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相伴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石人冢降了!
这个消息,仿佛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神州。
至此,神州境内,压在人族头顶上万年,恐怖笼罩了整个大地的“三山四洞五水府”,除去已知是古战场遗迹的“三山”,其他皆被搬开。
四洞之中,将军墓灭绝,灵教分裂,虿国与石人冢归附神朝。
五水府中,澜江水府最早缔结盟约,天河水府次之,隐世不出。靖江水府被灭,云梦与黑河水府归降。
即便是神朝周边禁地,无论海眼、东海水府,还是草原上的血海、狼山,都全部消散在了历史中。
如今上古东洲境内,神朝独大,气势蒸蒸日上。
神朝百姓想起前些年经历的恐惧黑暗,不禁恍如隔梦。
然而紧接着,从阴间陆陆续续传来的消息,就仿佛一盆冷水,浇灭了神朝百姓修士刚刚升起的小骄傲。
阴间怪异、天外邪神、恶毒王朝、即将沦陷的世界…
张奎说要让神朝人族开眼看世界,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如今祥和一片的神州之外,是如此黑暗的现实。
“拼了!”
有乡间族老满眼热泪奋声疾呼,“我人族眼见有兴起之势,不能再跪下去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精彩絕倫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
“怕个球!”
有修士扛着剑往安庆州神屿城而去,“老子即便是死,也要死在阴间!”
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这些恐怖消息的传开,不仅没有引发恐慌,反倒是激起了神朝上下的雄心。
或许,当张奎传令“人族不跪”的时候,某些东西就已经开始酝酿。
石人冢的处理也很顺利,其府主石镜道人和大半大乘境陨落,剩下的也不敢掀风浪,老老实实接受安排。
于是,昆仑山神朝各个衙门,阴府神屿城,甚至各个灵山脚下的城市,人们开始经常能见到会说话的门板,给人引路的宫灯,来回穿梭送信的石马,守卫宝库的石人…
起初有些好奇,即便是妖族也很少见到这么多器妖,但很快就变得习惯,毕竟如今收复阴间,已经成了神朝头等大事。
……
阴间,金光洞矿坑。
黑雾冥冥,阴风呼啸。
呼~
炽热的太阳神火从镇魂塔上熊熊燃起,庞大的环形山脉,一尊尊镇魂塔如接力般陆续点燃,许多黑暗中的残垣断壁渐渐被照亮…
早已扩大数倍的通道外,密集的人群瞬间开始涌入,在星官的指挥下修整城市,重新探查矿道。
一座镇魂塔旁边,张奎静静看着眼前庞大的环形山,旁边一名玄阁老修士满脸笑容,“教主,没想到此地怨铜矿产如此充沛,即便是古仙朝和石人冢,也只挖了不到四成,神屿城内阴器怕是要大幅降价,这下所有人都能用得起了。”
说着,他奇怪地看了看周围,“不过也怪,周围毫无矿脉延伸,这怨铜像是凭空而来。”
“哪会凭空而来…”
张奎看着眼前的巨大环形山微微摇头,随即仰头看向了黑雾一片的天空。
这阴间的星空之中,怕是也有古怪…
玄阁官员见他似乎心情不好,也不敢多加打扰,连忙拱手告辞。
毕竟得了这矿坑只是开始,今后这里将建一座城市,将挖好的怨铜矿石运到巳灵山炼制,随后再送到神屿城。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熱推
如今神朝诸般事务繁多,人手一直严重不足,神道还特意发放功德,鼓励多生多育,反正现在有多少人都养得起。
张奎的心情自然是沉重,金光洞下经历的一切他隐瞒了下来,阴间混乱敌人无数算什么,若是让人知道仙路彻底断绝,不知有多少大乘境妖物会彻底绝望。
无极仙朝这招确实毒辣,相当于堵住了成仙途径,将所有仙人狠狠捏在手中,继而彻底掌控天地。
张奎敢肯定,若是仙朝还在,恐怕挥手之间,就能让他手下这些大乘境妖族集体叛乱。
更让人心寒的是,如今就连仙朝也已经毁灭,占据了法则的无寂天异变,那云海中的独眼黑影,恐怕绝不弱于那些星空彼端的邪神。
“狗日的!”
张奎不禁一声暗骂,他对无极仙朝的观感越来越差。
当然,种种困境反而激起了他的牛脾气。
既然没有路,那就想办法重新趟出一条路。
若真的不行,就使尽一切手段,将那长生仙王的无寂天彻底掀翻。
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
不过好的一点是,他对更高层的力量有了深入了解。
无论仙朝还是那些邪神,都是窃取了各种大道法则,借此搅动星空,掀起无数黑暗。
未来的路,究竟在何方?
就在张奎思索的时候,元黄忽然急匆匆穿过阴间通道,面色严肃,飞身向他赶来。
“教主,我们老府主说,时机已经成熟!”
…………
澜江水府,地下断层空间。
天地间一片昏暗,这是不同于阴间的那种黑暗,更接近于虚空。
而在死寂的沙石地上,大片业火红莲盛开,血色光华照耀,仿如幽冥地狱。
引人入胜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二百八十九章業火煉心,風雲將起相伴
“这便是本源之火?”
张奎瞪大眼睛,瞧着一片业火红莲中最大的那朵,其彻底化作了一朵血色莲花,莲台之上,一点黑红色的火苗微微晃动,仿佛随时都要熄灭。
身着破烂僧袍的老蛟妖已经显得更加苍老,他虚弱地笑了笑,“或许是你这神州大阵的原因,亥灵山壬水大阵万物收藏,本源业火竟提前培育而出,那佛母前两天还想挣扎,如今却已没了动静。”
“哦…”
张奎连忙向下望去,神光洞照穿过层层黑暗,只见那巨大的古族佛母已经生出了血肉,但却满脸绝望,看着浑身灵韵被本源红莲业火不断抽取,怨毒之气不断逸散。
“冢中枯骨,也想作祟!”
张奎一声冷哼,暗中吩咐太始,等此间事了,就来一次大型穰灾术净化,免得生出怪异。
老蛟妖咳嗽了一声,缓缓坐在了石头上,微微叹了口气,“老夫一生修佛,越发觉得这磐涅之境仿如幻梦,如今残留古佛尸皆化邪魔,还好有这业火红莲,焚尽一切,可以提炼出最纯净佛性。”
张奎沉默不语。
老蛟妖的计划,是提炼出佛母佛性,随后转世重修,借人族大势崛起,最终成佛。
张奎原本绝对有机会,但知晓如今的状况后,早已经不太确定。
大道混乱之下,仙道如同邪魔,佛道谁知道又会是什么鬼样子?
“你有心事…”
老蛟妖淡然一笑,“有什么事能让你这翻天覆地的张教主心烦,此地无人,我又将死,不如说来听听。”
张奎犹豫了一下,也不忍再隐瞒,将所有事情慢慢叙述…
老蛟妖虽为禁地之主,又直呼倒霉,但能舍弃前途,为神州生灵镇压佛母数千年,张奎真的不想隐瞒。
听完张奎诉说后,老蛟妖先是沉默,随即哈哈直笑,摇头说道:“原来如此,这漫天仙佛当真是个笑话。”
所以,他看向张奎,露出了森白獠牙,“老夫见教主豪气冲天,掀翻众多禁地,将羸弱人族带领至今,踏入天地棋局,故此托付转世。”
“但教主如今,却令老夫有点失望,这大道混乱,宇宙黑暗,众生皆苦,没人能逃脱,想那么多又有何用。”
“吾辈修士,历千劫万难方能求得大道,星空古神、荒古仙王…你又岂知他们的道,便是大道?”
“道为何,道无尽!”
“即便这大道混乱,也只是其中一劫罢了,教主哪一次不是无中生有,硬生生给人族劈开前路,如今难道怂了?”
“球才怂了!”
张奎哈哈一笑,大袖一挥弯腰拱手:“多谢前辈提点,我之道为变,既然如今大道混乱,那么老张的道就是将它变上一变,万物革新,方为天命!”
“好!”
老蛟妖豪迈一笑,扭头看了一眼本源业火,“时间到了,我转世后,定随教主身旁,看你如何变幻大道!”
说着,身形一闪,竟然扑到了本源业火之上,瞬间神魂便被冻结。
然而碎裂之际,本源业火忽然冲天而起,地面轰隆震颤传来一声声绝望的诅咒,而一道道黑光也被业火红莲抽出,血色火焰下,黑光扭曲消散,一点点祥和的金色光芒渐渐汇聚…
张奎神情变得凝重。
此时已到了最关键时刻。
佛性易炼,但岂是凡俗可轻得,老蛟妖要用自己的佛心在业火燃烧中,与佛性合为一体。
若无佛心,便是幻梦一场,顷刻烟消云散。
血色业火,灵动佛光中,只见老蛟妖即将溃散的神魂忽然盘膝而坐,捏动法印,原本狰狞的面容,也变得威严慈祥。
“众生皆苦,诸相皆空,万物颠倒,无生无死,心有挂碍,当度一切苦,当度一切虚…”
周围空间开始崩塌,业火红莲中的老蛟妖对着张奎淡然一笑,瞬间消失,一道金光划破天际,往沙洲而去。
张奎默默记下了地点,随后捏动法诀,张开大嘴猛然一吸,空间内的业火红莲,包括那朵蕴含了本源业火的红莲,全被一股脑吸进了腹中。
随后张奎也不搭理这即将崩溃的虚空,凌空盘膝而坐炼化。
本源业火难以琢磨,若不及时炼化,恐怕很快就会遁入虚空。
彻骨的寒冷仿佛要冻结神魂,张奎毫不搭理,任由身躯不断碎裂又重新聚合。
恍惚中,他看到了一幅景象:寂静黑暗虚空中,一朵难以想象,星河般巨大的业火红莲熊熊燃烧。
下方是尸体,各种各样的尸体,仿佛堆满了起了整个星空,怨毒之气充斥,但全都化作了业火红莲养料,周围黑暗中,是一个个惊惧而又贪婪的目光…
张奎猛然睁开眼,在空间即将崩溃时离开了这里。
等在水府内的元黄松了口气,微笑拱手道:“恭喜教主又得一重宝。”
他心情不错,已经知晓老府主成功转世。
“好说!”
张奎微微一笑,扭头看向了水府上空璀璨的星空。
红莲业火确实给力,如今天道混乱怨气丛生,本源成长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漫天邪魔皆不敢靠近,当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他老张得了一丝本源,就已经比所有人都迈近了一步。
想到这儿,张奎心中忽然一动,微笑道:“邪神的手段,老张确是能耍上一耍。”
说着,在元黄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挥手召唤出了神庭钟…
……
神屿城外,枯寂旷野。
一座座巨大的白骨化石中,一艘艘半掩埋的星船残骸旁,到处都有厮杀声响起。
如今谁都知道这里是试炼之地,神屿城的神游境保姆们也不再掩饰,不断放入阴间怪异,任由神朝修士厮杀锻炼。
“古兄,小心!”
一名剑修用阴器刚斩杀了一只怪异,就见黑暗中突然扑出另一只,向着手足无措的同伴冲去。
如今神屿城的排行榜已经公布,那是战队排行榜,不仅是荣耀,每期前十都有重大奖励,因此一个个战队迅速成型。
毕竟谁都知道,除了张教主那种猛人,其他人都要相互配合才能生存。
对付阴间怪异,诸般术法事倍功半,唯有剑修有了阴器后,战力直线增长,成为了绝对主力。
但剑修并不是谁都有资质,更多人则是修炼术法,在这阴间显得寸步难行。
就像此刻满脸苍白的古慕山,最喜五行术法,唯一学会的地煞七十二术就是吐焰术。
只是平常喷出的小火焰,给阴间怪异挠痒痒都做不到。
剑修大急,一声怒吼迅速冲来,这可是他至交好友,枯寂旷野虽有神游境守护,却也不是每次能及时赶到,这些天已经开始出现了伤亡。
看着扑上来的阴间怪异,古慕山满脸绝望,下意识捏动法诀,鼓起腮帮子一吹。
呼~
这次感觉似乎不一样,浑身都发冷,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喷出的火焰竟然成了血色,而那阴间怪异也被冻成了冰坨子,掉在地上哗啦啦碎裂…
与此同时,澜江水府内,元黄一脸兴奋哈哈大笑,“想不到教主竟有如此手段,我说什么也得学会吐焰术,有护神术护体,吐焰术攻伐,神朝也能和那邪神势力一争长短!”
“不急…”
“如今神屿城刚刚起步,阳世虽有神州结界,但也有不少隐患需要排除。”
张奎微微一笑,“饭要一口一口吃,传令下去,我要彻底扫荡神州,平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