无反顾上了擂台。诸位,我张仁奎这个人,无他,只是一个中国人罢了。”
底下,陆魁新坐的有些不太自在起来。
他对老太爷是相当感激的,要没有他,自己早就被逐出青帮,没准还会受到四处追杀了。
只是,老太爷这个时候怎么会说出这些话呢?
可是,在老太爷的酒宴上,他是绝对不敢出声做出任何质疑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来参加老太爷的酒宴了。
张仁奎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那自顾自地说道:“这小日本对咱们中国发动了战争啊,我这心里看着疼啊。不光光是山河破碎,国家凋零,而是看着咱们身边的这些兄弟,我这心里不是滋味啊。
淞沪会战那会,咱们青帮的兄弟,几万人前赴后继,连命都不要。就说军统的苏浙沪别动队,咱们多少兄弟参加了,多少兄弟死在其中?我是老了,上不得战场了,可我还有一颗心啊,我这颗心,还是咱们中国人的心!
可又有一桩,有多少兄弟舍生忘死,就有多少人贪生怕死。咱们青帮里的英雄好汉多不多?多!可咱们青帮你的狗熊懦夫多不多?也多!有人啊,忘记了自己是个中国人,甘心当日本人的一条狗,咱看着,心里疼,疼得特别厉害,我就在想,咱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兄弟呢?”
陆魁新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今天老太爷说的每一句话每个字怎么听着好像都是在那针对自己的呢?
老太爷却偏偏正眼都没瞧他一眼:“有人曾经对我建议过,咱们青帮,该清理一下门户了,要不然牛鬼蛇神实在太多,但我总是下定不了决心。我就想啊,都是一门的兄弟,何必呢?没准这个人就会幡然醒悟,改邪归正了呢?
可我后来发现自己错了,他妈的……”
没错,老太爷张仁奎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骂出了一句“他妈的”:
“这些王八蛋的狗东西,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羞愧二字,随你怎么骂,随你怎么羞辱,他们只当没有听到。我脸上无光啊,真的,我算是青帮里目前辈分最大的,青帮出了这样无耻的汉奸,你们字说说,我乐意吗?”
底下一片鸦雀无声。
现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这一顿满月酒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老太爷张仁奎忽然冷冷说道:“也不瞒着各位了,今天请诸位来,一是我的重孙子的满月酒,二来呢,我还有一个小兄弟想要和各位见一下面。”
陆魁新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
可是,进来的时候,武器就已经被收缴了。
老太爷的宴请,谁敢带着武器?
还没进门的时候,武器早就上缴了啊!
老太爷对着外面喊道:
“兄弟,进来吧。”
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