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笔趣-第二百九十九章 楚嵐怒氣閲讀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但是在一旁坐着,正在等候许多多开口质问的楚岚明显就不觉得这里有多么风雅了,也丝毫没有品茗的心情,再看着许多多这样,着急不满说道,“你叫我们到这儿,要说什么就说,这么一个人喝茶什么意思”。
他的公司每一秒都在损失巨额,所以楚岚才会一天两次的跑到许多多跟前,就为了眼前的一个机会。
只是楚岚这句话一出口,许多多还没说什么,紧挨着许多多而坐的唐元顿时就一个冷眼冲着楚岚看过来,看的楚岚身子都忍不住颤动了一下,似是震慑。
可是被震慑过后,反应过来的楚岚却又觉得心中羞恼,没想到自己多年后,居然还是会被这个人一个眼神吓到,难道果然如兰兰所说,要一辈子离不开这两个人,活在他们的羽翼之下吗?
突然间却听许多多呵笑一声,楚岚心中更加着恼,只觉得许多多肯定看到了自己被唐元一个眼神吓到颤抖了。
然而,许多多放下茶杯看向楚岚,“我能有什么事找你,应该是你有事要说吧!”,却一点也没有笑话之意,反而还客气的摆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楚岚心情又是疑惑,所以刚刚那声呵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今天过来的心思已经被戳穿,楚岚又迅速的让自己心思沉静下来,现在明显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几年中他能这么迅速的将公司扩大数倍,当然也是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办法。
楚岚突然笑了,秀气的五官笑的如沐春风,口气仿佛真的是看到很久不见的老友一般,“早上我在你家等你了一个上午都没见到,这不晚上了,刚好遇到了,这顿不如就我请”。
说着楚岚还按响服务铃,又点了些小食和茶点,边招呼许多多道,“我记得师姐喜欢吃这些东西,今日就多吃些”。
这一套行事下来,别说是许多多了,就是唐元都抬头诧异的看了楚岚一眼,这样官方又油滑的楚岚,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果然是长大了。
不过楚岚会这样的态度跟她们说话,确实也不得不让人觉得有些疑惑,然后两人又默契的往楚岚旁边的苏兰兰身上瞄了一眼,不由得许多多的眼眸中就带上一分沉重,再对着楚岚和苏兰兰就缺少了几分耐心,“别绕弯子了,你知道我不吃这套,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许多多直接了当的对着楚岚道,同时眼睛一错不错的落在楚岚身上,看他的反应。
果然,楚岚一下子就眼神有些犹疑的往苏兰兰身上偏了偏,许多多明明白白的看到,苏兰兰对着楚岚小幅度的点点头后。
再回过头来的楚岚,眼眸中就没有了刚刚的那种欢喜,声音也变得硬邦邦的,直接了当道,“好吧!你们猜的也没错,今天我来的主要目的,确实是想请你帮忙,让唐元不要再故意针对我的公司了”,同时说这话的时候,楚岚看向一边唐元的眼神有些不善,这次要不是有兰兰家的背景帮忙查,他还真的没有怀疑到唐元身上。
这一年来,唐元虽然拒绝了他的股份转让协议,但是他自认两个人还是高中到现在的朋友,却没想到,自己自以为是的朋友,却原来背后是插自己刀最狠的人。
原本周转不是很好的公司,就在唐元一次次的让人抢占资源,还不让银行给他们批复贷款,外加挖走不少骨干员工后,现在公司已经开始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
这一年来,他和唐元和关系因此越发恶劣,所以他就算知道了是谁在整自己,却迟迟不想直接上门求唐元,况且唐元以前是个多冷心冷肺的人,他又不是没见识过。
就他认知中,唐元可是从来都不会做无准备的事情,既然下手了,自然也不是自己几句话就能求得回来的,这世上,估计也就一个人能降伏的了唐元。
索性,他们的运气还是在的,许多多竟然及时回来了,他们的公司总算有了可以挽救的机会。
以许多多嫉恶如仇、又喜欢保护弱小的心思,必然是不会放任唐元就这么随意欺负人的,楚岚想。
只是眼下的情况,其实楚岚有点不确定了,许多多到底知道了什么,知道了多少,会不会偏听偏信了唐元。
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漫长,听了楚岚的控诉,许多多看着他凝视好几秒,随即才转头清淡发问旁边坐姿端正雅绝的男人,“哦?糖糖,你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语气是出人意料的认真和郑重。
顿时,对面楚岚、苏兰兰的目光也都刷的冲着唐元看去,想听听唐元怎么说。
唐元正在给许多多的杯子里斟上热茶,闻言动作只是稍稍一顿,然后动作依然行云流水般的优雅好看,直到满满的一杯茶倒满,才放下茶壶,又用干净的热毛巾一根根擦干净修长好看的手指,更衬得每一根手指都如玉般雕刻精致。
然后从进门来一直沉默的唐元,终于才说了第一句话,带着些高高在上的意味,“不过是商场上正常的竞争,算不上什么故意针对”,话说的很不客气,声音却是清清冷冷的好听,仿佛只是听他声音就是一种享受。
而后中间停顿几秒,当所有人都以为男人不再说话时,唐元却倏然将视线凝视到了楚岚身上,眼神倨傲又透着些蔑视,“况且,我记得卡达现如今的最高持股人是我吧!什么时候成了你一个人的公司”。
“你”,楚岚彻底被唐元的态度气到,这次就是苏兰兰也控制不了他的脾气,这一年来他和唐元已经是积怨太深,“是,卡达你是有40%的股份,但是你根本没参与过具体的运营,这几年都是我辛辛苦苦将它一步步壮大,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你呢?你根本一点都不在意卡达,回来之后说要参与就参与,说查账就要查账,凭什么”。
“卡达刚出来的时候,我到处跑合同、谈合作,那时你在哪?人家开始都不同意合作,我是一次一次的去,光是一家我就去了二十次,嘴角都磨到起泡,鞋都踩坏了好些双,还有哪些个山里,我去的时候很多语言都不通,也没有你们聪明,于是就一点点的学,然后才有了卡达”。
“后来你更是几年都在A国没回来,也没有什么消息,我就是想跟你联系都联系不上,你又知道那时候卡达经历了什么危机,都是我,是我一个人撑下来的。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可以买回你的股份,但是你不愿意,你说我经营方式有问题,所以你要收回经营权,但是你看公司里有人听你的吗?”。
“没有,他们都是跟着我一起打天下的,我们加起来的股份比你多,所以,你又不满了,现在又要一步步靠着唐氏来逼卡达退步,你这是想要卡达的命……”。
“是,我们是没有你聪明,所以你就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收拾了我们,所以你就一手撑天,不给我们活路,是不是”。
楚岚的怨气很深,看起来这几年心里没少憋着事情,这次一下全吐露了出来,到后面心情激动到声音都有些嘶哑,几乎就是吼出来这句话。
许多多和唐元都不懂声色的往旁边闪了闪身子,防止被他的喷出来的口水沾到身上。
但是显然他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说完唐元,楚岚又将矛头转战许多多,“师姐,我是一直真心把你当成师姐的,从第一次看你在比赛台上那种威武厉害的样子,我就将你当成我非常崇拜的人,因为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厉害又最善良正直的人”。
“我也想做一个像你那样厉害的人,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别人,可以跟你一样有能力去匡扶正义,所以我也跟着拜了杜斌师傅,也努力地想要学好,即使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你万分之一,但是我也很满足”。
“今天我却对你有些失望了,你去过师傅那边了吧!唐元也跟你说了什么吧!你应该已经信了,不然你刚才不会对我那样的态度,和早上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对我”。
“师傅我就不说什么了,他老人家现在是对我有意见,但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他老人家不至于说我什么。但是唐元,哈哈!他多聪明啊!他说什么,你真的就都相信吗?”。
这一刻,许多多心中确信,楚岚已经疯了,他脑子不止是不正常,而是根本已经疯了。
唐元也是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蠢货”。
苏兰兰已经以手掩面,场面已经完全收不回来了,心中暗恨,楚岚这个头脑简单的疯子,居然不按照他们的计划来。
“许小姐,唐先生,楚岚他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胡言乱语,希望你们不要真的放在心上”,放下手露出已经平稳情绪的秀丽面庞,苏兰兰还是强行想要挽回一波。
旁边已经发泄完的楚岚,原本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了椅子上,刚刚说的话耗费了他太多气力,但是这会儿听到自己女朋友居然还在低头。
又一把气的又站了起来,全身都是勃发的怒气,就要拽着苏兰兰往出走,“兰兰,不要再想着求他们放过了,我们有楚家、苏家、还有卡达的那些兄弟们,一定可以度过眼前这关的”。
被强拽着的苏兰兰,只觉得手臂都生疼,又挣扎不开,楚岚再怎么比不上许多多,好歹也是练了好几年的外门功夫,寻常收拾七、八个成年男子的实力还是有的,更何况苏兰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
“哎!楚岚,你放开我,放开我”,但是苏兰兰又哪里能挣扎的过,最终还是只能被楚岚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