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四百三十八 雨紛紛,癡情人(1)閲讀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谁的孩子谁心疼。小暖为了老关家能有后,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也没见她的婆婆多伤心难过。而现在呢?自己的儿子,少吃几顿饭,她就难受的不行了。“哎呀,虽然他好了,但是我这心里头啊,还是有些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找上门来。”阿姨一边盯着我,一边絮絮叨叨。
“可能是最近您没休息好吧,要不这样,待会儿早饭后,您去睡一觉。这样会比较好。”
“不行不行,我还是跟洋洋一起送你去车站吧。”
“没事的阿姨,等下我自己打车去也行。”
“我开车送你,”关洋站在洗漱间门外说。“妈,我吃好了。姐,我在卧室等你,你吃过了喊我。”
“好,去吧。”
他们的早餐,真是丰盛。小暖生前,每天早上也都是这样的待遇吗?小暖啊小暖,你干嘛要为他们生孩子呢?真是傻。你不知道自己的多大了吗?为什么不听劝,非要去冒那个险呢?
“吃,别停,多吃点。小贝啊,尝尝阿姨熬的粥,这个粥啊,可是我暖最爱喝的。哎呀,可惜了,要是暖暖在的话,该多好…”说着,关洋的妈妈又抹起眼泪。
“瞎叨叨什么呢?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真是个碎嘴子!”关洋的爸爸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说。“小贝啊,你多吃点,免得车上饿。”
“谢谢阿姨,谢谢叔叔。”我又看了一眼关洋的妈妈,“阿姨,小暖生前有福气,遇到了您这样好的婆婆。以后,您也别再伤心了,咱们都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的,行吗?”
“行!行!”关洋的妈妈不再忧伤,“吃个包子。我昨晚包的。我记得你口味儿,你就喜欢吃荠菜肉包子。你看,每个包子里我都放足了荠菜和大肉……”
车上,我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关洋妈妈的絮絮叨叨的声音。“以后好好照顾你爸妈。遇到合适的,再找一个吧!”我在说什么?我是在劝关洋吗?温暖可是我的妹妹啊!她也才走不到一年。我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姐,”关洋语气平稳,我以为他听了我的话会发火。没有,他表现的很是心平气和。“我都听姐的。”他看都没看我一眼。绿灯亮了,他猛踩一脚油门。
“就送到这儿了,你快回去陪你爸妈吧,别回去晚了叫他们担心。听姐话,以后好好的啊!”检票口,我与关洋挥手道别。他只微笑,并不言语。他也想我挥着手。“姐!再见!”他突然大喊。
我冲他笑了下,转身往站台走去。
这个车站,是祖国的铁路交通枢纽。每天有许多班次的快车、慢车、动车和高铁来来往往于此。它们,有的同一时刻在这儿交汇,有的一瞬间擦肩而过,更多的是你前我后,各自开往各自的终点站。
“有人跳下去了!”
“有人卧轨自杀了!”
火车的鸣笛声,急促的响着。
好奇驱使我往人群中挤去,往对面那个站台挤去。“好惨哦,NJ都被压出来了!”
“我…我好怕,我听到他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一个穿着很时尚的女孩,声音颤抖。“啊!头好痛啊,我忘不了他的样子,他一点都不害怕死亡。他像是有备而来一样。他的脸,真的好淡定。”
“别怕,别怕,有老公在呢,不怕啊,”她的老公将她的头虎仔自己怀里。真是一个有福气的女孩,她一定很善良吧?像温暖一样善良。
很快,警察、医生、护士,都朝这边赶来。他们咔擦咔擦拍着现场的照片。医生和护士上去,用白布盖住了那具应该还有于文的尸体。他是谁的儿子?她是谁的爸爸?他是谁的爱人?他又是谁的谁呢?
“让开!都让开!干嘛呢都?都让开!”警察在前,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抬着尸体在后。拉我夹杂在人群中,踮着脚尖,想要快些看到那个躺在担架上、白布下的人。医护人员吃力的抬着他往前走,突然一个趔趄,前面的那个医护人员,差点摔倒。好在他又继续站稳当了。“没事吧?”后面的人问他。
“没事,走吧。”
那么一个踉跄,担架倾斜了一下,那只手,就是那只手!“关洋!关洋!关洋!”我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关洋!是你吗?关洋!”我大声喊着,哭着。人们的目光都朝我看来。“医生,警察,他是我妹夫!警察先生,他是是我妹夫!”我大声喊着前面的警察。
他们驻足,“你们先过去。”他们示意医护人员抬着关洋继续往前走。“你跟我过来一下。”
“说说吧,死者生前有没有什么异常?”询问室内,两名民警,一男一女,他们一脸严肃。“这样吧,你先喝口水,缓一缓。”那位女的,给我倒了一杯水。
“半年前,我妹妹,就是他的老婆因为生孩子而亡,他这半年来一直都在家。昨天我刚到这儿,也是受他妈妈委托,过来劝劝他…”
“他怎么了?”
“他一直没有从丧子丧妻的悲伤情绪中走出来。我怀疑…我怀疑他应该是患上了抑郁症。”
“为什么这么说?
“昨晚半夜,他一个人到河边放灯,今早我提这件事,他像是不知道这件事一样。后来……”我在警察的提示下,一点点会一这两天关洋的一举一动。
“好了,谢谢您的配合,后续再有什么问题,希望您能第一时间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我会的。”
“我的儿啊!我的儿!!……”警局里,关洋的父母在大厅恸哭不已。“你好傻呀,我的儿,你走了,叫我们怎么办呀…啊!…”
“这是从死者身上搜寻到的遗物,”一男的将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小暖和关洋的照片、关洋的手机、一封信交给我。
“姐,替我跟我爸妈说声对不起。没有小暖,我真的活不下去。我要去找她,我必须马上见到她。姐,对不起,来生再见。”遗书里,短短几行字,看得我泪流满面。
“我的儿啊!我的儿!……”关洋的父亲,那个一辈子沉默寡言的老头儿,这一刻终于绷不住了。他一定是看过了自己儿子的遗容了吧,才会哭的这样伤心欲绝。
远远的,我望着他们老两口的身影,我多想上去劝慰一下,可是,我的脚,像是被黏住了一样,挪不开。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除了双眼哗哗哗的流着泪,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能为他们做什么呢?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我不懂。可是,接二连三的失去那么多亲人的痛,我懂。
这会儿,就让双眼尽情的流泪吧!过不了及多久,泪就会流尽的。那时候,心痛,都是无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