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上黨之戰 八分享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鞠义还真难缠啊!”张辽嘴角有一抹苦笑。
之前他多少还有些的小看这个莽夫,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河北第一将,还是有点能耐的。
“上将军,我有一个小想法!”闵吾突然说道。
“说!”
张辽看着闵吾,眸子有一抹的凝重。
他对闵吾,还是比较器重的,特别是闵吾的谋略在整个明军的军师之中,不说绝顶厉害,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
只是闵吾向来低调一些热议。
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过于张扬。
可现在是在战场,如果闵吾能有谋略把这一战的损失减低到最少,那么他就是功臣。
“我认为的,既然燕军认定了我们北部的进攻是虚张声势,那么我们何不弄假成真,虽然越过北线有些艰难,可昭明第三军的山野能力还是不错了,我们可以尝试越过东部的山路,直线进入的北城之下!”
闵吾仔细的说道。
这是他退回来的时候,突然的想法,现在就看张辽认可不认可他的想法。
他可以低调。
但是为将者,立功才是关键,明军以军功论英雄,如果没有军工,他甚至连坐稳这的昭明第三军的中郎将都有些难。
“这个想法不错!”
张辽听着,眸子闪烁过一抹明亮的光芒。
闵吾的想法是属于战场的一种迅速应变,战场是变幻莫测的,很多时候做的计划再仔细,最后也会因为一些因素而出现问题。
所以对于主将而言,战场上的应对,非常重要,能迅速应对过来了,反应过来的将领,才有资格成为名将。
“不过!”
张辽摇摇头,道:“时间上来不及!”
不是他不想撑闵吾,而是时间真的来不及,翻山越岭,越过去,五天打底都很难做到,而且这样会让体力消耗很大,休整几天,十天之内,想要发动进攻,非常难。
十天的时间,变局太多了。
如果这两不是上党,是河内活着河东,他都敢这么做的,可这里是上党,上党是如今正面战场的关键之点。
他没有十天可以浪费。
闵吾闻言,犹豫了一下,看着的张辽,问:“是不是战局有些我不知道的变化?”
以他来预算,十天还算是可以,一个月之内破长子城,十天是能损耗得起的。
“现在整个战场已经是一个变局了!”
张辽说道:“我不敢分兵!”
闵吾闻言,瞳孔变色,张辽把话说的这么直接了,他还感受不到其中的凶险,那么他就白活了。
“形势如此危险了吗?”闵吾咬咬牙。
“不至于!”
张辽笑了笑,活跃一下气氛,道:“目前来说,形势还是在我们,只是我个人感觉,这时候,不是分兵的时候!”
有些人,战场上的直觉很重要,张辽也对有这样的直觉了,说不上来一种感觉,却很多时候能救命。
“末将知道了!”闵吾深呼吸一口气,不再问下去,而分兵北击的提议也到此为止。
“考虑一下,如何破城吧!”张辽道:“闵吾,你回来正好,你和庞德给雷虎压阵,这几天我都让雷虎亲自进攻!”
张辽道:“目标就一个,那就是用最少的伤亡,来消耗他们最大的精力!”
他把指挥权给雷虎,倒不是说想要双拳打死老师傅,这种可能在战场上不多,下棋的人,始终必棋局之中的人,更加精明一些的。
他要的是把燕军主力给拖死了,只有把他们弄得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才有破城的信心。
其实张辽现在也能破城,但是他认为,还不是把秘密武器给用上的时候了,这时候,他还需要等。
……………………
两日之后。
长子城。
城上城下,硝烟弥漫,鲜血的气息能荡然数十里之外。
血战至此,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了。
特别是城中的燕军,在战斗力之上,在韧性之上,在兵器质量之上,在战阵对战之上的,在士气之上,方方面面都不如明军。
被打的很惨烈。
鞠义数次亲自上战场,才挽回局势,但是即使如此,之前打出来的那点士气,也基本上耗尽了。
伤亡越大,士气越是低落,城头之上,已有些慌慌一片的感觉了。
“今日休战吗?”
鞠义看着城下,按兵不动的明军的,拳头悄然的纂起来了。
他还是低估明军了。
不是明军战术高超,而是明军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这样的战争,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很恐怖的消耗。
他们是依城防御的,本来应该是占领优势,可打起来的时候,明军还是压着他打,而且伤亡比他们少,气势比他们强。
连续两日高强度的消耗战之后,鞠义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甚至有了退兵的想法,不过没想到今日他认为最凶险的一日,明军却按兵不动了。
他有些捉摸不透明军的心思了。
“审配,你觉得明军在图谋什么?”鞠义求助审配。
“这个……”
审配苦笑,道:“将军,请恕我无能,没办法把明军主将的想法给分析出来了,说老实话,明军这一招,主要就是应对我们这些谋士的!”
一开始如果他还有些意识不到,那么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明军换将的这种做法,就是要出其不意。
他能算张辽的心思,但是算雷虎这种喜怒无常的人的心思,又没有太多的案例支持,根本无从入手。
雷虎想什么,他还真没办法猜得透。
“不管了!”
鞠义咬咬牙,道:“传令下去,清点将士,埋锅造饭,今日休息,养精蓄锐,决战估计很快来了!”
他能感觉得到,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当这种宁静出现,也就等于暴风雨即将来临,能不能扛得住,还真是不好说。
……………………
明军主营。
“数日激战,总算把燕军弄得筋疲力尽了!”张辽也捏捏鼻梁,感觉有些不容易啊。
这一战又一战的打下来了,那么他们悠着一点打在,最后的伤亡也不少。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明军就算精锐,在战场上,总归是需要付出代价,才能把敌军斩下马的,没有轻而易举的胜利。
“我们也有些精力消耗过度了!”
庞德苦笑:“继续在这样下去,我们能才撑得住多久,还真不好说啊!”
“现在就是斗意志的时候!”
张辽低沉的道:“战场没有这么运筹帷幄的,只有拼命,现在谁能撑得住,谁就会成为赢家!”
“上将军,那接下来,我们怎么打?”
雷虎拱手问。“今日休整,得给他们松一口气的时间,明日换将继续进攻!”张辽想了想,看着庞德和闵吾,最后他点了闵吾的将:“闵吾,明天你来执主将之帅印!”
“我?”
闵吾有些吃惊。
“就是你!”张辽笑了笑:“当燕军适应了我们凶猛如虎的进攻,突然改变风格,他们会迅速乱套的!”
进攻的风格连续之下,会给人形成一种影响,他们的防御也就会随之而适应这种的进攻。
突然之间改变进攻风格,那么立刻就会给这种防御带来的很大的变动。
张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倒是想要看看,鞠义能沉得住多久!”
在这种情况之下,鞠义肯定会的乱的,不过鞠义还是有能力了,他能不能迅速的收拾状态,转变防御的风格,那才是关键。
…………………………
翌日,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朝阳才升起来,明军再一次列阵在长子南城之下。
“咚咚咚!!!!!!”
浑厚力量的战鼓声音响起来了,一声接着一声,把将士们体内的热血给的燃烧起来了,一双双眼睛看着城墙。
“儿郎们,攻城!”
明军没有太多的花样,直接就进行攻城了。
“弓箭手!”
闵吾不仅仅多谋,在指挥上也有一定的经验,虽然他没有指挥过这么多的兵力,但是说到底他也是西羌王,这点适应力,还是有的。
他很沉稳,一开始的进攻,先试探。
“咻咻咻!!!!!”
一轮弓箭进攻之后了,城墙之上,出现了一些哀嚎声,不过燕军很快就调整了队形,把盾兵给调遣出来了。
“上弩床!”
“进攻!”
第二轮远攻。
“投石机!”
第三轮远攻。
连番消耗之下,城头之上,鞠义有些阴沉着脸。
“风格变了!“
鞠义非常敏锐的感觉,今天明军进攻的风格开始变了。
“的确变了!”
审配站在旁边,眸子深沉,凝视城外黑压压一片的明军阵型,道:“此人应该不是雷虎,他没有这么沉稳的进攻风格!”
“张文远到底想要玩什么?”
鞠义忽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了。
审配看了一眼鞠义,突然说道:“他想要了,或许就是你现在的状态,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他一语道破了张辽的谋算:“他是在针对你,所以没有亲自指挥,利用不同风格的主将,在利用强大的压力,让你心神不明,你一乱,咱们都乱了!”
“原来是这样!”
鞠义浑身一颤,瞳孔睁大,一双铜铃般的巨目闪烁凶芒:“他在针对性算计某家!”
越想越是有些气愤,怒火点燃在心头。
他咬咬牙,道:“某家现在就主动出击的,看看他如何应对!”
“不可!”
审配制止了,他对鞠义说道:“你现在的状态,好像就有些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你能出击,现在你出击,恐怕不是出击,而是寻死!”
一个主将,最重要的是心态,鞠义的心态,虽然没有崩,但是已经被弄乱了,只要一乱,很多事情就控制不住了。
这样就有可能被明军给带节奏了,节奏一错,以他们的战斗力和兵力,只有死路一条。
鞠义闻言,虽然依旧怒火在胸口,但是倒是有几分的冷静了,身边有一个审配这样的人,还是比较不错的。
他想了想,道:“那我们只能按兵不动,任由他们折腾吗?”
“现在为止,我没有破局的策略!”
审配苦笑:“我现在有些怀念田丰了,他如果在,这样的局,还是有机会能破的!”
鞠义沉默,他虽然不太喜欢田丰的性格,但是对田丰的本事,倒也是非常认可的。
“将军,他们能换将,不如你也尝试一下?”审配道。
“我何尝不想!”
鞠义摇头,道:“可明军能有独当一面的大将,可我麾下,那些校尉,谁又能掌控全局,掌兵可没有这么容易,稍有不慎,就会军心乱了!”
他不是没想过这一招的,但是也得有这样的条件。
这也从侧面映照了明军的强大。
明军不仅仅是中下层的将官比较完整,就算是中上层的将才也不在少数,相比之下,他们就差的远了。
这也和制度有关系,明军制度相对要完善很多。
“先撑住!”
鞠义咬着牙,眼眸通红如血,凝视城下:“某家都是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战争在僵持着。
本来消耗战就是这样的,打的就是一个谁先撑不住,伤亡在所难免,谁先撑不住,谁就败了。
………………………………
又过了两日。
张辽感觉,时机已经有些成熟了,燕军差不多被自己给折腾的没有什么劲了,士气更是低落了。
特别是今日之战,斩杀两千将士,明军伤亡不足四百余。
这可是爆发大战以来,最大的伤亡比例。
这也证明了一点,燕军的士气已经所剩不多了。
燕军和明军不一样,燕军将士更多的是利用职位,财帛所牵引,打胜仗了能得到更好奖赏,也能建功立业。
但是明军体制之内,有一个思想政治司,这个司部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将士们树立一个正确的作战观念。
信仰很重要。
信仰越强,士气越强。
明军的口号,为天下一统而战,为天下太平而战,为结束战乱而战,为百姓能过上好日子而战。
高大上的一种信仰,在给足了粮草,给足的粮饷之后,绝对能让这些将士们对其进行理想的追求。
能入伍为兵的,大多都是正值青壮年,热血沸腾的时候,谁不想自己的成为那种情怀高尚的人。
所以明军的信仰很强,士气自然就变得坚韧,不一定会所向披靡,但是有一点,能打不垮。
“从现在开始,吾重新执掌虎符帅英,各军将士,闻军令而不尊,斩!”
张辽下令:“三军准备,今晚夜战,胜败在此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