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引動(求月票)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只是玄妙先生话音一落,天一道门的人并没有动。
“你们还在等什么?”
眼见东秦氏的子弟接连死去,玄妙先生也发了狠,眼睛通红放出狠话: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引動(求月票)讀書
“若有违逆,将视天一道门为背弃当年的祖辈誓约了!”
“师兄……”
两撇胡道士骂骂咧咧的道:“这不是逼我们忘恩负义吗?亏东秦氏还是以儒入道,读了这么多书,我看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一清道长面色阴沉,他既受制于先祖辈的共同誓约,不敢有负,可又不愿与宋青小成为敌手,一时间被玄妙逼得进退两难。
“有当年祖辈印记在此,谁敢不从?”
玄妙先生振臂一举,掌心所在之处,隐隐潜伏出一个灵光闪烁的‘盟’!
这是当年世族联合成立武道研究院时,各族先辈曾亲自以精血打下的独属于武道研究院的印记。
曾规定,这样的印记非得天外天武道研究院危急关头才可使用。
此令总共号召次数,只有三次之多。
众人记得,第一次此令出现时,是在当年屠灭神机一族的时候,没想到此时为了杀宋青小,玄妙不惜再动用此令一次了。
一旦‘盟’约出现,各家后人无论如何,必得遵守。
天一道门众人见此金光闪闪的大字,便都觉得周身灵力不受掌控。
那是打入血脉之中的印记,所属血脉子弟无法违逆。
一清道长摊开自己的手掌,果然见到掌心之内有字令闪出。
……
而此时,玄妙对天一道门下完令后,接着又说:
“太康氏诛杀宋青小,印空长老与东秦三儒将时秋吾引开。”
玄妙的话音一落,印空的眼中竟露出一丝解脱之色。
银狼先前闯入大阵,杀死法空长老的那一幕令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此时再见此狼,竟心生怯懦。
他的气势被压,根本已经不再适合留在这个战斗圈中。
太康氏五人被点名,无可奈何脱身而出,由印空长老与东秦三儒接手。
时秋吾正被太康氏的人打得狼狈异常,此时临时更换对手,既是有些气愤于玄妙对自己的小觑,又有些庆幸了。
太康氏的剑道属王道,霸道异常,哪怕他们已经收手,可依旧很难对付。
双方就算是十分克制,有意拖延,但时秋吾依旧受了些伤。
此时见到和尚过来,他双手合十,打了声招呼:
“印空大师。”
“阿弥陀佛。”印空长老也行了个礼,身上还带着先前大战时的灵力余波:“时施主。”
作为世族之人,双方此前也有打过交道,彼此是十分熟悉的。
此时虽说生死相斗,时秋吾也十分好风度的并不翻脸,反而笑着:
“我被太康氏的人打得已经落了下风,还望大师留手。”
他灵力虽说有所消耗,可毕竟半步入圣。
印空长老不过才刚虚空中阶,又被银狼吓住,此时战意远不如前,胆气也降了许多,听闻这话只是念了个佛号:
“惭愧,我已经滋生心魔,远不是时施主的对手,不过是奉命将你缠住,不敢说留手。”
即将交手的两人心里都十分清楚,时秋吾一个寿命将近的人,并不是武道研究院的目标。
议会想要的,始终只是宋青小罢了。
只要派出数名世族成员将他缠住,使得时秋吾分身乏术。
没有时秋吾的帮助,议会实力强大,拿下宋青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
太康氏被逼加入战斗,天外天的人气势一下又强大了许多。
兽群的一开始出现虽说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可天外天毕竟也人多势众,一反应过来之后,便不再像先前一样伤亡得如此厉害了。
天一道门虽说不情愿受议会摆布,可祖辈的承诺如山,一清道长是没有办法去违逆的。
情况一被控制,太康氏五位虚空境的强者一来,与剩余六空、玄妙、东秦二儒、真武世家数人,把宋青小与巨狼包围在其中。
宋青小感受到了压迫。
有了当年的‘盟’令压迫,哪怕是吊二郎当的太康武,也感应到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压力了。
所有天外天世族的人掌心之内,都浮现出一个金光灿灿的‘盟’。
这种来自于血脉深处的承诺之力,逼使着所有人听从玄妙的号令。
太康武的手臂不住的抖,他还想要与这种情况相抗逆,但自身的力量却很难完全压制血脉的力量,这使得他臭着脸骂骂咧咧,半点儿面子都不给玄妙先生留。
银狼庞大的身躯站在宋青小的身侧,一副蓄势待发之势。
宋青小借此时机,调整内息,衡量着双方实力的差距,以及算计自己逃出生天的可能性还有多少。
与八空长老的战斗时间虽短,可耗费灵力巨大。
虽说她破开了八空法像金身,但她施展‘兵’、‘者’二字令,同时再以灭龙之力相辅助,灵力消耗了五成之多。
如今她手中的底牌,魔魂已经现世,甚至为了牵制玄妙,分化自己的危机,银狼也被她召唤出来了。
诛天剑虽强,可太康一门加入之后,剑意必定会受到一定的阻制,她的手后已经不多了。
相比之下,天外天虽说损失惨重,可真正算得上损失的,不过是死于银狼口中的梵音世家的法空长老罢了。
她望着四周,因为双方动手,天外天死了不少人的缘故,许多人看她的眼中带着忌惮、畏惧、怨恨之色。
太康氏的人表情复杂,一个身穿青色武士袍的男人手正不住的抖,他以另一只手抓着胳膊,嘴中念念有词,像是什么疾病发作。
这些人都想要她死,想要夺取她手中的宝物。
时秋吾被印空长老缠住,天一道门的人也因为约定,无法掺与进这一场大战中。
“看样子,我是活不下去了。”
她伸手摸了摸站在自己身侧的银狼王的头,那冷硬无比的心中,因为看到银狼,像是注入一丝暖流。
那些浮缠在它银毫间的火焰因为血契的缘故,对她格外顺从,半点儿没有先前张扬而肆意的样子。
眼神阴冷而警惕的银狼被她这一摸,耳朵向一压,下意识的甩了一下尾巴,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长尾,但表情却并没有半点儿松懈,喉间发出威胁的低吼。
“没想到,最终陪在我身边的,竟然是你了……”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想起当日亲自将它从恶魔岛抱出,一人一狼在相处过程中,逐渐化敌为友,最终相互依偎,变成生死同伴。
当日在恶魔岛上,银狼同族因她与周先生一行的闯入而被屠灭,使得这头银狼王变成了孤狼。
如今再看它吸收混沌珠,将星空之海吞入体内,可以指挥百兽,也算是变相的找到了自己的同伙。
在这冷漠无情的战场之中,这是令她感到颇为开心的事了。
“若我要死了,不必救我。”
她摸了摸银狼的脑袋,声音清冷的低声吩咐。
“你已经找到了你新的同伴,以你的品阶,天外天的人是留不住你的……”
作为与银狼血契的人,宋青小自然清楚混沌珠的力量被银狼一分为三。
一份被它‘分享’给了自己,一份则是被它用以‘复活’星空之海内当年的妖兽之魂,而另一份则是它自己吸收,再借当初险些突破九阶境的兽王之身,突破到真正的九阶了。
九阶的银狼,这星域之中是独一无二的。
以它的实力,天外天的人是留它不住的。
“他们就算要杀我,也会付出沉重代价的。”她的语气很轻,但却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机在里头:“你趁机逃跑,知道么?”
她说到这里,不由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我还以为我已经摈弃情感了。”
神狱的试炼磨砺之下,令她行事冷漠而无情,本该自私自利的。
可没想到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她来不及思考自己的结局会如何,却在谋划着要让这头银狼如何逃走。
沈庄一行的境遇,填补了她内心之中的情感缺失,令她多了些柔软,让她不忍心它随自己葬身此处。
“也许,当日的师兄就是这样想的。”她想起了沈庄之中,为了保她性命,最终甘愿以身伺魔,陪伴孟芳兰的宋长青。
当时的他,可能与如今的宋青小一样,都希望身边关心的人可以过得好好的。
“可惜我辜负了师兄、师傅的期盼,云虎山的卦象,好像要失灵了。”
她说到这里,嘴角微微的弯了起来,眼眶之中渐渐涌出一层淡淡的水雾。
这个经历了天外天围剿,一直以来展现出强悍实力的女孩,此时终于露出一丝哀伤之色。
玄妙先生等人没有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宋青小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实力,哪怕就是恶劣如玄妙先生,也认为她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愿意留一定时间给她,仿佛在交待着遗言似的。
但玄妙的内心却打定了主意,并不能将这头银狼放走。
‘呜——’
银狼王似是感应到她内心之中的哀伤之意,安抚一般的以硕大的头颅蹭了蹭她的掌心,雪白的尾巴拍了拍她的长尾,喉间发出一道长长的低啸。
“动手!”
她的哀伤仅维持了数息,玄妙已经按捺不住。
五空长老欺身而上,法像再现,杀机暴涌。
银狼王以九阶妖兽强横之身,独挡五位虚空境中阶佛门强者,替宋青小分担了不少压力。
它身形虽大,但体形却灵活得宛如鬼魅,穿梭与佛影之中。
长爪拍过化为残影,令佛影避躲,无暇对宋青小出手。
真武世家逼近,玄妙先生拿出了一块白玉所雕刻而成的古书。
他双指合并,如游龙般飞快在那古书之上书写着什么。
“伤!”
咒音一落,宋青小察觉不妙,飞身闪躲。
但她的速度虽快,却逃不过玄妙先生以儒术咒杀。
心口处缓缓沁出一道细长如‘一’字的血丝,将她身上的衣服沁湿。
血痕越扩越大,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出现在她的心口。
这才是东秦世家真正的儒家咒术,品阶之上,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宋青小将诛天一转,剑光化为残影,分裂为数十柄长剑,被她拍出。
剑气咆哮着化为无数龙影,往四周飞扑。
“拦住!”
玄妙手上动作不停,大声疾喝。
他没有点名道姓,但知道自己这话一说完后,太康氏的人自然会遵守。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莞爾wr-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引動(求月票)推薦
这些剑气与真龙之意相合,所到之处杀机重重,真武世家也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躲避。
太康氏的人见此情景,当即拨剑而出。
宋青小的一剑是搏命之下全力挥出,剑气狂肆凶猛,饱含她满腔愤怒、不甘与遗憾在其中,随即便化为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往四周狂飙而出。
‘铛铛铛铛铛——’
就在这时,太康武不止是手中的‘盟’字令影响他手臂颤动,就连他腰侧的长剑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开始疯狂的抖。
玄妙先生等人只感应到了剑气中的可怕杀机,却远不如太康氏的人清楚的知道,宋青小挥出的这惊天一剑意味着什么。
剑气狂飙,龙影所到之处留下残光。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引動(求月票)看書
这些残光印入地面,将地面斩出纵横交错的剑痕,并将无意中散逸的剑意封存于其中。
这是何等可怕的招式!
太康氏的人收起了心中的不甘愿之感,剑意刺激之下,一股遇到同道中人的兴奋开始在他们的血液之中流梭。
战意将起!剑气涌动。
修练剑道的人,一生之中可能会遇到无数的挑战与危机,但像眼前这样,可以遇到同道中的高手,刺激剑意、培养剑心的情况却不多!
尤其是达到了这五人的修为之境,要想再进一步突破,已经是十分艰难的事了。
每一次突破,都与心境的磨砺有关,眼前大好机会在眼前,不止是太康五人心动,就连先前一直抗拒‘打小孩’的太康武都动容了。
他缓缓抬头,那张不修边幅,看起来有些粗矿的面庞上露出一丝跃跃欲试之色。
“不是时机……不是这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