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97章 你不是人?!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无名被锁喉按在围墙上,在池非迟翻上围墙的一瞬间,四爪齐上,往池非迟左手手背、手腕上挠出了四五道长血痕。
池非迟在围墙上站稳后,立刻换了右手拎着无名后颈,也没管张牙舞爪的无名,重新跳下围墙。
刚落地,飞过来的非墨就用嘴和爪子对着无名一顿揪毛,气恼发出喵喵声,“过份了啊!要不是你跟我家主人像,我才懒得管你!”
无名顿时觉得受伤,就算被池非迟拎着,四爪也疯狂开抽非墨,“非墨!你什么意思?”
池非迟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往外流血的血痕,默默把利爪亮出来,又默默伸到无名眼前。
“你是说我们的友……友谊……”无名发现非墨突然退开了,看了看眼前那只鲜血顺着手背和利爪往下流的手……
等等?爪子?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97章 你不是人?!展示
无名瞬间瞪圆了眼睛,凑近池非迟的指甲瞅了瞅,还伸爪子去碰了碰,发现不是骗人的道具后,视线顺着那只手一路移动到手主人的平静脸上。
熱門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897章 你不是人?!鑒賞
池非迟跟无名讲道理,“你挠不死我,但我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这是实话。
以无名那小爪子,就算挠到他脖子,他大概率能抢救回来,但以他爪子的长度和锋利程度,一爪子下去可以把无名开膛破肚,要是挠到脖子,那就可以考虑帮无名挑个好看的骨灰盒了。
无名愣了片刻,叫出的声音尖锐得变调,“你不是人?!”
池非迟:“……”
骂谁呢这是。
叫完之后,无名还是一脸‘卧槽,我想静静’的惊恐表情看池非迟,“你是什么怪物?”
池非迟没有回答,用爪子在无名腹部比划了一下,“不去医院,我就只能在你腹部挠一爪子了。”
“哼!你以为我……”无名的话顿住了,低头看着某人那只在自己腹部拉出一条血痕的爪子,“我……”
池非迟盯着无名的腹部,研究着从哪里下爪比较好。
不在医院,工具不全,还没有麻醉,很麻烦……
无名被盯得毛毛的,总觉得池非迟是认真在考虑怎么在它肚子上开个洞,稳了稳心神,“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跟你去一趟医院。”
如果忽略浑身炸起的毛,某只猫还是很有骨气的。
池非迟收起了爪子,“你之前有没有打过疫苗?”
无名直勾勾盯着池非迟的手,心里满满的好奇,完全忘了郁闷,“就是去医院打针,对吧?那我去过好几次,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你以前的主人的地址,我要你的疫苗证书。”池非迟道。
无名沉默了一下,“你先放我下来。”
池非迟蹲下身,把无名放到地上。
大不了再抓一次。
无名走进挂了塑料布的集装箱,没多久,又叼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出来,放到池非迟脚边,下巴朝塑料袋点了点,“不用那么麻烦,在里面。”
池非迟解开塑料袋上系的结。
塑料袋上有抓痕和咬痕,看位置和痕迹,应该是无名自己系过塑料袋。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897章 你不是人?!熱推
塑料袋里的东西不多,一本小册子,一个被挠过的旧毛线球,两只麻绳小老鼠。
池非迟翻开那本册子。
果然是一本宠物信息手册。
第一页是无名的照片,照片边缘还贴了一圈粉色带心形图案的胶带,在名字、主人名字、出生日期、几栏有着端正清秀的手写字,而购买地点和初期身体检查是另外一个人的字迹。
再往后几页是医院的疫苗接种记录,疫苗瓶上的便签、医生、医院的签名和印章都有,每一页还有一个墨水印上去的小号猫爪印。
这本册子很脏,小下角有沾到汤汁和浸过水的痕迹,而袋子里那些玩具要干净一些,没有留下但麻绳缝隙里还是能看到一些污渍残渣。
他大概能够猜到无名是从垃圾堆里把这些东西翻出来的,找地方洗过,不过那些麻绳缝隙很难清理干净,纸页浸水后也容易发皱、容易有污渍晕染开。
另外,册子上有很多抓挠的痕迹,大概是怕册子被抓坏了,痕迹都不深,却很多,一道道挠痕密集错落,就像是无名曾经烦躁、恨意、矛盾的烙印。
“那个女人把这些都放进垃圾袋里丢出来了,我就觉得以后可能会用上,”无名微微扬着下巴,假装以前疯狂翻那个女孩丢出来的垃圾、窥视人家生活动向的变态行为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副‘我的决定没有错’的傲娇模样,“现在果然用上了。”
池非迟看了看无名,没有说话,核对着上面的疫苗接种情况。
无名在册子留下一道道爪痕的心情,他或许是懂的。
人类家庭的常见宠物有猫、狗,这也是很有灵性的两种动物,但猫比狗更有‘自我’,在它们眼里,它们跟人类是平等、甚至是优于人类的。
很多猫对人的情感像家人也像恋人,发现人摸了别的猫会吃醋,发现自己受到怠慢会撒娇邀宠或者大发脾气,发现人做了它觉得蠢的事,会用极度嫌弃的目光盯着,或许一边嫌弃着,还会帮人。
出于这种‘平等’的自我意识,猫不会想狗一样一守就是一辈子,它们可能会向往别的生活、想出去浪荡好一段时间,被抛弃、伤害之后也很大可能不会再回头。
猫是一种敏感的生物,有的人养猫,会遇到猫抛弃自己出走、猫怎么都养不熟、猫管不住,除了每只猫性格不同、曾经的经历不同等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早期地位的确认。
在人欢天喜地接回小猫时,小猫是跟随陌生的人来到了陌生环境,内心充斥不安的阶段,这个阶段有长有短,之后就是小猫对新环境的探索,不单是探索环境,也探索跟自己一起生活的新生物。
它们在偷偷了解人类的性格,也会下意识地开始确认自己在新环境中的位置。
有的猫觉得主人是老大,有的猫觉得主人是小弟,有的猫觉得主人是奴仆,有的猫觉得跟主人平等,有的猫因为主人初期某个举动感觉到不舒服,然后再根据自身性格、成长经历有了自己的态度。
要是不去管猫的性格,只谈地位,那么——
如果猫觉得主人是仇敌,猫会躲避、疏远、离家或者进行报复。
如果猫觉得主人是老大,主人以后管教就容易一些,只要后期主人别让它觉得厌恶、排斥、害怕、敌视,只要它心情不是很恶劣,它都很乐意听话。
如果猫把人当‘小弟’的时候,随着相处,猫也会诞生一种类似‘情人’的奇怪情感——‘行,我接受他/她了,以后他/她就是我的人了,我护着他/她,他/她也要对得起我,不然我就生气’,真就跟谈恋爱一样。
而如果猫觉得同居的人类只是奴仆,那它很可能哪一天就会为了某个原因而抛弃某个看不顺眼的奴仆,当然,这种情况不多,相处久了总会有感情的,一开始的‘奴仆’观念会慢慢发展到‘它觉得你是小弟’的阶段,有一些猫离家出走完全是因为性格或者想要‘浪荡人生’的野性。
从宠物手册上的一些小特点来看,无名原本的主人应该是个年轻、有少女心、也喜欢浪漫的女孩子,这种女孩子不可能镇得住无名,但也不太可能被无名当成‘奴仆’或者‘仇敌’,对方在无名心里大概是‘小妹妹,我的人’这么一个概念。
这样一来,无名对曾经的主人就会有着类似‘恋人’的情感,虽然人猫都是雌性、也缺少爱情该有的欲望,但无名在对方触摸别的动物之后也会生气、吃醋,在对方抛弃它之后,也会像人类失恋一样痛苦。
那种爱恨交织、想离去却舍不得、想报复却又下不了手的感觉,还有最后断然离开或者选择下手斩断一切的轻松,无名明白,茧游戏中那个开膛手杰克明白,他也能明白,只可惜前世的情绪越来越遥远,他现在就算想回味一下曾经、当做生活的调味剂,也像有一张无形的薄膜隔断了内心,再怎么想也没法体会当时那种复杂煎熬的心情。
无名跳上木箱,等了片刻,又问道,“能用吗?”
“能。”
池非迟刚打算收起册子,就被无名叫住。
“等等!”无名伸爪子拍到册子开始的一页,顿了顿,将爪子挪到照片旁边的名字一栏,“这个怎么念?”
“文盲。”非墨嫌弃地小声嘀咕。
无名没管非墨,只是盯着池非迟。
以前它听不到,只能看到那个女孩嘴唇在动,之后它在一家店铺外见到过一样的字,却一直不明白她叫出的音具体是什么样的。
“雪糕。”池非迟轻声念道。
无名轻嗤了一声,清冷稚气的声音透着嫌弃,“原来是店里卖的食物啊,真难听,还不如我自己取的呢。”
“大概是因为你是白色的,跟雪一样。”池非迟没有附和,这就跟朋友对你抱怨人渣前任一样,在不确定别人的想法之前,别管人家怎么骂,贸然跟着一起骂都是不明智的行为。
“那这个呢?”无名的爪子又挪到另一栏,它在女孩书上看到过很多次同样的字,那应该就是那个女孩的名字,也是人类在属于自己的物品上留下的‘标记’。
池非迟看了看上面的字,“远藤智子。”
“也还行,我听过不少跟她名字类似的发音,”无名收回爪子,跳下木箱后,用爪子和牙齿配合着把地上的塑料袋系上结,“走吧,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