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驕傲的蕭如是!推薦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陈生闻言,心头也是微微一震。
“李北牧不是已经回来过吗?”陈生好奇问道。
“上次,他只是为李谪仙助阵。”楚云眯眼说道。“这一次,他或许是为了他自己。”
陈生皱眉说道:“为了他自己?他想回国干什么?给李谪仙报仇?”
有关李北牧的一些消息。陈生了解并不多。
所以对局势的判断,也不可能像楚云那么深刻。
但楚云,却掌握了全部内幕。
包括李景秀所说的那番话。
李谪仙死了。或许比活着,对李北牧更有意义。
楚云的伤势还在恢复当中。
虽然不影响他下床,更不会耽误他走路。
但身体的虚弱,是扎扎实实存在的。
李谪仙的强大,楚云昨晚体会过了。
武道境界的压制,也是非常恐怖的。
哪怕楚云有独创的上帝之手,可在李谪仙面前,依旧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哪怕最后打败了李谪仙,甚至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他。可这种武道境界的差距,对楚云造成了极大的武道认知。
如果是让洪十三来施展这上帝之手,或许李谪仙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更能将上帝之手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进行碾压式的攻击。
一夜的暴风雨过后。
窗外阳光明媚。
午后的气温,也逐渐回暖。
楚云用过了药膳,听完了陈生对红墙乃至于整个燕京城的局势分析。他也基本做到了心中有数。
段阿姨给他打过电话。
无数与他相关的人,也都迫切地想在第一时间见到楚云。
但楚云暂时不打算见任何人。
他需要蛰伏,更需要暂时性的游离在这场内斗之外。
新老势力的对抗,不是楚云一手造成的。他也没能力去干扰太多。
长老会的重拳出击。
各大豪门对宋世英下场的忌讳。
都将成为这场内斗的引线。
楚云,完全可以暂时性地当一名看客。
静观其变。
“您谁也不见?”陈生诧异地问道。“包括段阿姨?”
“不见。”楚云摇摇头,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他很从容,也很惬意。
茶几上有香茗,有点心。
楚云打算好好地在医馆内调养一阵子。
除了会跟顶梁通电话,其他人,他一概不见。
哪怕是联系。也不打算发生。
但晚饭时间,一通电话却打了进来。
而且是楚云不得不接的。
不得已,他只好破坏自己刚定下的规矩。
“看你这接电话的速度。你似乎想要拒接?”电话那头,传来萧如是揶揄的嗓音。
她很刻薄,更是牙尖嘴利。
每一句话说出来,都格外的刺耳。
楚云叹了口气,说道:“我身负重伤,昨晚差点死在李谪仙手中。接电话慢一点,有可能只是我行动迟缓,体力不济。”
他的卖惨,并没有搏得萧如是的同情。
“不是没死吗?”萧如是口吻平淡地说道。
“我要是真死了。也就不会接你这通电话了。”楚云说道。
“不要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萧如是很冷酷,也很无情。
“那就说一些有营养的话。”楚云说道。
“李北牧将回燕京城。”萧如是径直地说道。“而且就在近期。”
“我猜到了。”楚云微微点头。“李谪仙已经被打废了。该他登场了。”
“你知道李北牧要回国?”萧如是问道。
“局势已经明朗化了。”楚云说道。“红墙内,新老势力已经在酝酿,大战一触即发。作为罪魁祸首,他李北牧当然不能真当一个围观群众。不下场,怎么显现出他的威风?”
“他不是为了显现威风。”萧如是摇头。“他是要做大事。”
“做什么大事?”楚云好奇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萧如是卖了个关子。
楚云耸耸肩:“您就为了这么点事儿,专程给我打电话?”
“顺便确定一下你到底死没死。”萧如是缓缓说道。
“我活的挺好。”楚云耐人寻味地说道。“我把我想做的事儿做完,我是不会死的。”
萧如是没有出声。
反而是径直挂断了电话。
庄园内,一片宁静。
此刻正是凌晨三点半。
但整个庄园,却并不漆黑。
就连登门做客的李北牧,也还没有离开庄园。而是留宿了。
有资格在庄园留宿的并不多。
李北牧的面子,也算是足够大了。
不过就算李北牧再强大。
他也不会在庄园内胡作非为。
更干不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儿啊。
其一,萧如是是有底气的。
其二,老和尚就在庄园内坐镇。
他李北牧再强大,也不得不有所顾虑。
萧如是挂断电话后,并没有急着睡美容觉。
而是来到了主建筑的巨大阳台上。
阳台正对海景。
可以聆听清晰的海浪声。
一阵微凉的海风拂面。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李北牧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老和尚当然不会现身。
他对这些大人物的阴谋没有半点兴趣。
他只是想余生陪伴小姐,陪她一同走下去。
“我儿子很少见的心慈手软了。”萧如是神清气爽地来到阳台,斜睨了李北牧一眼。“你欠我儿子一个人情。”
“我没有求他。”李北牧说道。“我也不需要他心慈手软。”
“看来,你想赖账。”萧如是玩味道。“是么?”
“在此之前,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李谪仙活着,比死了对我更有价值。”李北牧说道。
“这么说,我儿子反而做了件让你不高兴的事儿?”萧如是质问道。
“能保全李谪仙的命。也算是对我的一种宽慰。”李北牧说道。“毕竟,我没那么多有血脉的后代。”
“听你这意思。你不止李谪仙一个孩子?”萧如是倒是有些意外。她只知道林万里到处留下种子。却不曾想过,就连李北牧,也是如此。
“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李北牧说道。“并没有做太多的后招或者准备。”
“那你就是欠我儿子一个人情。他死了,你就绝后了。”萧如是很强硬地说道。
“你说是,就是吧。”李北牧没有争论什么,反而是很平淡地说道。“我下周启程回国。你回去吗?”
“我回去干什么?”萧如是反问道。“看我儿子是怎么碾碎你儿子的?”
她骄傲极了。
也放肆极了。
这场儿子之间的战斗,萧如是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