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 葉惜寧-第十二章 幕後與幕後看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空气阴湿的洞穴里面,周围缠绕着巨大盘结起来的树木,一道人影动都不动的坐在树木做成的椅子上。
他两眼在黑暗中睁着,露出猩红色的光芒。
不多时,一个满身苍白,长着漩涡脸的人型生物出现在他的面前。
正是名为阿飞的白绝。
“情况如何?”
斑用猩红色的写轮眼盯着阿飞,询问那边的情况如何。
阿飞挠了挠头,本来想让斑夸奖一下自己打退敌人的事情,但看到斑这副严峻的神态,阿飞也不敢在这时搞怪,便认真回答道:“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家伙,但难缠能力倒是一流,让他们不小心跑掉了。”
“那对方的底细探清楚了吗?”
斑面色冷静下来,想要知道对自己下手的人,是哪一个村子的忍者。
他必须要搞清楚,究竟是谁发觉了自己的存在。
“根据现有的情报,对方不像是五大国体系内部的,而且也不是人类。一个是巨大的岩石怪人,还有一个巨大水蛇,比起人类,更像是通灵兽的存在。”
“也就是说,背后还存在着主使者的意思是吗?”
斑说完这句话,就陷入了沉思。
阿飞无声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察觉到幕后主使者的存在,但这种可能性很大。
“白绝,之前你和我说过,宇智波一族的部分忍者叛逃了木叶是有这件事吧。”
“是的,斑大人。”
白绝来到这里说道。
“在此之前,派遣到木叶的白绝全部被消灭,在这之后,你们才安然无恙的进入木叶调查。这件事也是真实的吧。”
白绝点头,的确如斑所言。
之前派去潜入宇智波族地的白绝们,全部都神秘失踪了。
直到宇智波发生了叛逃事件,事情才发生了转折。
斑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低声呢喃道:“真是有趣,如果说这是巧合,连我都不相信。”
巧合的成分太多了,这已经不是巧合可以解释清楚的。
对方肯定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只不过应该还没确定自己的身份。
“斑大人,您的意思是?”
白绝似乎明白了斑的意图。
“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叛逃木叶的那部分忍者,嫌疑最大。”
“要去木叶那里重新探索一下吗?”
“不,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木叶却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很明显木叶想把这次叛逃事件影响力压到最低。那些人的情报肯定是绝密,必须是高层才能过问。那种地方,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潜入进去的。”
斑摇了摇头,否决了白绝这个提议。
木叶的防御系统他很清楚。
外部的感知结界只是为了防御外敌侵入时,能够及时制定出相对应的战术,把敌人消灭。
但是情报部以及火影高层才能过问的资料室,防御系统都是单独存在的,和他过去在木叶的时代,已经大不相同。
以白绝们的能力潜入进去倒是没多大问题,但是如何出来却是个问题。
木叶暗部对白绝来说,还是很致命的。
被抓到木叶就会研究白绝的构造,泄露自己这边的秘密。
这种关键时刻,斑不想要节外生枝。
“那要怎么做?制造更多的白绝,在周围防护吗?”
白绝苦恼起来。
“这是当然的,柱间的力量我这里还有很多存余,我打算利用神树和柱间的肉块,再制造出几个特殊的个体。之前的战斗,对方可能是过来摸底的,等摸清楚我们这边的实力,下次就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了,而是给予我们这边致命一击。”
斑有这种强烈的预感。
“难怪他们打着打着就撤退了啊。”阿飞有点失落。
“那只是一方面,阿飞,你的情报已经泄露了。现在我们双方都暴露了一部分自己的底牌,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手上还拥有什么绝杀的牌。”
“那么即是说,我们这边也有优势吧?”
白绝天真的这样认为。
“不,我们这边劣势很大。”
“诶?”
“笨蛋,能够发现这里,就证明你过去的行踪,都被敌人掌握了。那个叫做宇智波带土的孩子,对方肯定也知道你的目的。事情更坏一点,长门那里说不定也暴露了什么。记得之前派去监视长门的一个白绝,也突然失踪过一次吧。”
斑冷冷看了白绝一眼。
听到斑这样说,白绝背上冒出冷汗。
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这边竟然暴露了这么多的重要东西。
带土还好说,因为并不是必需品,但是长门可是斑最重要的棋子,那里绝对不能发生意外。
“那……那斑大人,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白绝这下子彻底慌乱了,他们以前之所以如此镇定,便是因为他们这边完全在暗面,不易于被人察觉到。
一旦被人察觉到,而且还被摸清楚了一部分目的,这无疑是最糟糕的。
如果对方打算对那两边做什么的话,以白绝们和阿飞的力量,根本难以顾及。
况且,还要注意斑这边的安全。
虽然对方还未摸清楚他们的情况,但只要这样不断试探下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被摸清楚底细。
到时候……就真的危险了。
“原计划行动。”
“啊?”
“但要多放几个烟雾弹。”
“多放几个?”
“派遣白绝去其余的忍村,装作搜索情报,密谋什么的样子。混乱他们的视线和注意力。”
“这样行吗?”
“不行也得行,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培养新的白绝。另外,除非出了什么大问题,不要在我这边晃荡,你们的行动,会暴露我的行踪。你们去别的地方,伪造出一个据点,在那里埋上大量起爆符,如果敌人过去,就直接引爆掉。”
斑冷酷的下达命令。
至于爆炸掉的据点,会不会危及到白绝们的生命,斑一点都不在乎。
这些家伙本来就是工具一样的消耗品。
白绝自然也没有异议,对他们来说,倒下一个白绝,还有千千万万个白绝,生死根本不是问题。
“那斑大人您的安全?”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從木葉開始逃亡 ptt-第十二章 幕後與幕後
精彩絕倫的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愛下-第十二章 幕後與幕後閲讀
“之后我会进入神树的内部,隐藏起来。必要的时候,我会借助神树的力量来战斗。”
虽然憋屈,斑目前能想到的,只有这样的一个办法了。
“可是那样一来,您的生命力……”
“柱间的肉块里拥有强大的生命力,还可以继续利用。”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哪怕是万一,他也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
情况对他虽然不利,但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只要长门那边不出问题,他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接下来,就看对方的反应是什么了。
这样,他才能根据对方做出来的反应,思考出相应的办法来应对这些人。
见到斑主意已定,白绝知道接下来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可能劝阻斑改变自己的意志。
“阿飞你也跟着一起行动,我这边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你们的保护,对我来说就是暴露。”
阿飞点头。
借助柱间细胞和神树的力量,斑的力量虽然恢复不到全盛时期,还会衰减生命力,但短时间内战斗还是不成问题的。
即使是虚弱的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撩拨虎须。
而斑的话也对,白绝们在这里围绕着斑展开行动,只是在暴露斑的位置,除此之外,什么都干不了。
对方的潜行和隐藏能力,明显要高出白绝一截。
“接下来,你会怎么出招呢,来路不明的家伙……”
斑的写轮眼幽邃看向黑暗深处,坐在木椅子上呢喃。

回到鬼之国是一个星期后的事情。
为了熟练掌握仙术·生命再生这个奥义级的医疗忍术,花费了白石不少时间。
一次次让影舞者的影之刃,将自己弄成重伤,然后不断实验这个医疗忍术的治愈能力。
虽然无法做到无印,但白石相信继续熟练下去,无印施展这个医疗忍术,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施展这个忍术,需要消耗很大的仙术查克拉。
经过这些年的成长,自然能量无需担心,只需要随便吸收,就可以从自然界中吸收用不完的自然能量。
而查克拉量一直是白石的短板。
只是刚好达到了上忍查克拉量的平均线水平,说不定还要略低一些。
他的忍术基本都是在关键时刻使用,他用的忍术,基本都是耗量低、实用性高的辅助性质忍术。
加上不断创造出分身,也不需要自己提升实力,只要把分身的能力提升上去,然后反馈到自己身上就行了。
即使与影舞者融合,可以从影舞者那里借来查克拉,也无法施展多次仙术·生命再生这个医疗忍术。
以濒死状态的伤者为例,大概使用三次到四次就是极限。
所以,怎么样提升查克拉,与自然能量融合出更多的仙术查克拉,便是白石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
“活蝓,你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大幅度提升一名忍者的查克拉量吗?”
作为见证历史存在的活蝓,肯定知道忍界之中很多白石不知道的秘密。
例如增强查克拉的宝物和方法之类的。
跟着白石一起来到鬼之国的是活蝓的一个小型分身,大约有普通家猫这么大,软乎乎的趴在白石的肩膀上。
听到白石这么询问,活蝓则是回答道:“查克拉的提炼和个人的身体素质,以及天生的资质有关。血继限界忍者,因为有着优秀的血统,所以在查克拉方面,血继限界忍者普遍要远远高于普通忍者。白石大人并不是持有血继限界的忍者,那就只能从外物入手了。”
“外物?”
“例如尾兽之类的存在,成为人柱力。据我所知道的,尾兽如果能够与寄宿的人类坦诚相见,那么,就会成为完美人柱力,人类可以随意支配尾兽级别的查克拉。”
“尾兽是五大国持有威慑他国的一股重要力量,动了那些存在很麻烦。”
并非做不到,而是后续处理很麻烦。
五大国的忍村力量过于强大,他们之间再怎么互相争斗,也是他们内部的事情,绝不会允许外人介入他们分割利益的行列的。
以现今时代的技术水平,可利用的资源只能那么一点,五大国自然需要最好的,中立国其次,得到最差的便是那些小国。
尤其是草之国与雨之国这种夹在大国之间小国,处境更是堪忧。
“也并不是五大国才有尾兽,在第一届五影大会的时候,千手柱间将一头尾兽分给了不属于五大国行列的泷之国泷隐村。”
“那个被瀑布隐藏的村子吗?的确有所耳闻,因为地理环境偏僻,也很少受到五大国忍者战争的波及,国内局势相对平稳。”
也是五大国之下数一数二的忍村,实力不可小觑。
“是的。除了尾兽之外,这个忍村还拥有一种叫做英雄之水的东西,忍者服用之后,可以大幅度增幅查克拉。”
“还有这种神奇道具啊。”
白石沉思起来。
泷隐村拥有尾兽,他是知道的,但是英雄之水,他是第一次听说。
“这个我不建议白石大人使用。英雄之水的增幅能力确实很强,但会吞噬使用者的生命力,增幅能力虽强,但副作用也极为明显。”
活蝓的话,让白石对英雄之水的热情逐渐减少。
但兴趣还是存在的,找个机会,去和泷隐村的忍者接触一下,用价值相当的东西换一些英雄之水回来研究也完全可行。
“除此之外,还有可以增幅查克拉的办法吗?”
“楼兰的龙脉之力。”
“楼兰?我记得那个地方是在风之国境内,号称国中之国的地方,但听说好像已经没落了。”
白石陷入了沉思。
“是的。楼兰的龙脉之力,其实也是大地之脉,是由大地的自然能量汇聚,所异化形成的特殊查克拉。以白石大人对于自然能量的理解,驯服龙脉的特殊查克拉,应该也不是难事。”
活蝓这样说道。
“能量的总和如何?”
“虽然龙脉的力量相比上古时代干枯了不少,但达到尾兽级别应该是轻而易举。”
活蝓向白石继续提供信息。
白石点了点头,尾兽量级的查克拉,足够他来挥霍各种仙术,很多时候,也不会因为查克拉不足,导致战斗不利。
而且最重要的是,风之国的砂隐村如今正在和木叶战斗,国内的防御等级会上升,但总体留守风之国的力量是下降的。
这个时候潜入风之国去拿走龙脉的力量,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毕竟尾兽级别的查克拉,白石还是相当重视的。
拥有了这个量级的查克拉,分身的战斗力也会上升一个台阶。
因此,白石立刻下了决定,去楼兰之国,寻找活蝓口中提到的龙脉之力,将其利用起来。
白石走到窗边,正要松一口气,忽然看到窗外的场景,愣了一下。
“怎么了,白石大人?”
活蝓看到白石愣在原地,便疑惑问道。
它顺着白石望着的方位看去,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名披着黑色风衣,背后绣有紫苑花标记的情报工作人员敲门进来。
“白石大人,这是情报部门最新整理的情报,请您过目。”
放下资料正要离开时,白石立马向这个工作人员问道:“我离开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我记得那个方向是一座山才对,为什么现在山头突然没了?”
白石指着窗外可以看到的一处山脉,其中一座山的山头像是被人剜去了一块一样,消失不见。
白石记得很清楚,他离开之前,这座山的山头还健在,怎么出去了一趟,就突然消失了?
他应该没要求施工队在那里开工才对。
工作人员身体僵硬了一下,吞吞吐吐道:“这个……白石大人还是去问那两位大人比较好。”
我只是个传递情报的,不想要掺入这么危险的事件当中啊。工作人员心里紧张不已。
随意介入这几位大人们的家事中,实在是太危险了。
说完,工作人员动作迅速逃出了办公室,不敢再在这里多逗留一秒。
“……”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白石心里疑惑不已。
不过这关琉璃和绫音什么事?
白石走到办公桌旁,拿起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各类情报,开始阅览起来。
其中一份情报,引起了白石的注意。
“会木遁的白色家伙?”
白石呢喃了一下。
这份情报的来源是土将军和自己的水之分身水龙神鉴定而出。
追寻那些白色生物的老巢,结果遇到了会使用强力木遁的漩涡脸白色生物。
详细介绍了战斗的经过,以及敌人所施展出来的力量和能力。
最终得出结论,漩涡脸生物是非常危险的敌人。
常规小队遭遇,直接以逃跑为主,不可恋战。
最后还附上了漩涡脸,与其余白色生物的图片。
“白石大人,这些家伙是……”
活蝓攀附在白石肩膀上,自然也看到了这份情报,在看到漩涡脸和白色生物的图片后,它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是我在意的一个神秘势力的成员,这个势力对木叶和宇智波相当关注,我想要搞清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怎么,活蝓,你认识这些奇怪的生物吗?”
白石询问道。
“并不是认识不认识的问题,白石大人,这份情报真的属实吗?”
活蝓这样问道。
语气里透露出的慎重,让白石微微一怔。
认识这么多天,他第一次感受到活蝓的认真。
“属实,在我的实验室里还有着几个尸体样本。”
白石准确的告诉活蝓答案。
“没想到这个时代竟然还有残留。”
“这个时代?”
听活蝓的意思,好像这种生物,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白石大人,我之前和您说过神树的事情吧。”
“啊,你跟我说,神树过去把自然界的自然能量吸收,转化为查克拉这件秘闻。”
白石点了点头。
“这些白色生物,是上古时代的人类。”
“人类?”
白石露出诧异之色。
这种白色生物,他已经解剖了很多次,内部的生理系统他已经掌握,不要说人类,现今忍界已知的物种之中,根本没有与之匹配的存在。
“这种白色生物统称为白绝,是神树利用古代人类,制造出来的活体士兵。经过一系列的波折,这些家伙逐渐消失,我本以为他们已经全部都被人消灭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代出现。”
神树锻造出来的活体士兵?白石意外了一下。
总觉得上古时代的秘密,比自己想象中更要刺激。
“我之前捕捉到的白色生物,实力都很弱。这次这个漩涡脸的家伙,可以以一人之力,轻易压制住我两个分身的仙术形态,看来这里面也有个体很强大的存在。”
“神树十尾的力量不可揣测,那是忍界查克拉的起源。”
活蝓郑重其事说道。
“那么,活蝓,你觉得这些叫做白绝的活体士兵,在这个时代苏醒,会是什么缘故呢?”
白石想要知道其中的关联。
“我不是很了解,镇压神树的是六道仙人,我并未参与那场战斗。妙木山的那位或许会知道一点吧,它与六道仙人是生死的交情。但我不建议白石大人现在去妙木山寻找答案。”
白石微微点头。
从妙木山一系列支持木叶的行为来看,以及巫女弥勒那边的告诫,自己和这个地方,似乎天生犯冲。
自己可以得到活蝓的支持,是因为活蝓对于尘世间的一切,都看到淡然的境界。
尘世的权力,财富,力量,对它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相反,同为圣地的妙木山,却一直在过度干涉人类的世界,还有着深不可测的预言能力。
高高在上决定着人类的命运。
这种以既定命运的超然态度,来干涉万物发展规律,让白石心里感到异常不痛快,莫名有一种忍不住将其碾碎掉的冲动。
“既然事情已经浮现水面,接下来只需要顺藤摸瓜即可。”
“白石大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妙。白绝不可能自己跑出来,必定有术者在幕后操控,神树一旦重新苏醒,世界很可能灭亡。在此之前,幕后之人一定会先去收集尾……”
活蝓不是不相信白石的能力,而是神树的存在太过于危险,所以有必要提醒一下,免得到时候大意轻敌。
便在活蝓提醒白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敲门声都没有。
两个人直接推开门进入里面。
“白石大人,我在很认真的提醒您,请不要当做无所谓的样子。搞不好真的会世界大乱的。”
活蝓看到白石完全没有听它说,语气无奈起来。
“……”
白石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活蝓所说的事情严重性。
而是看到一脸冰冷的琉璃和一脸假笑的绫音,两人双双进来时,白石就意识到了气氛的紧张与压抑。
空气的温度瞬间降低。
像是一月底的凛冬,寒冷刺骨。
世界会不会大乱白石不知道,在这之前,他要是处理不好家事的话,今天就可能被这两人挫骨扬灰掉。
他离开的这些日子,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刚才自己看到一座山山头诡异地消失,工作人员吞吞吐吐没敢说明的姿态,白石心中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那座山头消失,不会是她们两个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