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七十八章 握手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多行不义必自毙?蒋白棉眼眸微转,笑了一声:
“看来他做了不少坏事啊。”
老陈边低头处理食材,边沉声说道:
“他为了自己的军火生意,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对于蒋白棉待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做菜这种行为,老陈一点也不恼怒,因为这完全符合警惕教派的教义:
始终保持警惕,不能盲目信任。
需要吃到肚子里的东西,肯定得亲自看着,不能给厨师搞鬼的机会。
这么闲聊中,老陈做好了一份又一份菜,而每做一份,他都会当着商见曜等人的面,夹上一筷子,塞入口中。
对此,他的解释是:
“我不试菜,你们敢吃吗?”
“敢。”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已是拿出了几个塑料小瓶。
这都是从急救箱内分装出来的药物,包括但不限于“生物清洁片”“中和剂”。
面对这戴着猴子面具的客人,老陈无话可说。
还好,商见曜向来思维跳跃,已是改变了话题:
“这对胃不好。”
“?”老陈茫然。
蒋白棉叹了口气,帮忙解释道:
“每次来客人,你都得把菜试一遍,吃得又多又零碎,还总是超过饭点,对胃不是太好。”
老陈指了指自己的脸: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你以为我是怎么胖起来的?”
在灰土上,有资格胖的人可不多。
这一顿,蒋白棉他们吃得相当满意,虽然老陈的手艺只能算普通,而且存在滥用香料的情况,但经历过很多天的罐头、饼干和能量棒后,食物只要能达到水准,对“旧调小组”来说,都是美味。
“这个豌豆炖嫩羊肉不错,兼具了灰土菜和红河菜的特点,配米饭简直无敌。”放下筷子后,蒋白棉笑着赞了一句。
“独家秘方。”老陈略有点得意。
能在保持口味不变的情况下,让汤汁更多,且足够浓郁,是他慢慢摸索出来的技巧。
出了“无毒餐馆”,旧调小组乘扶梯下到底层,进了治安所。
韩望获已经从灰语人躲藏的区域回来,正坐在最里侧的办公桌后,就着日光灯,翻看一些文件。
如果不是他脸上有一横一竖两道较为深刻的伤疤,眉毛又很杂乱,看起来相当凶,龙悦红还以为回到了“盘古生物”,进了父母工作的地方,见到了他们的领头上司。
“中午好。”蒋白棉微笑打起招呼。
韩望获抬头望了他们一眼:
“坐吧。”
商见曜一点也不客气,立刻就从别的地方搬了几张椅子过来。
——韩望获的办公桌前只有一张椅子。
“你们是想问我今天上午调查的情况怎么样?”等到“旧调小组”全部坐下,韩望获“嗯”了一声道。
他注视的是蒋白棉。
这是因为他见过没戴面具时的“旧调小组”,直觉告诉他,蒋白棉才是团队首领。
当然,他也在商见曜的定位上犹豫过,可对方的表现成功打消了他的某些想法。
“对。这是其中一个请求。”蒋白棉含笑回应。
韩望获放下手中的资料,往后靠住了椅背:
“基本没什么收获,没人承认,也没有线索。
“如果我不是灰语人,我肯定会被直接赶出来。”
他隐晦地点了一下红石集的内部矛盾。
“你输了。”商见曜突然插话。
“嗯?”韩望获微皱眉头,表示不解。
商见曜认真说道:
“你承认自己是灰语人就算输了。
“大家都是人,不该搞小团体。”
韩望获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将目光投向了蒋白棉。
蒋白棉直接跳过刚才那个话题,提出了第二个请求:
“我们能借阅一些资料吗?”
韩望获的目光突然锐利:
“什么资料。”
蒋白棉笑道:
“过去几年内,因惊吓过度而死亡的那些案件的资料。”
这是在看是否有觉醒者或者能制造相应死因的凶手隐藏。
韩望获的目光从“旧调小组”四名成员脸上的面具一一扫过,末了道:
“你们比我想象得更,更聪明。
“这就让我有些费解了,聪明的你们为什么要接军火被抢任务,难道看不出来里面隐藏着很大的危险?
“或者说,你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也是个聪明人啊……龙悦红听得略感佩服。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蒋白棉巧妙回答道。
商见曜趁机帮她补充:
“作为大反派,还怕这么点危险?”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他们这个团队之所以接军火被抢任务,就是因为脑子都不太正常?我听说,越疯越聪明……韩望获警惕地看着对面四人,没有说话。
隔了一会,他才对戴凶恶男子面具的白晨道:
“神奇的是,你们队伍里竟然只有一个‘中级猎人’,而且还是你。”
“她是被我们绑来的!”商见曜做出解释。
白晨对这个玩笑略有点不适应,但以她的性格,还是没有说什么。
“你可以编个更合理的故事。”龙悦红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仿佛在赞美龙悦红配合默契。
龙悦红茫然之际,他笑着说道:
“我们用友谊和信任绑回来的。”
“噗……”蒋白棉笑出了声音。
白晨则抿了下嘴巴。
韩望获愈发不能理解对面这群人,只好叹了口气,指着身前那叠文件道: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资料。
“过去两年内,治安所没有接手过类似的案件,没有收到有谁惊吓过度死亡的消息。
“再往前推一年……”
说到这里,韩望获表情严肃地说道:
“有足足四起。”
“再往前推呢?”蒋白棉追问道。
韩望获摇了摇头:
“三年前治安所的管理很混乱,很多案件都没有记录,很多资料都丢失了。”
“你是三年前上任的?”蒋白棉有所明悟。
“对。”韩望获轻轻颔首,“但我问过一些同事,他们都表示三年之前肯定有,具体有多少就不太清楚了,而那些袭击过红石集的队伍里似乎也有类似死因的人。”
蒋白棉侧头看了眼商见曜等人: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白晨不给商见曜“胡说八道”的机会,开口问道:
“两年前那四起案子和赫维格之死存在关联吗?”
“最让我惊讶的就是这点。”韩望获将手里的资料推了过去,“这四起案子本身是存在一些共同点的,比如,死的都是灰语人,比如,他们要么对红河人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要么在相应的生意上占据了大头,压住了红河人,而这些是赫维格不具备的。“
蒋白棉接过资料,边翻看边随口念道:
“包轩,死亡时27岁,是灰语人里的激进分子,曾经在几次冲突里猎杀过三名红河人……死在长期躲藏的地下室内,好几天后才被他的妻子王贤发现……死因:惊吓过度……排查情况……
“后续添加了不少批注啊……你还在调查这几起案子?”
念了一会,蒋白棉抬起头,望向韩望获。
韩望获表情严肃地回应道:
“既然答应了做红石集的治安官,那我就有责任把凶手抓出来。
“至于他有什么背景,有什么能力,有多么危险,都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两年多里,我从未放弃。”
啪啪啪,商见曜又一次鼓起了掌。
“你不担心影响到自己的亲人?”蒋白棉好奇问道。
韩望获自嘲一笑:
“作为一个曾经的荒野流浪者、遗迹猎人,我早就没有了亲人,过去的同伴也在我选择当治安官的时候去了别的地方。”
“你没有妻子?”龙悦红敏锐察觉到了一个问题。
韩望获“嗯”了一声:
“等红石集的治安秩序初步建立了起来,我也有了积蓄,可以辞职了,再考虑。”
他话音刚落,商见曜已是朝他伸出了手。
韩望获茫然之际,蒋白棉叹了口气,帮忙解释道:
“你有目标,他也有目标,你愿意为此做出一定的牺牲,他也愿意为此做出一定的牺牲,所以,他觉得该和你握一握手。”
……组长被商见曜的“推理小丑”模式感染了……龙悦红旁听得一阵好笑。
韩望获虽然还是有点不能理解,但他能感受到对方的一番好意,也就没有拒绝,伸出右手,和商见曜握了握。
蒋白棉不再给商见曜发挥的空间,转而问道:
“也就是说,你怀疑赫维格的死和前面几起案子是不同的?”
这也不是不可能,之前那名凶手已安静了超过两年,最近说不定有类似的觉醒者出现——前提是,“惊吓”在执岁“幽姑”的领域,在警惕教派的涵盖范围内,要不然,概率非常低。
这一点有待确认。
“嗯。”韩望获又将另外一叠纸推了过来,“这是我梳理的嫌疑者清单,都是和赫维格有仇有利益冲突的。”
蒋白棉接过一看,发现第一个就写着:
“卡尔.斯特李,迪马尔科先生的管家,红石集最大的军火商人,正在和赫维格争抢雷曼这条线……”
她扫了一遍,微笑问道:
“有复印机吗?
“我们复印一份回去慢慢看。”
韩望获笑了起来:
“一个罐头。”
处在“联合工业”走私节点上的他们倒是不缺一些常见的机器,就是不那么普及。
等弄好资料,出了治安所,蒋白棉感慨了一句:
“我之前忽略了一点:
“赫维格弄任务找外来者,取信警惕教派,不一定是为了引爆矛盾,对付灰语人,还可能意在‘地下方舟’,意在迪马尔科……
“哈哈,这都是猜测,有待进一步调查。”
龙悦红随即询问起蒋白棉:
“组长,我们接下来从哪里调查?”
蒋白棉好笑回应:
“不是说了吗?先偷两天懒,看看特蕾莎之外谁会冒头找我们。”
说着,她又伸了个懒腰:
“走吧,回去睡午觉,也让商见曜多尝试下攻克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