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58章 設身處地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啊,这…”李沐阳犹豫不决。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58章 設身處地看書
沈雅韵斩钉截铁地说:“好了,就这样决定,这是我们小团队第一次任务。”
“于绍,我待会会买微型频道发射器,我们的频道调成187.7,遇到危险我就会敲出摩斯密码,方便你接收。”沈雅韵想了想,还是这样比较稳妥,于绍可以准确无误地知道她的需求。
李沐阳由衷地赞叹:“老大就是老大,高级!”
沈雅韵嘿嘿一笑,多亏了福伯以前对她的鞭策,让她学会这么多傍身技能,才有今天的才干能力。
“好了,废话不多说,这就样。”沈雅韵挂断了视频通话,看了一眼葛元硕,握紧他的手,说道:“走啦。”
他们匆忙买了发射器,安装好,沈雅韵安装加固在GPS上,因为受过一次伤,现在都学会h车站,佯装成初来乍到的模样,到处看着招聘信息,她戴上一副厚重的眼镜,好看的脸掩藏起来,只剩下娇小的脸蛋。
他们站在招聘广告处看了老久,电话挨个打了个遍,都是空号,奇了个怪,沈雅韵轻轻摸了摸纸张,弹出了铁锈,她闻了下,还带有化工的味道。
应该是从厂房里拿出来的广告纸,这附近也没瞧见什么厂房,葛元硕劝说一句:“这些事情急不来的,先回去吧。”
精品都市异能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58章 設身處地展示
“等下…”沈雅韵感受到风吹草动,她看向一条小巷子里,似乎听到唔唔唔的声音,刚刚拐进去的是个女孩子,她拉住葛元硕紧跟其后,轻声细语说:“嘘..进去看看。”
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呼吸变得缓慢,才发现这里拐进去是个尽头,那刚刚那名女子呢?消失了?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前面的墙。
沈雅韵感到危险正在来临,伸出食指迅速在葛元硕手心比划,小心,见机行事。
两人双双被捂住口鼻,沈雅韵感到一股沉重的味道,是迷/药!
沈雅韵和葛元硕停止挣扎,无力的模样摆下手,两人的手慢慢地松开,被几个不明大汉,套上头套,一路抬走。
急促的脚步,并没有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而是经过了一公里左右,就被坐上电梯,看来这个窝点离得不远。
沈雅韵嘴角邪邪一笑,鱼儿上钩了!以她的能力,本该及时反抗,再将这群人按趴在在地上的,但是不深入虎穴怎么能一锅端呢。
在被抓的那一刻,临时和葛元硕通了个气,在他手心上写多了一句,让他先顺从他们,原本以为他们会被关一块,谁知道,她好像和葛元硕渐行渐远。
脑子里凭着感觉和肢体记忆,但是显然有些困难,她全程被抬着,只能感觉到前进和左右,估计有误差。
不一会儿,随着电梯的升降,她感觉到不断下降的趋势,果然如她所料,这群神秘的地头蛇将窝点安在了地下。
她隐隐约约听到粗鲁的声音,声量越来越大,还有一些女孩子在哭喊的声音,她心里一惊,这里难道是专门藏匿失踪女孩的窝点,听声音的数量来看,还不少。
突然啪啦,沈雅韵被狠狠摔在地上,沈雅韵眉头扯了扯,真够粗鲁的,真是的,一身都被他们摔散了。
忍!
我忍!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笔趣-第158章 設身處地分享
等我端了你们,我一定重重摔回来!
听到一个痞子蛮横地说:“彪哥,我又带了两个妹子回来了,凑够数一起送去柬埔寨,呜呼呼…”
沈雅韵想,这些人真够黑的,把人送出国,他们就这么神通广大?背后势力可不小。
一直哭哭泣泣的女孩子,只有一网之隔,再次尖叫起来呐喊:“不,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只是来找工作的,我还有爸爸妈妈在等我…”
“闭嘴,再吵第一个就带你去!”说话的痞子没好气地吼道,这些话他都听腻了,一点都激不起他的兴趣。
所有困在这里的人,都活生生饿几天几夜,没有挣扎的力气只有求饶认输的份,等到这些女孩子都筋疲力竭,量她们也没有逃走的力气。
眼下这两个女孩刚刚来,精力充沛得狠,再磨个两三天,就可以全部送出去了,他迅速将沈雅韵和另一名女孩吊在粱上,身下的女孩子缩成一团,正眼都不敢看一下,感叹着,又来一个倒霉的妹子,这下真是冤死了!
沈雅韵慢慢睁开眼睛,旁边被吊着的女孩子也苏醒过来,沈雅韵沉着冷静地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惊恐,还仔细地打量前面喝酒吃肉的两人,这酒香扑鼻,肉也香喷喷的,着实让那些饿了几天几夜的女孩子眼红了。
沈雅韵认出抓她的人,身形瘦小,跟个毛猴,说话贼尖锐,他对面的人从脖子到手臂都是黑色蓝色的纹身,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粗壮无比,一脸凶神恶煞,像极了拳赛选手。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線上看-第158章 設身處地看書
四处都是铁架子,铁笼子,铁棍,铁斧头,怪不得招聘纸上都带着铁锈,这里位于地下三层,到处都充斥着潮湿的气味,阴寒无比。
体弱的女孩子在这里铁定很快就撑不下去,她看了看后头的路,这里居然有几条通道,看来这里真是他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藏地方了,这么隐密。
旁边的女孩子醒来居然也没哭喊,反而从头到尾地打量自己,她一头麻花辫,看上去来自少数民族,应该是这里本土的人,居然也这么不小心被抓来的,不惊不慌,看来别有居心。
沈雅韵一言不发,瘦痞子发现她们醒来,诧异地看着这两小姑娘,居然和往常的女孩子不一样,不是要死要活地哭,而是盯着自己。
他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口里叼着根牙签,嘴角歪歪地,问道:“呦,你们这娘们真是非同一般,不知道我是抓你们来吗?怎么一点都看不出你们害怕啊?”
调侃的语气,还带着邪邪的坏笑,粗糙的手还情不自禁勾了勾旁边女孩的脸蛋。
只见她呸了一声,口水一坨喷在了他的脸上,此情此景,简直是五官都揪在一起,味道格外恶心。