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84 自證清白熱推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许久之后,马车一直停在医馆外门口。
无拴则一直守在马车外面,直到等到胡蝶儿还有小青徒步走来之后,无拴才上前笑着提醒道。
“夫人,庄主,这独处的时光总是这么漫长,现在快到晌午了,你们还是早些出来吧!”
“出来就出来,有什么好着急的。”
乔墨儿一脸不开心的掀开车帘,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小拴拴,别整天催催催的,我和你们庄主还有些正事要做呢。”
“夫人,和云熙哥哥有什么正事,需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办呢?”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与蝶儿姑娘何关?”
乔墨儿下了马车,从马车上提回膳盒,就意气风发的走进了医馆,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非常罗曼蒂克的事情,才导致乔墨儿现在心情很好。
胡蝶儿看乔墨儿神气的样子,着实不爽,立刻掀开车帘,想看看韩云熙是什么反应。
“云熙哥哥,你们刚刚……”
韩云熙用手遮挡着脸,“蝶儿,非礼勿视,你还是先进去看小九。”
“云熙哥哥。”
胡蝶儿爬上了马车,想要看看乔墨儿是怎么对待韩云熙的,但韩云熙迟迟不肯放下衣袖,胡蝶儿还是不放弃,直到最后,韩云熙放弃了,才缓缓的放下了衣袖。
“云熙哥哥,你的脸……”
无拴也探过头凑个热闹,只见韩云熙的脸被乔墨儿不知何时已经爆扁成了猪头。
“夫人这个泼妇,竟敢打我的云熙哥哥,云熙哥哥你等着,我一定会抓她回来向你道歉的。”
胡蝶儿说完,便从马车上赶下来,立刻冲向了医馆小九的住处。
“小九,夫人今日和我告假,特意来看看你,还给你买了上等的鸡汤,你可别怪我们平日里都不对付,但是对外,我们可还是情同姐妹的。”
“是是是,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那怎么样呢,我照样还是在艺居阁生龙活虎,等我身体好起来,我还是会继续打败夫人的。”
小九靠在床上,同乔墨儿还有小青谈笑着。
“是啊,我等着你来打败我,赶紧把身体养好。”
乔墨儿说着,还把鸡汤从膳盒里呈了出来,并递给小九喝了下去。
胡蝶儿看到她们聊的那么开心,故意大声的敲打着房间的门,想通知小九自己来了。
“蝶儿,你来了。”
“是,我来了,我可没有别人那么好心,给你准备鸡汤了。”
胡蝶儿走到小九身边,挤走床边的乔墨儿坐下。
“蝶儿姑娘,你难道没有看见夫人坐在床榻上吗?还是说你屁股大了,没有长眼睛,竟敢挤走夫人?”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84 自證清白看書
小青警告着胡蝶儿,别总把自己当夫人自居,真正的夫人是乔墨儿,而非是她。
“她配做夫人吗?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殴打夫君犯了七出之条。”胡蝶儿夺过小九手上的鸡汤,“还有小九你这个蠢货,你以为她真的好心给你送鸡汤吗?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好心,她一直在害你。”
小九不解,小青也一头雾水,但该护着夫人的时刻,一刻也不会松懈,“你胡说八道什么,鸡汤是我从外面花高价买的,全程是我看着夫人将鸡汤放进了膳盒,夫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伤害小九?”
“你就护着你的夫人吧,反正这是在医馆,随便找个良工测一下不就知道了。”
胡蝶儿招呼着小厮,去寻个良工过来测一下鸡汤里有没有毒。
“不用了,蝶儿,我相信夫人不会害我的。”小九握住胡蝶儿的手,并抓住她要拿走的碗,“蝶儿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精华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384 自證清白分享
“你是不是傻啊,人家要害你,你居然还这么好心的原谅别人,万一你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了。”
胡蝶儿仍然固执己见,小九也强扭不过,乔墨儿拿过她们二人手上的鸡汤碗,放在了桌子上。
火熱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84 自證清白讀書
“不要着急,不就是一碗鸡汤吗?有没有毒,我们就在这儿等着良工,当着大家的面验一验便是。”
“夫人,这些人摆明着就是想要坑你,你要是真找人来验,岂不是自找麻烦,他们嘴里,可都没有一句实话。”
小青不愿意让她们查鸡汤,胡蝶儿看都没看,就说夫人在鸡汤里下了毒,那想必她们也已经买通了医馆的良工,到时候夫人只要着了她们的道,就得被她们牵着鼻子走了。
“夫人,蝶儿,你们都不要再为难小九了,这鸡汤小九我喝的无大碍,你们就不要浪费精力再找良工鉴别了。”
小九不想她们又因为这么点儿,芝麻烂谷子事,吵上一天半刻。
“夫人,蝶儿,小青,小九我已经乏了,还请夫人及大家移步他处,待日后我出了医馆,再与你们单独赴约。”
小九下了逐客令,乔墨儿原本也想着息事宁人,准备拎着膳盒离开,可胡蝶儿却不识相,硬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让乔墨儿难堪到底。
“不行,小九可以算了,我不能算,夫人刚刚对云熙哥哥都已经很不尊重了,现在又因为小九的事情,让我一忍再忍,我并不是好脾气,所以我今儿一定要让夫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得,乔墨儿看她这么执着的份上,决定还是好好的同她说道一番。
“蝶儿姑娘,你怎么知道这鸡汤有毒?”
乔墨儿坐在胡蝶儿对面,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鸡汤。
精彩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384 自證清白推薦
“凭感觉。”
“蝶儿姑娘,好一句凭感觉。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凭感觉,那医馆要良工又如何?军营要将军又如何?酒家要酒又如何?一切都凭感觉就好。”
“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明明是你先不讲武德,说凭感觉断定我会下毒,如果真的是我做的,那你一定会有相当充分的证据,而不是你现在的断章取义。”
“我没有断章取义,你不服气,找个良工过来验上一验,便就知道了。”
“何必那么麻烦?”
乔墨儿将剩下的半碗鸡汤一口气全喝了下去,她飒气的放下碗,用袖口擦了擦嘴巴,“胡蝶儿,你说,我和的可比小九多多了,你说我会不会死的很快?”
“你是疯了吗?”
“胡蝶儿,如果我疯了,那你一定也知道,是你把我给逼疯的,我只不过是好心来送鸡汤,你却怀疑我要害小九?”
胡蝶儿没有说话。
乔墨儿继续说话,“行,现在我把鸡汤全喝完了,如果我出事了,那么恭喜你,夫人的位置归你了,如果我没事,你一定要记得,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当然,道歉得很隆重,太普通的道歉我不接受。”
“那我就在这儿恭候夫人早点儿自证清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