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晉階(求月票)閲讀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桀桀桀桀桀——’
梵音世家的和尚念经声中,笑声再次从黑雾之内响起。
黑雾越变越大,魔魂身影逐渐凝实,化为一个约摸三米高的人影屹立于半空里。
天外天以及帝国之中实力不够的人此时只觉得这笑声直震神魂,不少人当即盘坐,抱守心神。
“胸怀浩然之气,邪不胜正!”
就在此时,玄妙先生朗声大喝了一句。
他话音一落,儒家力量传扬开来,所有人耳中仿佛听到清朗的读书声,瞬时将这魔魂现世的笑声带来的影响消弥了六七分。
众人心中仿佛生出一股豪迈之气,游走于周身四肢百骸,很快将这种对于魔魂笑声之下带来的恐惧感又压了下去。
在玄妙先生的儒家之力相助之下,勉强能与魔魂力量相抗衡。
“好强的魔气!”时秋吾则是在魔魂现世的刹那,冷不妨也受其魔音笑声所震,吃了一惊。
不过他已经达到虚空境顶阶巅峰,距离入圣也只是半步。
反应过来之后很快抱守心神,自然不再受这魔魂笑声影响。
可此物魔气极盛,邪门至极,那魔魂一现身后,令他也感到了一丝压力,可见此物非同一般。
“化形……玄天灵宝!”
他说出这话时,表情怪异,心中既是因为又一件玄天灵宝的现世而感到震撼,同时又为宋青小的‘富裕’感到嫉妒无比。
玄天灵宝本身已经是稀世罕寻,但并不是每一件玄天级的灵宝都可以化形。
宋青小手持诛天,还有混沌青灯这样的上古神物在手也就罢了,竟然除了这两件宝贝之外,更是藏了一个如此大的杀器!
“这丫头,哪来这么多好东西……”
此时嫉妒的不止是玄妙先生,就连时秋吾都有些眼红了。
帝国时家之中,随同十一叔前来的子弟大多都是精心挑选的精锐。
虽说一开始受魔魂影响,但好在玄妙先生儒家秘术一施展后,众人勉强还能抵抗,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伤亡。
时秋吾见此情景,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
半空中的魔魂已经完全现世,它身上散逸出浓烈的煞气,已经凝结为实质,那黑气迎风而迎,仿佛披风一般,围绕在它身侧。
楚女所释放出来的黑气在它现世之后,已经被彻底逼退。
天空重见光明,可是微弱的光亮仿佛照不透魔魂所带来的阴影。
它所在的地方,带来无止境的绝望、阴暗,能勾起人内心最深的恶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他眼睛缓缓睁开,众人透过那一双宛如漩涡般的双瞳,仿佛已经提前窥探到了地狱的场景。
“这是……”
天外天玄都世家的阵营之内,掌权者强忍内心恐惧,目光落到了魔魂之上,仿佛想起了什么,又不敢确定。
“这是什么?”
一旁真武世家的人似是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不由问了一句。
“天道引。”
众人一听‘天道引’,玄妙先生等数人仿佛身躯都齐齐一震。
玄都世家掌控神榜,对于法宝、秘术等都十分了解。
这‘天道引’,也属于神榜上记载有名的宝物,品阶却并不定。
神榜记载之中的宝物,大多都有来历。
就连混沌青灯这样的神物,受成于天地,也是有记载的。
可偏偏这‘天道引’从入主神榜之时起,便无人可知其来历。
没有人知道它受何人所铸,从何处而来。
只知此物异常的邪门,无论是它的拥有者,还是它的敌人,对上它后都万分不幸。
此物魔气很深,随主人实力提升,吸纳阴气以及主人的寿数、血魂用以滋养自身。
等它到达一定品阶,便会现出魔魂之体,屠戮众生。
而驱使它的代价极大,需要哺之以精血、命魂。
与一般宝物认主之后便听从于主人号令不同,这‘天道引’与其宿主之间,似是互助互利的关系。
一旦它成长过快,便会反噬其主,恐怕会给其主人带来厄运。
相传,此物晋阶至魔魂真身之境后,可开幽冥之门,掌无上黑暗法则,可管世间生死之魂!
“灭仙佛,鬼神惊!”
玄都世家的掌权人脑海中闪出关于‘天道引’晋阶至巅峰境后的一句描述,越说越是心惊。
只是此物拥有者大多下场不吉,所以几千年前,便已经消踪灭迹。
“不过……”这位掌权者说到这里,又看着半空中出现的魔魂,隐隐有些吃不准:
“传闻中的魔魂之体,头上并没有说过有个‘青’字啊……”
只见现世的魔魂身体已经接近实影,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它额头之上一个极其显眼的‘青’字,令人实在难以忽视。
而它出现之后,并没有传闻之中与主人共生,需要她献祭精血才能驱动的样子。
玄都世家的掌权者皱眉沉思,又有些犹豫:
“兴许是我记错了也说不定……”
宋青小才不管青冥令是什么来历,她感应到魔魂意识苏醒之后,便在楚女现身之时,将其放了出来。
纯洁之心任务中,它吞噬了深渊领地凝结的煞气之后,对它极有助益。
此次进阶,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杀死此人。”
她手指被七号附身的楚女,冷声下令。
魔魂的笑声一滞,还未来得及犹豫,身体的反应远比自主的意识更快。
宋青小命令一下,它便听从号令。
只见它手掌虚空一抓,无数缠绕于宋青小身上的黑气便像是受到感召一般,往它席涌而去,被它虚抓于掌心,仿佛被拿捏到了命门。
它手臂一振间,那些黑气凶暴无比,反往楚女缠去!
“放开我——放开我——青灯——青灯——”
男女混合的尖叫声响起,黑藤自地底而过,将身影如鬼魅般的楚女包围在内。
楚女自然不甘受死,施放诅咒,黑气腾腾。
可她的这些术法异能,偏偏受制于青冥令。
在此令面前,鬼气受制,压根儿发挥不出丝毫战斗力。
黑云包围了七号肉身,那些缠绕着他的黑气也像是被黑藤压制。
就在此时,七号脸上鬼影一闪,一张充满怨毒的脸像是要弃七号肉身脱体而出。
可不等她逃离,那黑藤已经将她牢牢缠住,连同魂体、肉身,一并困锁在内,根本无法逃避。
“不……”
楚女口中发出一声尖厉无比的高呼,同时受她压制的七号也发出一声惨叫声。
魔魂掌心处凭空出现一个漆黑大洞,那大洞之中散逸出极为可怖的死气。
随着它一招手,黑藤缠束着楚女,飞速往那黑洞遁去。
黑气蔓延开来,将这一人一鬼同时吞并。
楚女的惨叫声戛然而止,黑气吞噬了这一人一鬼后,又缓缓合拢消失。
原本因为这黑洞出现而感到心悸的众人,面色不由又好看了些。
“那是幽冥之门……”
旁观的一清道长见到这情景,不由轻轻出声:
“果然是‘天道引’。”
化形之魔魂能在举手投足间打开幽冥之门,将合道境顶阶巅峰的鬼修顷刻吞并,可见其神通惊人。
不过一清道长毕竟已经达到半步入圣之境,虽说因为魔魂的力量而吃惊,但也并不如何畏惧。
这样的神物对于精神类、鬼邪修类的克制最为要命,他看了玄妙先生一眼,向两位师弟传音:
“东秦世家遇到大麻烦了。”
像玄妙先生这样达到半步入圣境的人倒也罢,无论是修为、心境都十分稳固,受影响不会很深。
可东秦世家其他的人便没这么幸运了。
儒家术法,本身就是以浩然正气御敌,境界远超对手,威力越是无匹。
但宋青小本身已经达到了虚空境,又手握这‘天道引’,还不知用了什么法门,好像并没有受此物反噬、影响的样子。
双方强强联手,足以将东秦世家的一些子弟压制得死死的。
儒家力量无法施展,东秦氏就正是应了一句话——手无缚鸡之力。
天一道门的人在看好戏,而这会儿青冥令将楚女秒杀之后,宋青小的目光眺望隐界的方向,将掌心中的耳饰收起。
今日不管后果如何,她也总算了结了一桩心中憾事。
“杀死这些人!”
眼前危机还在,宋青小的眼神转为坚定,对着魔魂冷声下令。
她血契了青冥令,魔魂自然想知道她杀的是哪些人。
只见魔魂眼中暗光一涌,额头‘青’字一闪之间,黑气从它身体之中散逸。
这些黑气化为无数鬼头,飞遁出去。
‘嘿嘿嘿嘿嘿——’
鬼头发出狞笑之声,每只气息竟然都已经勉强达到了分神之境顶阶巅峰。
虽说修为不高,可胜在数量惊人。
这些鬼头各个面色阴森,披头散发间,脸上戾气横生。
现场黑气滔天,鬼影重重之际——
范氏一族的人见到这些鬼影,表情就像是活见了鬼:
“范……范……”
还是一旁手持双斧的顾春行瞪大了眼睛:
“范河洋?”
眼前无数的范五现世,令得帝国范氏一族的人一脸凌乱无比。
才爬出棺材之中的一道鬼影此时满脸的煞气已经被惊骇所取代,看着眼前的一幕简直不敢置信。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
他是当初玉仑虚境中,被宋青小阴了一把,被抢夺宝物之后掉入九龙巢内作为献祭而生的范五。
当日按照神狱的试炼法则,他肉身虽死,但任务完成,所以魂体回归族内。
范家与鬼打交道,他身死之后魂魄转为鬼修,直到范氏长辈引领之后,才逐渐恢复神智,想起过往旧事。
化为鬼修之后,范五相当于一切重头再来,虽说有家族相助,但他对于宋青小却恨之入骨,一心一意要杀她报当日之仇。
所以此次缉捕行动,他也跟着现身。
原本以为此行必能一逞心中恶气,却没料到宋青小的进步神速,比他预想中快了不知多少倍。
只见那鬼影闪现,顷刻之间将这被夷平的小镇化为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范五正怔忡之间,一只与他面容相似的鬼头已经飞遁而来。
两者相遇,对方可凶悍无比,半点儿没有因为面容一致而口下留情的意思。
那鬼头之中发出尖厉啸声,震得范五阴魂不稳,正险些被吞噬之际,一只枯干的细手从旁边探了过来,将这鬼头拍落下地。
“呜……”
这枯细的手杆仅剩一层皮包着骨,可那皮却呈现出幽暗的光,仿佛经过打磨的铜皮,坚硬无比。
半步虚空境的气息展开来,范五身侧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比他矮了大半的干尸骷髅。
此时骷髅出声:
“还愣着干什么?”
那声音十分沙哑,仿佛钝锯切割着木头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老祖宗……”
范五这才醒悟过神,如临大赦,忙不迭的要再度爬入铁棺之内。
被他称为‘老祖宗’的干尸骷髅正是当年范家那位不惜以身入尸道,试图寻求突破虚空境的范家老祖。
他将自身活埋于范氏族坟之中,受范氏祖辈阴气滋养,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现世。
这一次却不知是何原因,竟然破土而出,并冒充晚辈养的阴尸,躲藏在了玄铁棺内。
此时他出现救范五,自然是因为这青冥令召唤出来的鬼头与范五相似,引起了他的好奇。
鬼头一被拍落,半空中的魔魂便转过了头来。
那干瘪的铜尸见此情景,眼中尸气一涌,半步虚空境的实力盛放开来,还未动手之际——
却见四周的鬼头疾速合拢,形成一个奇大无比的范五鬼头,冲着这范氏老祖的方向用力一吸。
狂风大作之中,那老祖身影刚要闪,身侧却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深渊,还来不及惨叫,便被吸入内里。
顷刻功夫,那深渊合并消失,转而魔魂手边又再度出现深渊,将刚刚被吸入进去的范氏老祖吐了出来,恰好被魔魂勾在指尖,晃悠不停。
干尸的脸色疾变,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魔魂束缚之后,大喊出声:
“世族同气连枝,时先生,救命!”
他若是不说此话,时秋吾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这会儿他一开口,时秋吾则是没有办法完全坐视不理。
“青小……”
虽说号称脱离世族,行事不受拘束,可这毕竟只是权宜之计,为的不过是不牵连世族而已。
时秋吾毕竟出身世族,与世族牵连极深。
这会儿范家老祖不顾颜面求救,他也唯有厚着脸皮求情。
时秋吾选择站在她这一侧,先前更是帮她拦下玄妙先生,宋青小自然是要卖他一个人情。
不过范家的人数次与她作对,令她厌恶无比,自然不能轻易将其放过的。
她略一思索,指尖一弹间,三个灰点便被她弹了出去,‘嗖’的一声落于范氏老祖的肚腹处,化为三只拳头大小的骷髅头牢牢咬紧,紧接着轻喝一声:
“放了他!”
魔魂一听这话,将手一松。
范氏老祖顾不得去细思她到底干了什么,一得自由之后,飞快的往范家的队伍方向爬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钻入玄棺,‘轰’的一声将棺材盖紧,显然再不敢嘡这趟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