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諸天大聖人笔趣-第1867章 千年河東,千年河西(求訂閱)熱推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九百多年。
也就相当于是一千年呗。
瑶池圣地的山门前,一群圣地弟子均是一脸震惊不已。
他们满脸愕然地看着张若禀。
主要是惊讶于张若禀以前的身份和地位,惊讶他还会回来,还是大张旗鼓的。
当然,对方回来的目的。
他们认为应该是认错,但归根结底是求饶。
或许是相通了吧。
毕竟是当过圣子的人物,心性过关,并且天资不错。
这样的情况下,导致人家潜力无穷。
知道瑶池圣地才是这片地域内修炼的大势力。
池塘大,才能养出真龙。
而作为曾经的圣子,很明显有机会化作真龙。
即便现在不是了。
往后努力修行一番,如果机缘好,说不定依然有机会化作真龙。
众圣地弟子们望着这位‘前’圣子,忍不住唏嘘不已。
任你天赋绝世,任你身份尊贵,任你未来的潜力无穷。
可面对圣地里真正的大佬。
依旧要喋血。
没有当场被抹去,可能都是看在多年的圣子情分上吧。
不少人心里嘀咕着。
反正每一个人看好张若禀的。
这时候,有认识老道士张若禀的人站出来,出言询问道:“张若禀,你还回来做什么?”
紧接着。
也有一些曾经的同门也开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说起来。
“张若禀,你不应该回来的。”
“当年你好不容易才离开,现在又回来做什么?”
“你回来一趟便叫多少人心生不满,你还回来做什么?”
“呵呵,你们大概都忘记了吧,他张若禀可还我们瑶池圣地的弃徒呢。”
“就是,区区一个弃徒怎敢来此,莫非以为我们瑶池圣地的刀不快了?”
“我觉得啊,人家张大圣子估计是想回来继续当咱们的圣子呢。”
“……”
一时间。
讥讽嘲笑者不知其数。
对他们来说,张若禀早就是被瑶池圣地抛弃的弃徒了。
虽然曾经是圣子。
也算是身份尊贵无比了。
但……
那终究是曾经,而不是现在。
现在圣地有圣子,天赋也不弱,所以你张若禀还回来做什么。
许多人不解。
不过,张若禀曾经是圣地的圣子,高高在上过。
那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圣地弟子们需要抬头仰望的存在。
也正因为如此。
当得知张若禀成为弃徒后,他们都会忍不住吐槽一句,讥讽几声。
这大概就是人性吧。
看吧。
曾经高高在上的大佬,本来潜力无穷的圣子大人。
凌驾于他们这些普通圣地弟子之上。
但现在呢。
还不是沦为弃徒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比起他们来还要更加不如,还要更加诡异莫测。
当然,把曾经自己需要抬头仰望,把那高高在上的圣子大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嗯。
似乎……
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至少,眼前这圣地的弟子们的心情是比较美好的。
他们认为这才应该是机会。
万一因此而被现任圣子看重,他们以后在瑶池圣地的路可就要好走许多了。
张若禀:“……”
众人的话张若禀都听在心里。
他实在是想不到,才走这么多年,这些曾经的同门就变成这样子了。
好看的都市异能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867章 千年河東,千年河西(求訂閱)熱推
于是。
张若禀忍不住露出一丝丝的自我嘲讽来,“果然,是墙倒众人推啊。”
像瑶池圣地这样的地方,天生就有阶级性,这里面的人天生就是分等级的。
一旦从高处跌落下来。
那肯定有许多人踩,可能其中就包括曾经捧起来的人。
他们也是刽子手。
“张若禀,你耳朵聋了吗?”
“我猜张大圣子肯定是来炫耀的,想让圣地看一看他是多么的出彩,以此来彰显出圣地眼瞎。”
“这话也不对,应该是‘前’圣子。”
“好一个前圣子,好一个张若禀啊。”
“可惜了。”
“……”
不少人嘲讽着,还一边替张若禀感到惋惜,感到可惜。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情。
张若禀这位瑶池圣地的圣子大概还是圣子,未来至少也是圣地的一位大佬人物。
抖一抖脚都会地震的那种。
只是可惜,后来发生一些事情。
更是让不少人觉得张若禀选择错了。
“我耳朵好着呢。”
张若禀淡淡地说着,苍老的声音很沧桑地传来,“当年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那你还回来做什么?”
有人说道:“外面更加自由自在,更加潇洒自如,虽说权势上比不过你在圣地做圣子的时候,但至少你还能活着,一旦回来你很有可能活不成。”
毕竟,圣地这种地方不是你想走就走,也不是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更不要说,这地方本来就争权夺势比较厉害,如同一个个的能量漩涡。
便是有千百般的手段也压制不住啊。
因此。
便有人好奇起来,这张若禀莫非是脑子抽风了。
所以才会过来的吗?
难道不知道,如今的瑶池圣地更加狰狞恐怖,也更加不讲人情味了。
“果然啊。”
见此情景,老道士张若禀仿佛早就预料到了。
他惨然地说道:“圣地弟子果然不一般,一如既往的没有人情味。
也是一如千年之前那般不讲道理,更是不近人情。”
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自己的目的和想法也没有错。
“错的只是他们。”
老道士张若禀喃喃自语地说道:“而我现在只是想回来做一点事情,想讨回一个公道罢了。
千年河东,千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对修行者来说。
哪怕已经过去千年之久的时光,也依旧仿若三年前一般。
换作地球上。
一千年前大约是唐朝左右。
足以有一个很长的时间维度跨越。
但对于修行者而言,这样的时间却不是最长的。
没错。
张若禀靠着一千年的时间,硬生生把自己的修为拔高了。
而且是一个很高的高度。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张若禀才有机会过来看一看。
并且准备讨回一些公道。
或许,曾经那些事情的对错也应该区分一下了。
“千年河东千年河西?”
“哈哈哈,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啊。”
“没错,确实是一个笑话。”
“咱们的‘前’圣子似乎还想做点什么,想找茬啊。”
“哼!他虽然天赋不错,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我等人依靠着圣地的资源,也不是白修炼的。”
“就是啊,他张若禀又算什么呢。”
“……”
哪怕只是一群看守山门的最普通圣地弟子,这个时候也想狠狠地踩上张若禀一脚。
谁让当年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机会去踩呢。
现在机会来了。
他们自然有机会去踩一踩。
至少,这样可以让他们的心情变得更加美好起来。
这也就挺不错的啊。
千年的时间过去了。
早已沧海变桑田,大家都变强了。
他们自然也不惧怕张若禀。
圣子,那也只是前圣子。
曾经的身份罢了。
现在只是一个邋遢不堪的老道士,圣地弟子们估计,张若禀在外面的世界里,应该也过得不怎么样。
否则,他也不会是这副模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